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两千二百七十五章 巧舌如簧气死人-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二百七十五章 巧舌如簧气死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润杰的话确实很损,但是要说不对吧,谁也不敢这么说,对于修真者而言,被阉了虽然丢脸,可真算不上是被废了,不说很多修士不近女色,更重要的是即便被阉了,也还有机会恢复,就算麻烦一点而已。

    如果硬要说李润杰把云天堡的弟子废了,这确实是有些严重了,可众人越想越觉得好笑,这个货居然在这个地方反驳对方。

    张家二长老这时也很郁闷,如果李润杰说得话属实,别说他还没有废了云天堡弟子,就算真的废了,甚至杀了,也只能说他是咎由自取,嘲笑天都峰的师门规矩,你这不是找倒霉吗?

    天都峰的规矩或许是因为祖传,也可能是为了功法需要,人家这个规矩不管多么奇葩,也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外人去嘲笑,完全可以被看成挑衅自己的宗门,这种问题说大可大,甚至关系到宗门之间的争斗,说小也小,显然现在李润杰就是把这个说法当大来看的。

    旁观众人心中也是明镜一般,天都峰中或许一些老古板不认为这个规矩有什么,年轻一点的修士可不一定这么认为,甚至可能认为身体残缺不全是羞耻。

    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的道理都不懂吗?你专门揭人家伤疤,那就不要怪人家把你变成同类人。

    云天堡的大师兄也想不到李润杰不仅没有因为自己请求张家二长老心虚,反而倒打一耙,他到是没想到师弟的行为是否太过分,毕竟在他看来,天都峰确实值得嘲笑,他只是不爽了李润杰的开脱之词。

    “玉虚真人,我师弟被你严重伤害了男人的尊严,很可能就此一蹶不振,你还想推卸责任?”云天堡大师兄想了下,怒斥道。

    众人看向李润杰,云天堡大师兄说得有几分道理,不知道他如何应对,他们都觉得这个玉虚真人挺好玩的。

    李润杰暗暗撇嘴,动手自己不怕他,辩论更是不把他放在眼中,见对方一直都以兴师问罪的态度看着自己,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在心中好笑,他越是如此盛气凌人,周围众人对他的态度肯定更加不好。

    想到这里,他也不与云天堡大师兄争论,只是轻飘飘的道:“他是男人吗?”

    “当然……”云天堡大师兄条件反射的一句话说出,但是很快就接不下去了,作为一个男人,没有了男人的作案工具,还能算是男人吗?尽管这是在李润杰动手之后,可事实上,他就真的算不上男人了。

    周围的人这次再次忍不住有人笑起来,玉虚真人出身天都峰,果然不一样,说话就是阴损,他们心中都在想着,宁得罪女人不得罪太监啊!

    云天堡大师兄被李润杰一句话堵得不知道如何开口,他虽然实力不错,那是修炼的天赋,如果论起毒舌,他和李润杰根本不是一个层次,李润杰那可是经过宋欣培训多年的。

    想到毒舌,李润杰也在对张家大少爷和魂渊殿的少爷同情,如果这个宋欣真的是自己的房东大姐,估计他们和宋欣见面的时候,也会经常有吐血的冲动,可不是谁都有李润杰这样的承受力,即便是他自己,也是经历了很多次打击,才能承受下来的。

    张家二长老看出这样下去,云天堡的大弟子估计要被李润杰气死了,赶紧站出来道:“玉虚道友,房师侄明天就是我们张家大喜的日子,在这样的日子里,我希望两位还是要克制一下。”

    李润杰和云天堡大弟子都没有开口,就那么看着他,既然他已经开口,总会有什么结论下来。

    张家二长老其实也是很郁闷,以张家和云天堡之间的关系,理论上他应该帮助一下云天堡大弟子,可你们的人也太不争气了,主动挑衅,结果被人废了,你让我在这里怎么帮忙?

    如果这里只有他在i,就算李润杰再怎么歪曲事实,强词夺理,他也会出手帮忙,可是这边看着的人很多,虽然修为都不如自己,可大家都代表着各自的势力,其中还有八级势力的弟子,如果自己偏帮太明显,以后张家的名声就要废了。

    想到这里,也就暗叹一声道:“这件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何必闹得如此僵,玉虚道友伤了云天堡弟子,云天堡弟子也拆了玉虚道友的住所,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吧,双方各退一步,希望各位在云川的时候,给我们张家面子,不要再争斗了,你们看这样可好?”

