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两千二百三十章 隔壁老王闪亮登场-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二百三十章 隔壁老王闪亮登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说什么?”郑权以为自己听错了,陡然提高了声音。

    不仅是他疑惑,所有人都愣住了,还能这么玩?人家整了半天,价格都出到了两亿一千万,结果你告诉他不卖,你早点说不带他玩,他也好有个准备,这不是耍人玩吗?

    郑权旁边的郑江民也是脸色阴沉,如果不能把这件事解决好,拍卖会他就要闹下去,这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耍他们父子呢!

    安师弟也以为自己的听错,原本以为自己没有希望了,结果人家卖家拒绝卖给郑权,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如果他们不能买,自己这两亿就是最高价格,并蒂莲荷就是他的。

    他现在还算沉得住气,没有开口,拍卖会就是他们于家负责的,现在邓天忽然说不卖给郑家,自然没有那么容易解决,他要见机而行。

    其他人虽然不说,也是十分纳闷,按说这样大型的拍卖会,不能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情,目光不自觉看向于心书所在的一号包厢,可没有道理啊,于心书就算与郑江民有矛盾,也不能拿千旬岛的名声开玩笑吧,他毕竟只是二岛主。

    此刻的于心书也是一脸茫然,无语的道:“这是怎么回事?”

    没人能回答他的话,现在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于心书虽然乐于看到郑家吃亏,可这拍卖会是自己负责的,如果不能把这件事解决好,不说郑家要闹,其他人也会对拍卖会有意见的。

    大家的目光都看向邓天,邓天也是满心苦笑,这样的事情自己还真是没经历过,偏偏人家卖家说了,宁可不卖,也不能卖给郑家,理论上这样的威胁有点违背拍卖协议,但是人家就是宁可赔偿,也要这么做,当然赔偿的那点钱,相比这个并蒂莲荷的价值,实在不算是什么。

    而且作为于家请来的人,邓天其实乐于见到郑江民丢人,毕竟平时郑权的所作所为他也有所耳闻,如果不是郑江民,他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郑家少爷,我说的是卖家的意思,他在你们竞拍的时候,忽然提出要求,并蒂莲荷可以卖给任何人,但是就不能卖给郑家。”邓天心中不管怎么想,该有的解释还是有的,不等他们开口继续道:“他的原话是他与郑家有仇,宁可不卖了,也不可能把东西卖给郑家,所有不太好意思,这次的拍卖,你们郑家不具备资格参与竞拍。”

    众人闻言,一起恍然,这显然是卖家与郑家之间的私仇,而且看起来这仇恨还不小,宁可两亿不赚了,也不能卖给郑家,在这么多前的交易中,拍卖会自然选择尊重卖家,更何况这还是于家的拍卖会。

    “你确定这样可以,不怕寒了众位客人的心?”郑权刚要开口,郑江民已经声音低沉的道。

    他这话也算是一种逼宫,拍卖并蒂莲荷的时候,一开始他就提出不许郑家参与拍卖,虽然有些让郑家不能接受,好歹也在情理之中,现在人家出价最高,你告诉人家没资格参加竞拍,耍人玩就过分了。

    “我已经说了,这是卖家临时通知的,我想应该是卖家在现场,因为看到郑家出价,这才有了这个想法,所以这个只能抱歉。”邓天稍微解释一句,表示歉意的道:“郑三岛主,你如果生气的话,可以去找卖家报仇,这实在是与我们拍卖会无关,我们拍卖会不过是给卖家提供一个平台而已,我们是为卖家服务的。”

    后面的话,虽然有他的意思,但是有一部分是李润杰教他说的,这样一来,仇恨就都拉到了他自己的身上,不然邓天绝对不愿意出头,他也不想被郑江民憎恨,千旬岛地区的人,谁得罪千旬岛三岛主也不好过。

    李润杰这话说得看起来挺合理,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人家拍卖会不过是为卖家提供卖东西的平台,拒绝你买东西,这是卖家的意思,你要怨恨或者报复,尽管去找卖家,找不到人家拍卖会,大家听的都是暗暗点头,只能怪你们郑家平日里得罪人太多。

    其实仔细想想,这特么才是最坑人的地方,没错,卖家是最得罪郑家的人,可你知道卖家是谁啊?郑家不知道,拍卖会一方也未必知道,有很多修士是隐藏了身份来参与拍卖的。

    退一步说,即便拍卖会知道卖家是谁,以这次举办拍卖会的人员而言,那可是于家的人,他们能告诉郑家实话才怪呢,这么大型的拍卖会,于心书安排的人绝对是亲信,就是为了不让郑家影响,他可不想被郑家做什么手脚。

    说到底,这次郑家不能参与拍卖的事情,算是彻底被卖家阴了,丢脸被耍都是活该,谁叫你们与人家卖家结仇呢,至于找拍卖会算账,郑江民还真是做不来,而且当众与于家开战,也毁名声。

    郑权还想说什么,郑江民再次拦住他,声音依旧低沉,问道:“邓先生可否告知卖家姓甚名谁?”

