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两千二百九十五章 追兵至-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二百九十五章 追兵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不是天都峰弟子?”阿兰脸色一变,问道。

    李润杰心中暗笑,现在不会再那么肯定了吧,我可是很具备成为安凤茹老公的资格,这么想着,也就点了点头。

    “我打死你这个骗子,昨天告诉我不是天都峰弟子,我还那么信任你,你毁我清白。”阿兰见到李润杰肯定的回应,顿时俏脸红透,毫不犹豫的从飞船中飞出去对李润杰朗声道:“玉虚真人,你给我出来,今天我有你没我。”

    “你毁了她的清白?”宋欣指了指阿兰,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了,艰难问道。

    之前阿兰还说追求安凤茹,怎么转眼又说李润杰毁了她的清白,而且还是在知道李润杰不是天都峰弟子之后,如果要毁清白,当时不就应该知道他不是天都峰弟子了吗?这也太多矛盾了吧?

    其实宋欣到不是不能接受阿兰和李润杰关系,她早就习惯李润杰身边有别的女人,多几个也是正常的,特别是在修真界生活二十年,更是见多了一夫多妻,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人在其中,潜移默化,都会受到影响,更何况她们早就接受了。

    现在她只是想不明白其中是怎么个情况,这里好像还有自己不太清楚的情况。

    李润杰看着宋欣盯着级,也只能苦笑,他还真是没有办法介绍,只好道:“我先出去和她说清楚,谁知道她这么大反应,我们昨天只不过是在一个屋子里睡觉,什么也没做啊!”

    “一个屋子睡觉?”宋欣脑海中想象一男一女滚在一张床上,没好气的道:“你们什么都没做,谁相信?”

    李润杰心道,这还说不清楚了,只好让她想等会,他直接飞到了半空,看着一脸杀气的阿兰,无语的道:“你这么激动干嘛,我们什么都没做,谁毁你清白了。”

    “你是个正常男子,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还说没有毁我清白!”阿兰柳眉倒竖,一副恨不得把李润杰杀了的样子,如果不是没有绝对把握,她早就动手了,即便如此,她也在权衡,自己要不要和李润杰拼一把,这个男人的手段挺多呢!

    李润杰无奈,只好道:“我说大姐,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这事啊?反正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就是你的手指,我都没碰过,毁什么清白了?”

    阿兰微微怔了一下,目光看向飞船,还没说话就听李润杰赶紧道:“你不要想什么杀人灭口的事情啊,房东大姐也不会乱说的。”

    宋欣在飞船中听得也是一阵无语,昨天晚上他们俩肯定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不然李润杰也不会那么说,以她对李润杰的了解,这个人可能花心好色,但是绝对不是那种做了不认的性格。

    被阿兰看了一眼,还真以为她动了杀人灭口的心思,再次肯定修真者一言不合就杀人的行为准则。

    “谁说我要杀人灭口了,我只是在考虑你这件事应该怎么补偿我。”阿兰翻了个白眼,她也不是个糊涂人,之前只是乍听李润杰是个正常男人,心中一时激动,忘了昨天晚上其实算不上什么。

    现在被李润杰提醒之后,她就觉得自己可以借此做点什么,不等李润杰道:“不如你帮我追安凤茹,我就原谅你回我清白。”

    “首先,我没有毁你清白。”李润杰抚了抚额头,然后才郑重的道:“还有,无论是哪个男人,也不会帮助情敌去追求自己的老婆,我没有绿帽子的习惯,不管这个绿了我的人是男还是女。”

    “你这人,怎么说说还越来越真呢,之前还只是比如说你配得上安凤茹,现在就变成了真是你的老婆了。”阿兰撇撇嘴,根本不相信的道:“我知道你和宋欣还有安凤茹的关系都不错,你想帮助她拒绝我,可你要找个合适的理由啊,你从来都没有出现在她身边过,你让我相信你们是夫妻,你真以为我是小孩子啊!”

    李润杰张了张嘴,还真是无法解释,总不能说自己才来南明洲,他们失去联系好多年了吧,这样就要涉及到很多东西了。

    飞船中听着他们对话的宋欣也是哭笑不得,说起来阿兰的话也算是合情合理,换做任何人都不会相信,自己这边要追求一个女人,她的老公就忽然冒出来,这也太巧了吧?

    偏偏这事情就是如此巧合,阿兰不相信也没办法,宋欣很想过去说句公道话,可惜她知道阿兰肯定也不相信她,她之前还把自己当成情敌呢!

