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两千二百二十六章 出人意料的争抢-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二百二十六章 出人意料的争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邓天的话十分霸气,你爱买不买,就算是之前一直找茬的出窍中期修士也已经说不出话来,这还怎么说,傻子都知道没法说了。

    这话算不上耍赖,反正人家把理由原因都说清楚了,你还是不认可,那就只能随便你了,拍卖会本来就是一个自愿的过程,人家都不在乎流拍了,人家还有什么可怕的?

    至于什么影响名声,还真不至于,鉴定师联合保证这物品价值肯定不会低于一千万,谁买了都不会吃亏。

    “好了,解答疑问结束,现在开始进行竞价,底价一千万,每次出价不得低于十万。”邓天不再看出窍中期修士一眼,作为一个老牌的拍卖师,不仅经验丰富,而且底气十足,他敢说那样的话,自然就不会担心后果,现在干脆直接开始拍卖了。

    不管之前有什么人质疑,也不管大家是否犹豫,敢出价,对剑诀有兴趣的人,还是不少,不过最先开口的还是李润杰,邓天话音落下,他就喊出“一千万”的价格。

    作为一个于家的托,就算没有人买,他也会出价把这剑诀买下来,更何况他对于家的鉴定师还是有一定信心的,自己拿出的物品,人家都给出不低于自己心目中估计的价格,就知道他们是有真本事的,他们既然说这剑诀价值在一千万以上,就肯定是够的。

    至于这剑诀是否仙剑诀,他根本不在意,仙剑诀哪能那么容易获得,不过就算不是仙剑诀,这剑诀的威力如此巨大,也值得花钱购买,别人买来就只有两招,落入李润杰的手中那就不一定了。

    作为归一神典的拥有者,李润杰推演的能力不是一般人能比,他只是学会御剑飞仙宗的功法,就能根据他们祖传记录重现了御仙剑阵,尽管效果有所差异,但是不得不说那威力相差不大,依然做到了可以越级挑战的程度,可以说算是很好的重现了。

    既然他能把御仙剑阵重现,如果让他拿到两招剑诀和主体修炼方法,他想推演出后面的剑招,也不是做不到,也许威力不如原剑诀,但是绝对能推演出几分,至少达到越级挑战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御仙剑阵的威力确实很大,但是使用起来太过明显,暴露身份不说,也很容易被人防备。

    如果只是剑招就不同了,这套所谓的仙剑诀,不管是被人认识与否,真正用起来,不过就是几招,威力强大,而且简单方便,至少比御仙剑阵使用起来应该更合适,这样以后自己与人单挑和群殴,都有了不同的手段。

    他一面打着不能让拍卖会冷场的念头,心中想着无论如何要拿下这剑诀,自己用归一神典推演后面的剑招,这剑诀的价值就绝对不只一千万了。

    他以为这次拍卖会受到之前出窍中期修士的质疑,出价的人会比较少,哪想到邓天一番话,到是让众人更加认可这份剑诀,至少至少一千万不会吃亏,一千万对于普通修士容颜,算是一笔不小的钱,但是能坐在这里参加拍卖的,谁没有几千万上亿的身家,遇到好东西自然不会客气了。

    李润杰才喊完一千万的价格,转眼之间,就被数个人超过,当李润杰回过神来的时候,这价格已经超过一千五百万了。

    他看着那些出价的人,啧啧称叹,这些人就为了两招剑诀,还真舍得花钱,他之所以参与竞拍,是有把握推演后面的内容,他不相信所有人都能做到,归一神典的本事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比的。

    心中想着,立即出价道:“一千五百五十万。”

    他这次出价中规中矩,数人一起竞争,他自然不可能一下子提高很多,按照正常来说,这价格都不一定能在两千万之内打住。

    其实如果没有出窍中期修士站出来质疑,现场出价的人会更多,不管那两招剑诀是否仙剑诀,就凭着他的威力,也会有不少人出价,这里只是南明洲,与北神洲不同,这边的修士最多只有渡劫期,还没听说有大乘期修士。

    这剑诀如果是出自渡劫期或者大乘期修士之手,已经足以让人疯狂,就算只有两招,不管是直接修炼使用,还是拿来借鉴,都会受益匪浅,就算是合体期修士也不能轻视。

    不过现在出价的人,主要都是散户,可能是受到质疑之后,包厢的人相对谨慎一些,他们不怕亏欠,主要是面子。

    有人这么想,有人自然就不是这么想了,二号包厢的郑权在听到剑诀的介绍时,他就已经心动了,之前他买一个道八级灵符,就是为了对付李润杰,但是总觉得不太保险,现在出现这两招剑诀,他就放心了。

