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四百七十九章 凡人岭的挑衅-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七十九章 凡人岭的挑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凡人岭的到来,自然吸引了众人都注意力,他们不是因为对凡人岭关注,实在是李润杰和凡人岭的恩怨众所周知,现在李润杰在这里,凡人岭来人,怎么可能没热闹看。

    当初因为半月派的众人在,李润杰有着坚强后盾,把凡人岭的人困住,让他们当众丢脸,现在李润杰只有自己,不知道会不会打起来。

    凡人岭这次来的人也不只是他们,还有他们在京城分部的人,李润杰不认识,王康哼了一下低声对李润杰道:“李润杰,你说咱俩吧,真有缘分,一切都是注定的。”

    李润杰打了个寒颤,这是什么说法,与王康站得远了一点,才没好气的道:“谁和你有缘,你个死玻璃。”

    王康没有因为李润杰的反应而生气,反而低声道:“我说认真的,你知道跟在凡人岭众人身边的人是谁吗?”说着指了指跟在凡人岭几人身边的两个年轻人和一个中年人。

    李润杰认识凡人岭中一个人,就是被自己曾经困在阵里的先天高手,凡人岭这次掌门没来,不知道是不是上次败于李润杰之手,一时间不想行走江湖,其实这也难免,好歹他也是一派之掌,居然就被李润杰硬生生困住,实在是太丢人了。

    除了这个人,李润杰还真不认识其他人,听到王康问他,只能摇摇头,他估计王康认识那几个人。

    “那两个年轻人和中年人,就是京城一个一流家族方家的人,他们和我们王家可是竞争了多少年,那两个年轻的叫方士捷,方士钟,我和他们俩从小就打,打了十多年,那个岁数大的是他们的叔叔,也是方家的家主,他没儿子,就把这两个侄子当成儿子养,想不到方家是凡人岭的人。”王康低声快速介绍道,这时凡人岭众人已经走到人群边。

    李润杰看着凡人岭的人,心中暗道这次的聚会也挺有意思,以前各大门派家族在京城的据点分布和相关家族,到底是谁,大家也只能是猜测,现在这次基本上半公开了,毕竟要报仇和防御被偷袭,谁也不敢隐藏彼此身份了。

    方家是京城一流家族,李润杰也曾经听说过,他们主要生意方向是运输业,他不知道王家在这方面也有生意,不过既然说的是竞争,肯定摩擦不少。

    他和王康小声嘀咕完,凡人岭和方家的人也知道这边的情况,方士捷先是走过来,看了看李润杰,然后才对王康道:“王康,想不到这次居然是你先发现了偷袭者的踪迹,不过你怎么什么人都结交,你不知道这小子是人人喊打的半隐门公敌吗?”

    “是啊,王康,你真是越来越不长进了,结交的人也不看看对方配不配。”方士钟也跟着兄弟走过来,满脸鄙视的看着王康道。

    李润杰没有开口,而是眯着眼睛看了看凡人岭几人和方家主,他们显然没有出言阻止的意思,毕竟他们忌惮李润杰,不敢轻易动手,但是让家族晚辈上来羞辱李润杰一番还没问题,他们肯定认为李润杰不会随便对他们动手,那样容易让人说以大欺小。

    没错,就是以大欺不只是凡人岭的人这么认为,几乎所有半隐门知道李润杰的人都这么认为,他虽然是年轻弟子,而且还是后天武者,但是所有人都把他看作前辈高手,谁叫他的阵法太逆天了呢?

    他们的算盘打得很想,李润杰虽然不是君子,以大欺小的事情还是真的做不出来,只不过他们算错了一件事,那就是王康。

    王康有时候犹如翩翩公子,有时候就是个逗比,但那都是在朋友和没有什么关系的人面前,在这两个宿敌面前,他就不是这样了,更何况他们还在借着他羞辱李润杰。

    就在众人想看李润杰什么反应的时候,王康忽然跨步向前,动作快捷干脆,在方家兄弟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来到他们俩面前,左右开弓,一人抽了四个嘴巴,然后脚步再一错,不等凡人岭的人营救,已经回到了李润杰的身边。

    “你们俩从小就被我揍,这么多年怎么还改不了这张臭嘴的毛病,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们没有。”王康甩甩手,似乎打疼了,说话却毫不留情。

    他的巴掌打得力气不众人都听到了噼啪响声,等他回去之后,方士捷和方士钟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来,可见他多恨两人。

    方家主把方士捷和方士钟当作儿子养,看到两人的惨状,怒视王康道:“王康,你们小时候就算打打闹闹,也要有个限度,你把他们俩打成什么样子了,你真以为我不敢去找你爸爸评理吗?”

    王康看了看方家主,不咸不淡的道:“方家主,现在我们只谈大事,个人恩怨这种小事,说起来不太合适吧。”

    他一句话就把方家主噎死了,当着这么多人,好多甚至都是十大门派家族排名靠前的负责人,地位都要在凡人岭之上,他们都看着这里,方家主如果真敢说必须把这事情解决,还真有点因私费公的意思,就算凡人岭也不能帮他说话。

    李润杰看了看王康,心中暗笑,这家伙也挺腹黑,打了方士捷和方士钟,还让他们说不出来,尴尬的反而变成了方家。

    方家主拿王康没办法,凡人岭只好站出来,之前被李润杰困住的先天武者站出来对李润杰道:“李少侠,几天不见,别来无恙啊,你的阵法水平实在是让我佩服不已,至今想来,还是心有余悸。”

    李润杰闻言不由多看了他几眼,这个人能如此坦然说出当初羞愧的事情,不是真正的胸怀磊落,就是绝对的阴人。

    “前辈夸奖的太过了,我只是一技傍身而已,说不上什么厉害,而且阵法毕竟小道,修为不够说什么都白搭,哪比得上各位先天前辈,我要走得路还很长。”谈到虚与委蛇,李润杰两世为人怎么可能比对方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