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两千二百八十二章 迎亲进行时-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二百八十二章 迎亲进行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天很快到来,李润杰与阿兰分别在房子的两边坐着,尽管因为他的宗门原因,阿兰对他的防备少了几分,可也没有放松警惕。

    其实这也是正常反应,两人认识不过一个晚上,别说什么同患难,他们那个根本不算,只能算是为了一样的目的合作而已,至少他们还不能把彼此当作可靠的朋友。

    “今天就是成亲的日子,我们就各自行动吧,想办法把这段联姻破坏。”看着外面天色已经亮起来,阿兰站起来道。

    “你就这么出去,没有问题?”李润杰看阿兰要走,心道就算你是一个女仆打扮,莫名的出现在我的房中,也总是会有些不对劲吧,特别是我的宗门规矩还限制了某些能力,就更不可能和她有什么纠葛了。

    “这点你不用管,我会想办法,你只要记得我们都不希望这次联姻成功就是了。”阿兰回头瞪了李润杰一眼,转身走出去了房门。

    李润杰耸耸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阿兰换回了本来性别,看起来比之前黑衣人冷冰冰的样子要好多了,估计这也是他的心理作用,他到是不担心阿兰会出现意外。

    她怎么说都是合体期修士,而且在张家潜伏了不知道多久,肯定是有他的办法,即便有人看到她从自己的房间出去,也不会联想什么。

    昨天晚上张家这边闹出不小动静,晚上无论谁出现,都不太好说,但是如果是白天,就没什么问题了,而且今天张家也没法追究到底昨天晚上是谁了,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呢!

    李润杰等他离开片刻,这才把自己布置的一切收起来,他可不想让知道自己在这里布置过阵法。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把张家的人得罪了,还是因为自己所在的位置比较尴尬,男修来不了,女修又不好意思来,还真是没有人在意他,他从内院走出来,都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今天他自己要想着如何能够更好的破坏婚礼,相信阿兰所在的魂渊殿也肯定也是如此想法,当然她到底是不是魂渊殿的,李润杰也不能确定。

    “玉虚道友,你来的真早啊!”李润杰对张家不熟悉,唯一熟悉一点的就是昨天住过的男修客房,他就不自觉走过来,正好迎头碰上真元子,他们也算是老相识了。

    “真元子道友,你也挺早的啊!”李润杰笑着对他道,昨天真元子提醒自己一句门规,也算是帮了不少忙,笑着道:“昨天多谢道友提醒。”

    “云天堡在七级宗门中一向飞扬跋扈,他们本身实力不俗,又仗着与张家关系亲密,就更是肆无忌惮了,等离开张家的时候,你还是要小心云天堡的人,我想他们还会有人过来的。”真元子微微一笑,然后好心提醒道。

    “我明白的,对于云天堡,我还真不是太放在心上,即便他们宗门门主了,想抓住我也没有那么容易。”李润杰闻言点头。

    他已经知道云天堡不存在渡劫期修士,只要不是渡劫期的修士,以李润杰的实力加上飞船的速度,他想逃走,还真是没有谁能拦住,如果是渡劫期修士就不同了,在渡劫期修士面前,他连半仙器飞船都拿不出来,必须得使用七子追魂剑,那就十分危险了。

    真元子听得出李润杰不是不把自己的话当回事,而是对自己有着足够信心,想到他当初应对劫匪时的态度,就知道他肯定有所依仗。

    别看他是出身玉泉派,实力毕竟只有出窍后期,远算不上重要人物,而且李润杰还对他有过帮助,他现在听到李润杰在合体期境界几乎没有什么忌惮,就知道李润杰的实力肯定深不可测了。

    李润杰不想和他说这些没用的,而是问道:“今天张家怎么迎去谪仙山庄的弟子?他们不是住在一个院子里吗?难道轿子直接去后宅抬人?”

    “当然不会这么草率了,那就太不好看了。”真元子闻言一笑,一边示意李润杰往前走,一边道:“今天接亲的地方是云川最豪华的酒店,新娘子昨天晚上已经入驻其中,今天只要去那边迎亲就行了。”

    “昨晚入住的?”李润杰一愣,昨天晚上她前半夜不是在张家吗?

