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两千二百七十一章 宗门规矩-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二百七十一章 宗门规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润杰在传送的城市中,弄到了一份请柬,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入张家,如果没有请柬,他就是散客观礼,可能只可以在外围观看,这也是他打算杀人灭口的原因之一,当然也因为对方一看就并非善类。

    经过劫匪事件,他更是取得了玉泉派真元子等人的好感,自然而然自己的天都峰修士的身份也算是坐实了,这下他就完全可以心安理得进入张家,而不用担心被人戳穿,他心里很是感慨,修真界也有修真界的好处,如果是在地球,一个电话过去什么都戳穿了。

    “玉虚道友,我们既然都是去张家,不如结伴而行啊?”真元子被李润杰所救,心中自然是感激的,他知道如果李润杰如果不出手,对方合体期修士的主要目标肯定是自己。

    就算他出身玉泉派,也知道修为之间的差距是很难弥补的,自己绝对打不过合体期修士。

    李润杰能够与合体期修士硬碰硬,实力就算不到合体期,也一定相距不远,这样算起来,他的实力还在自己之上,他对李润杰就愈发客气,更何况他也知道天都峰的修士都是怪脾气,不想得罪。

    李润杰对于真元子的观感还不错,他当时就是第一个站出来说话的人,他当时可是面对合体期修士,还想着帮助众人,心性可以了。

    “如真元子道友所言也好,不过上谁的船?”李润杰点点头问道。

    “如果各位不嫌弃,那就坐我们的飞船吧。”真元子一笑,拿出自己的飞行法宝道:“我的法宝还算宽敞,大家可以坐在其中一起前往张家,太阳落山之前,可以达到。”

    众人相继点头,除了李润杰和真元子,其他人的实力都比较一般,能和他们一起走,自然是求之不得,谁知道那些拦路的人还是否会出现了?

    真元子的飞行法宝是一件中品灵宝,与他的身份修为比较符合,空间确实不小,七八个人坐在其中,一点都不显拥挤,这应该算是一个中型飞船,不知道是真元子自己的,还是他们宗门的。

    上了飞船之后,真元子就笑着和李润杰谈话道:“玉虚道友如此修为,在天都峰应该是长辈修士吧!”

    李润杰暗暗苦笑,天都峰到底是什么样的宗门自己还不清楚,哪知道自己在那个宗门能算上什么级别,不过口中却是笑着道:“算不上什么长辈,我的修为不算特别厉害的。”

    “天都峰这么厉害吗?看来你们隐藏了不少啊,评级为七级宗门,实在是有些委屈啊!”一个心直口快的修士,在旁边有些诧异的道。

    虽然其他人都没说话,看着李润杰的眼神就有些变化了,谁有强大的宗门靠山,都会让人羡慕,即便是真元子都是跟着点头,怪不得这个玉虚真人实力很强呢,原本以为他是天都峰数一数二的高手,现在看来,天都峰可能是隐藏实力了。

    他到是没有怀疑李润杰的话,一般修士而言,就算是谦虚,也不会随便拿自己的宗门来说。

    李润杰到没想那么多,而是知道了天都峰的情况,七级宗门,一般这样的宗门就是有合体期修士没有渡劫期修士,自己装一下正合适,在众人眼中,自己其实就应该是出窍期中的高手,还不到合体期。

    大家一路上闲聊,起初还有几分试探,李润杰不着痕迹的应付过去,就变得真诚起来,大家修为虽然有强有弱,总体而言,都是出窍期修士,熟悉以后,就少了几分客气,多了几分真诚,说话也不会那么注意了,其中一个出窍中期修士觉得李润杰脾气还行,就开口问道:“玉虚道友,你们天都峰修士的规矩那么奇怪,弟子是从小上山,还是后来上山?”

    他的问题显然有些唐突,众人都是有些哑然,看向出窍中期修士有点同情,你还真是个什么都敢说的性格,也不怕人家生气,他可是一刀劈了和你同级的修士呢!