    可好?云天堡大弟子都要骂娘了,你这么说,意思是我们俩扯平了?谁也不欠谁的了?

    周围众人闻言也是面色古怪,大概都猜到了张家二长老,他其实这也算是偏帮了云天堡,毕竟如果深究,事情起因在云天堡一方,他在其中是在和稀泥。

    这是这话说出来确实让人有蛋疼的感觉,李润杰打碎了云天堡弟子的男人尊严,对方只不过是把他的房子毁了,这就是扯平了?那房子可是张家安排的客房,说到底就是李润杰没有什么损失,这么算起来,好像他又是在帮李润杰。

    当然人群中不乏聪明之人,听出二长老的潜台词,他说得很清楚,在云川的时候不要争斗,那么出了云川呢?那就不是他们能管的了。

    按照云天堡和天都峰的实力对比,按照张家和云天堡的关系,不用想都知道云天堡的人会怎么样,既然云天堡大弟子无法对付李润杰,他们完全可以叫人来。

    云天堡大弟子是合体期初期巅峰接近合体期中期,这样的修士拿不下李润杰,那就找合体中期,或者合体后期修士,云天堡不差这样的修士。

    反过来,天都峰弟子是否能求助,这就不好说了,张家如果不想给他这个机会,他恐怕还真做不到,他要想自救,就应该就地寻找帮手,可他真的能找吗?

    真元子是个聪明人,心中权衡,如果玉虚真人找上自己,自己是否应该去帮他,说起来他也算是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呢!

    云天堡大弟子被二长老的话气得不轻,没有仔细考虑他的话中含义,充满怒意的看着李润杰,如果不是碍于张家张家二长老实力太强,他都要不顾一切的对李润杰动手了。

    李润杰相比他来说,城府更深,而且经过多年的成长,精于算计,一下就从二长老的话中听到好几个意思。

    心中暗暗好笑,还打算暗示云天堡的修士想办法事后报复自己呢?别说那个云天堡弟子没有领情,即便他真的明白张家二长老的用心又如何,张家大婚事了再想对付自己就晚了。

    云天堡在很多人眼中恐怕实力不俗,但是在李润杰眼中还真不算什么,如果宋欣就是房东大姐,他要得罪的那就是八级宗门了。

    谁也不知道李润杰根本没有把眼前的麻烦当回事,实在是债多了不愁,李润杰有可能闹出更大的事情,眼前的一切还真是小事,毕竟累死云天堡,也派不出渡劫期修士。

    “好了,既然两位道友都认可了老夫的说法,那就这么定吧。”张家二长老见两人不开口,也不管云天堡大弟子怎么想,只要他能最终明白自己的用意,之前自己的话也就算不白说,至于李润杰命运如何,张家和天都峰没有太多交情,送上请柬也不过是礼貌而已,没看他们也只是派来一个弟子吗?

    周围众人见没有热闹看了,也都纷纷开始退开,不过大多数弟子还是想看这件事的最后会如何。

    李润杰在众人瞩目中,对张家二长老道:“二长老,既然我的住所被人破坏,我还是出去找个地方住吧!”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是一声叹息道:“堂堂张家的生存环境恶劣,时不时的就有人来搞破坏,实在让人难以安心啊!”

    众人都有些无语的看着李润杰,然后又看看站在不远处的云天堡大弟子,他的住所就是被云天堡大弟子毁了,当然也可以说是因为他被毁,反正不管如何,都是在说他。

    如今这话说出来,还真是让张家有些难看,宾客的客房被人毁了,如今要出去自己找地方住,张家可丢不了这个人。

    “玉虚道友不要着急,我们张家的客房还有不少,我立即给你安排。”张家二长老闻言脸色发黑,这个玉虚真人还真不是一般人,果然太监都十分难缠。

    “真的可以安排吗?不过太麻烦吧!”李润杰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这个人喜欢安静,如果时不时有人来打扰,我可受不了。”

    “你够了,不要太过分。”云天堡大弟子总是被李润杰含沙射影,忍不住怒道。

    李润杰瞟都没瞟他一眼道:“二长老,你看啊,这边的人都是粗人,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我不想和他们住在一起,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去内宅居住,不知道可以不可以?如果勉强的话就算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