    他对付李润杰的时候,一直心有余力而不足,就是觉得自己使用的御剑术太一般,无法突破他的御仙剑阵。

    现在这剑招简直就是弥补他的不足,他不需要这两招剑诀真的能够越级挑战,他本身就是出窍中期修为,远胜李润杰,只要两招剑诀能够突破李润杰的御仙剑阵就行,按照这剑招的威力,说不定还真能做到,当即就喊出价格道:“两千万。”

    两千万上品灵石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一段时间的零花,可是相比外面还没有达到一千八百万的价格,一下提升这么多,还真是不小幅度。

    看着外面的人,都为之一静,郑权撇撇嘴道:“一群穷鬼。”

    郑江民在旁边听得眼皮直跳,不是因为他的话太猖狂,而是因为儿子是在用自己的钱,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儿子败家,可你败家的时候想想,你花得钱是自己赚的吗?

    捕兽修士等人听着郑权的话,则是在心中暗叹,对郑权的认可度又下降几分,跟着这样的主子,实在是没有什么信心。

    幸好郑江民如今修为很高,寿命也还有很多年,甚至未来还有机会飞升成仙,郑权一时半会不会主持郑家事物,不然他们还真要想着另谋高就了,能到这个修为的修士,没有一个是傻子,死忠那种情况只存在和幻想中。

    郑权出价确实让现场安静了一下,原本还有心思买这剑诀的人,也开始犹豫起来,到不是惧怕郑权,之前一天的拍卖会已经证实,在拍卖会中,不需要有任何顾忌,有披风和面具的存在,身份是不会被暴露的。

    他们只是想着这价格已经翻了一倍,鉴定师只保证一千万不会吃亏,超过两千万还能保值吗?

    有人犹豫,自然有人不犹豫,比如李润杰,他本来就对这剑诀十分有兴趣,现在郑家开口了,他自然是当机立断很快就喊道:“两千一百万。”

    既然郑家插手了,十万十万的提升就没意思了,直接一百万加上去,一下让原来犹豫的好几家修士都选择放弃了。

    李润杰不是第一次开口,不会让人怀疑针对郑家,也正是因为他一直跟着喊价上来,众人就更加认可李润杰是想得到这两招剑诀,看着他如此剑诀,有几个不算太坚定的,居然就这么坚定下来,他既然能够势在必得,我们为什么不能,难道我们差钱吗?

    结果原本有十几个人喊价,在超过两千万之后,变成了六家,其中郑家和李润杰都抱着势在必得的态度,其他四家就是跟着,至于是不是一定要得到,那就看最终价格了。

    因为出窍中期修士的质疑,大家都以为这剑诀不会太高价,但是这几家争抢起来,价格很快超过两千五百万,而且每次叫价都是提升一百万,三千万眼看就要被突破了,这时在包厢中的修士,也开始意思到,看来这是真正的好东西啊,不然这么多人争抢。

    其实在某些时候,一样东西未必珍贵,不是谁都愿意买,但是看着别人都出价了,也会跟着心动,这算是从众心理,反正当两招剑诀超过三千万价格的时候,原本与李润杰和郑权争抢的自己开始放弃时,三个包厢的修士居然跟着出价了,凡是在包厢的人,无论身份还是财富都要超越散户中的修士,他们一开口,这剑诀的价值自然就会提高很多。

    修士们看得有些傻眼,起初不是都在怀疑剑诀的威力和真实等级吗?怎么这个时候价值很快就超过了底价的三倍?

    出窍期中期修士也是有些发蒙,敢情我质疑了半天,根本没什么卵用啊,人家该出价还是出价,自己好像变成了跳梁小丑一般,难道这剑诀真的有如此魅力?

    不管他如何想,邓天是很满意这个效果,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剑诀的魅力,还是自己解释深入人心,反正剑诀以超过底价三倍的价格出售,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功劳,之前他说那些话,可是没有办法被人无视的,他那也算是一场危机公关吧。

    李润杰看着这些人出价,暗暗苦笑,原本以为可以低价拿下好东西,现在看来要大出血了,他到是没想过放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