    众人看着二号包厢,这问题实在没有意义,人家会留下姓名吗?

    出乎意料,邓天居然开口道:“因为这位卖家不想连累我们拍卖会,所以留下了姓名。”

    “他叫什么?”郑江民也是有些意外,原本他没指望能听到答案,现在能知道对方的名字,他的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只要知道对方是谁,想对付他,就容易许多了。

    “北风吹,秋心凉,谁家娇妻守空房。她有难,我帮忙,我住隔壁我姓王。”邓天没有直接说出对方的名字,而是这么说到。

    “什么意思?姓王的?”有人不明白这话的意思,疑问道。

    “显然是姓王的,可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怎么感觉不对劲啊!”很多人不明白,但是已经感觉出这话大有深意。

    “邓先生,难道他是隔壁老王?”郑江民好歹也是心思谨慎之人,就算没有听明白他这句话的具体意思,最后一句还是听懂了,可他的隔壁没有姓王的啊!

    “卖家的意思就是让我把这句话说给你们,至于是不是姓王,我就不清楚了。”邓天嘴角抽抽,难道他能说人家这是要给你戴绿帽子的意思吗?他得到这句话的时候,也琢磨了一下,起初他也不太明白,可是想到这隔壁,有娇妻的,最终还是明白了。

    这人到底是不是姓王不知道,但是人家表达那个意思是真的,说是留名字,不如说是一种羞辱。

    他说这些的时候,也是有点佩服那个卖家,他显然猜到了郑江民的反应,所以才有这么一句等着他,至于结果如何,这就不是他能管了,反正与拍卖会无关就行了。

    郑江民心中疑惑,自己的仇人之中,有姓王的人吗?如果没有,恐怕这个仇人就是儿子结下来了的。

    尽管他城府很深,也极为宠溺自己的儿子,为人其实还是挺正派的,一时半会还真没有弄明白这句话其中的涵义,还在纳闷,就是想留下姓名,弄这么复杂干什么,最后一句就足够了啊!

    他不明白,拍卖会的客人中,有些人已经缓缓反应过来,这特么不就是说卖家给郑江民戴绿帽子了吗?当然也可能是给郑权戴,不过郑权名义上没有结婚,这个绿帽子不知道到底怎么算,弄不清楚具体是谁,至少一点可以肯定,这卖家与郑家仇怨很深,又耍了他们一次。

    郑家还没有想明白,邓天也不会解释,见他们不开口,立即道:“因为郑家没有参加竞拍的资格,这次并蒂莲荷归1048号客人所有,价格是两亿。”

    他没有再询问是否有更高价,之前除了安师弟和郑权都已经放弃了,两亿就是最后的价格,虽然比郑家的少了一千万,人家卖家都不在意,他自然也没什么可说了,其实也是这个道理,并蒂莲荷在最初估计的时候也就是过亿,现在达到了两亿,他已经赚了很多,能够羞辱郑家一次,还让他们得不到并蒂莲荷,少赚一千万,也是值得的。

    安师弟意外得到了并蒂莲荷,自然心中大喜,老大交代的事情,没想到就以如此的方式完成,也没有废话,赶紧抽身离开大厅去换取并蒂莲荷。

    其实有修士盯着他,只是当众人看他流露出的修士是合体期初期,几乎所有人都放弃了打他主意,人家这样的修为,就算追上有如何?除非合体期中后期或者数名合体期初期,根本拦不住人家的,其实除了郑家,也没有谁太在意他的身份,可惜郑家这个时候哪有心情去调查他,还在想着隔壁老王的问题。

    等安师弟回去,李润杰这时也悄悄进入大厅,之前大家的目光都在郑家和安师弟身上,也没有人知道他曾经离开过。

    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自然是李润杰,并蒂莲荷是他的,那句话也是他说的,既然已经和郑家结仇,好东西就不能落在他手中,这才有了他临时变卦,取消郑家资格的事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