    “玉虚道友昨天住在内院,应该不知道一些情况,昨天晚上有人夜探家眷区,张家深感不安,这才连夜安排的,可以看得出,魂渊殿和一些与张家有仇的宗门家族,都会在今天有所行动。”真元子看到李润杰诧异,郑重的解释道:“今天的婚礼恐怕不太平。”

    李润杰闻言沉默,昨天晚上夜探张家的人就有他一份,至于今天这次的婚礼是否能够顺利,他还真是不太看好张家,除了自己,还有个阿兰准备想办法破坏呢,这都是暗中的,名面上还有魂渊殿呢!

    这么想着,他们已经来到了大院前,这边已经站了不少修士,他们都是各宗门各家族来的观礼之人,外面还有不少散修,不用问,他们都是没有拿到请柬的人,李润杰深深为自己之前的决定感到庆幸,不然自己只能在外面观礼,别说接触新娘子了,她长什么样,自己都见不到。

    “张家果然不愧是八级宗门中排名靠前的家族,邀请的人还真是不少。”真元子看了看场面,有些唏嘘的道。

    “真元子道友何必妄自菲薄,谁不知道玉泉派也算是厉害宗门呢!”李润杰在旁边笑了笑,称赞了一句玉泉派,他之前在南明洲修炼的时候,还真是听说过玉泉派,反而没有听过云川张家。

    “玉虚道友过奖了,我们玉泉派还是要弱于张家的。”真元子一笑,谦虚道,不过被人称赞宗门,心情总是要不错的。

    李润杰也不再多说,微微一笑看着外面,那边已经有人走过来,吹吹打打的声音也响起,他在这边看热闹,心中暗暗撇嘴,这还不是地球上那些老一辈的手段,看起来气派,其实土得狠。

    不管他心中如何想,周围的修士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很快就有人点燃了鞭炮,在这个时候,没有修士和普通人的区别,大家都是图个喜庆。

    张家的实力昨天阿兰也对李润杰提起过,渡劫期修士有三人,合体期修士就不用提了,起码有七八个,现在这边迎亲的队伍中,就有五个合体期修士,可以说实力强大。

    以张家如此实力,即便是到北神洲,也会在八级宗门之中排名靠前,至少比当初的**剑宗强,不弱于青罗门。

    他在南明洲八级宗门中,排名靠前,也是情理之中,真元子还真不是夸张说,玉泉派只有一个渡劫期修士,比起张家确实要差了不少,一个渡劫期修士的差距就已经很大了,何况是两个。

    李润杰只是看了这些人几眼,扭看向轿子了,他们到底实力如何,虽然可能会影响他,可也不一定,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想要明抢,不是他不想,是他根本做不到,我现在应对一个合体期修士都十分吃力了,何况是那么多人,更何况还有渡劫期修士,他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暗中做点什么。

    张家宾客之中修为超过他的人太多,不然他还真想去厨房下个药什么的,作为炼丹师,从来不缺少灵丹妙药,可惜他根本没机会。

    “这轿子中应该就是新娘了吧。”真元子见到李润杰盯着轿子,猜测这道。

    “应该是,你看骑在前面大马上的傻子那么得意,应该就是新郎了。”对方要迎去宋欣,李润杰自然心里不爽,说话都变得刻薄起来,不过到也生动形象。

    “玉虚道友,你这话说得真是……”真元子闻言哭笑不得,不知道拿什么词语来评价,最终只好道:“真是挺贴切的。”

    “嘿嘿,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啊!”李润杰看真元子更顺眼了。

    “谁都知道张家少爷不学无数,身为张家继承人,修炼近两千年,才达到出窍中期,实在是不成器啊!”真元子摇摇头,有些感慨的道。

    李润杰有些意外的看了看新郎,他之前说他是个傻子,纯粹是不爽,哪想到一句话真的说到点子上了,于琼是他见过最天才的修士,一千多岁就达到了合体期,相比来说,郑江民的儿子郑权就是个废物,可他依然是一千多岁达到出窍中期。

    张家这个少爷还不比上郑权呢,可见他是多么废物,当然海中的修士比大陆修士更强,也是原因之一,可也不能差这么多吧,大家都在南明洲修炼的。

    他们俩这么说着,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大门口,张家少爷直接从大马上翻身而下,这时候有个习俗叫踢轿门,然后背新娘进门。

    他下马之后就准备抬腿踹门,顿时听到人群外面有人大喝一声道:“且慢。”随着声音,一行数人在众人的关注中悠闲走过来,为首一个渡劫期修士边走边道:“轿门先不着急踢,我有话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