    出窍期修士说完这句话,也是有些后悔,实在是李润杰的好脾气让人降低警惕性。

    李润杰被他问得愣了一下,他们之所以看着自己目光古怪,肯定是与这个规矩有关系,可到底是什么规矩,他根本不知道啊,这让他怎么回答,这下有些尴尬了。

    “玉虚道友,之前陈道友的话有些放肆,你不要放在心上,我们可没有对宗门的规矩指责的意思。”真元子见李润杰沉默不语,心头一惊,赶紧道:“如果玉虚道友不高兴,陈道友肯定是可以向你道歉的。”说着对陈道友打了个眼色。

    陈道友正在后悔自己出言无状,听到真元子为自己求情,就赶紧顺势道:“是啊,玉虚道友,是我错了,说了不该说的话,我……”

    “不用道歉了。”李润杰摆手打断他的话,陈道友脸色一变,其他人也是心头一紧,幸好他又接着道:“事无不可对人言,我们宗门的规矩,天下皆知,自然没有什么不能说了。”

    他不知道规矩到底是什么,含糊说出来还是没问题,认真道:“进入宗门的弟子,有的是从小抚养,有的是半路加入,不管是哪一种,凡是加入宗门,都要遵守规矩,这当然是自愿的,我们宗门又不是邪魔外道,怎么可能强迫别人。”

    “那你当时那个的时候,不疼吗?后不后悔?”还是那个心直口快的修士,看李润杰没生气,就十分八卦的道。

    李润杰起初还没明白是什么意思,看到他在两腿之间比试了一下,那意思顿时让他身体一紧,心里一阵卧槽叫个不停,他到现在总算是明白这些人为什么看自己眼神怪异,而且还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了。

    天都峰的规矩居然是欲练此功引导自宫啊,在他们眼中李润杰就是个太监,这特么太让人蛋疼了。

    他之前见到的三个出窍期修士,长得身材高大健壮,说话也是底气十足,哪想到他们都是太监啊,这下是真的闹笑话了,可现在自己的身份已经定了,却又说不出什么,这简直是严把吃黄连。

    相比三个出窍期大汉,斯斯文文面白无须的李润杰其实更符合众人心中对太监的认识,所以大家听李润杰的自我介绍,没有半分怀疑。

    李润杰哪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这是何等的卧槽,现在只能硬着头皮了,看着大家都盯着自己,只能咳嗽一声道:“贫道当年受法的时候还小,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至于后悔,当然没有了,贫道未有男女之情。”

    他根本不知道具体的体验是什么,只能开口胡扯了,幸好这些人也都不懂,就算李润杰的话漏洞百出,也相信了他的话。

    而且听着李润杰连这样**的话题都不忌讳,就对他更有好感,说话也更是没有什么忌讳,这到也让他听到不少南明洲的秘闻,特别是这次云川张家,魂渊殿和谪仙山庄之间的恩怨。

    “按照道友所言,这次张家之所以要迎去谪仙山庄的弟子,是为了对付魂渊殿,他们早就有恩怨?”李润杰听了真元子的介绍,蹙眉问道。

    “是啊,想必玉虚道友总是在宗门隐修,对于外面的事情不太了解。”真元子点点头,从聊天中他就发现玉虚真人对南明洲实在不太了解,他就猜到了原因,笑着解释道:“魂渊殿距离云川不远,可以说他们之间的摩擦不少,这次的婚礼可以说是云川张家布置的一个局。”

    “原来如此,其实要想对付魂渊殿,何必大费周章,弄什么大婚,谁都知道这是假的。”李润杰对于张家也没什么好感,因为他们的少爷要娶宋欣。

    “道友此言差矣。”他的话说完,一个出窍初期修士也开口了,反正看得出李润杰挺和气,说话也没有太多顾忌,认真的道:“据我所知,张家少爷是真的要娶谪仙山庄的宋道友,据说宋道友是谪仙山庄二十年来最出色的弟子,如今谪仙山庄被灭,张家是想接受谪仙山庄的人。”

    其他人没有开口,但是纷纷点头,显然都知道这件事,李润杰则不自觉皱眉,如果他们只是逢场作戏,做个局,自己带走宋欣的难度就小多了,如果是真的,那就不好说了。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也无法确定宋欣的态度,看来只有先见到她再说了,而且还要确定是不是自己的房东大姐呢!

    “张家就在眼前了,大家还是从飞船中出来吧,据说云川也是禁止飞行的。”真元子看了下远方城市,对众人提议道,这到不是什么特别规矩,很多大城市都这样。

    其他人纷纷点头称是,李润杰也没有特别的表示,他现在想得都是宋欣的事情,至于什么规矩,他到不是很在意。

    下了飞船李润杰才发现,虽然大家与自己什么都敢说,但是一直保持着距离,心里又不自觉蛋疼,难道是怕自己取向变化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