    李润杰苦于无法让阿兰相信,除非安凤茹就在现场,他根本无法证明,甚至就算安凤茹在现场,阿兰都不一定会相信,毕竟她可以认为自己是安凤茹的挡箭牌。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忽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道:“其实不管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都没有意义,只要你们到了我们张家,就什么关系都没有了。”随着声音,之前与李润杰有过一次交手的渡劫期老太太忽然出现了,虽然只有她一个人,但这份压力,也足以让所有人警惕起来。

    阿兰和李润杰本来是对峙而立,这时也不自觉靠在了一起,阿兰脸色惊惧的道:“这老妖怪怎么过来了?”

    “这人是谁?”李润杰也是心头一惊,渡劫期修士居然跟来了,看来之前遇到张家的人和后来遇到阿兰耽误的时间,让张家的人跟上来了,可到底是怎么找到他们的,四面八方如此多条路,这老妖怪就这么巧的找到他们了?

    “我是张家的人啊,如果按辈分说,我就是张友礼他们的婶娘。”老妖怪似乎听到了李润杰的话,咧嘴一笑,自我介绍道。

    这老太太到底多大年纪,李润杰三人不清楚,但是看她一笑牙都没了,就知道这老太太年纪很大了,而且她显然是一个不想用修为来稳固容貌的女人,不然渡劫期女人,外表看来也不会有多大年龄,而越是这样的人,就越是危险,女人都不爱容貌了,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李润杰和阿兰都是暗暗咂舌,张友礼是张家的大长老,实力也是最强的,如今有着渡劫后期的修为。

    这老太太是他们的婶娘,无疑是张家辈分最高之人,这修为也应该不只是渡劫初期那么简单吧,李润杰想到之前她的一击,即便自己使用了七子追魂剑的前两剑,也无法让她受伤,就知道她有多强了。

    老太太看他们不说话,又一次笑道:“我之前看你从张家内宅飞起来,就估计你们不是什么好路数,幸好我的反应够快,给你下了一道印记,如果你一直跑,我还没空追你,可你半路停下,我不追你,都对不起你给我的机会。”

    李润杰闻言心头一凛,自己一直以来都只是被合体期下印记,渡劫期的还是第一次,他还真是不知道自己被人下了印记,她之所以没有直接追过来,可能是因为天劫的问题,现在追来,应该是天劫结束了吧。

    他心中想着,暗暗快速吸收真气,恢复状态,一边拖延时间道:“看来天劫已经结束,不知道张家的伤亡如何?”

    听到他的话,老太太脸色有些不太好看道:“张友礼自然应付过去了,不过天劫不是他的,他还不至于达到大乘期,张友明的实力已经接近突破,这次的天劫度过,虽然没有晋级,也是受益不小,至于张明年这小子,真是倒霉,这是他的天劫,差点没过去,就算过去了,如今也是身受重伤,没有几百年恢复不了,不过几百年之后,应该能达到渡劫中期吧。”

    她应该是有把握抓住李润杰和阿兰,到也不着急,耐心给他们解释道,当然也有可能是心理战术,让他们知道张家的强大。

    对于这样的结果,不管是李润杰还是阿兰,确实有点佩服张家的实力,仓促应对天劫,三人都能渡劫成功,可见张家底蕴,只是不知道魂渊殿和天魔城寨的修士怎么样了。

    “魂渊殿的春殿主成功渡劫,就是受伤不轻,靖远老怪和张明年差不多,这是他们俩的天劫,他的伤势比张明年还重,估计要休养千年吧,而且修为未必能够突破,至于天魔城寨,这两个傻子,玄天魔和卫越都没事,飞天魔猿就杀了,直接被雷劫劈死了,损失不小,和我们张家做对,没有什么好下场。”老太太似乎看出两人心思,继续说道。

    李润杰和阿兰都是暗暗点头,老太太说得没错,一个八级魔兽宠物,价值不低于一个渡劫期修士,天魔城寨的二当家卫越之所以被人重视,除了他本身的实力就是有这么一个八级魔兽宠物。

    如今飞天魔猿死了,他等于自断一臂,实力大损,这次真是亏大了,难怪老太太心情不错。

    “好了,该说的已经说完了,现在你们跟我回去吧,不要试图反抗,以你们的实力,还不足以阻挡我,特别是那个小伙子,你的剑法还伤不了我。”老太太不等他们开口,已经自顾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