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两千二百零三章 全系法术的威力-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二百零三章 全系法术的威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润杰忽然消失,这让所有人都是一惊,实在是李润杰之前的法术攻击太过华丽,早就晃瞎了这些关注的眼睛,他们硬是忘了盯着李润杰看。

    他的消失,也让小陈大惊,对手忽然消失在自己的感知中,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还没等他找到李润杰,多年培养出来对危险的感知,就让他本能的向上飞去,尽管还有法术包围着他,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感觉如果自己不躲闪,那就危险了。

    就在他飞走的瞬间,地面忽然冒出一把闪亮亮的小刀,在阳光下,耀人眼目。

    如果不是他躲闪及时,这把小刀就会把他从下而上的劈开,可见这一下偷袭多么狠辣,即便如此,那把闪亮的小刀还是在他的腿上带起一道口子,这伤势对一般人而言已经算是严重了,幸好小陈是半步合体期修士,肉身伤害一般不会影响太大。

    他不顾一切的扔进口中一颗疗伤灵丹,然后就对着自己原来所在区域的地面开始攻击,他的法术是木系的,木克土,对上土系法术,攻击也比较犀利,可惜对方偷袭失败,已经遁走。

    出手之人毫无疑问正是之前消失的李润杰,众人这时也已经反应过来,大家都是倒吸一口冷气,他们都明白这次的偷袭代表着什么。

    “叶道友是全系修士?”于家之前说话的修士,看到李润杰还能使用土遁,说话都已经有些不利索,毫不掩饰自己的惊奇,毕竟这种人实在是亿中无一,别说这种全灵根的修士就基本上是罕见了,更何况李润杰还以全灵根的资质,修炼达到如此境界,这简直就是扭曲了大家对灵根的认识。

    于心书也是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不太确定的道:“应该不能吧,谁都知道全灵根是杂灵根,是所有灵根中最弱的一种,他怎么可能达到分神期,而且拥有着对抗合体期初期修士的实力?”

    这个疑问不仅是他,其他人也同样有,难道大家都看错了,李润杰其实是某一系的修士,只是用强大的法术实力模拟出那些全系灵根的法术攻击,也就是这一切都是大家的错觉,李润杰完全是用各种法术混淆视听,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灵根。

    这种可能是存在的,可是想到这样的可能,众人也是十分蛋疼,众人公认李润杰最强的手段是御仙剑阵,使用了之后甚至可以硬抗合体期初期修士,可没道理他的法术实力也这么强啊?

    李润杰是个货真价实的分神期修士,这点毋庸置疑,从他使用的真气等级就能判断,他不显露修为别人看不出来,只要他与人动手,就难以掩饰自己的真实修为,这是硬伤,他的隐匿功法再怎么厉害也无法做到这种时候也不能被人看透。

    也正是因为如此,众人在觉得无法理解呢,一个分神期修士,怎么可能这么利害,他们本能的不相信李润杰是全系修士。

    其他人这么想,小陈也很快反应过来,哈哈大笑道:“姓叶的,你以为你用全系法术,就可以迷惑我吗?你肯定是一种能被我克制的灵根。”说着话,一边继续与李润杰的法术纠缠,一边猜测道:“我是木系修士,你把土系法术留在最后,我想你应该是土系灵根吧。”

    他越说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有道理,其他人听得也是暗暗点头,小陈头脑还是很聪明的,就从李润杰的做法看来,他也很像是土系修士。

    一个人想要掩饰自己的真实实力,往往会把最擅长的手段留在最后,这样即便暴露了,也已经成功击败了对手,李润杰之前各种法术攻击,掩饰的就是他最后的一下偷袭,尽管到现在大家也弄不明白李润杰是怎么屏蔽大家的感知,这不重要,重点是他最后的一下攻击。

    虽然看起来是用那把小刀来刺杀,实际上使用的还是土遁,这是土系修士最擅长的,他能在土地中隐藏形迹,而且速度那么快,可能他真是土系灵根呢!

    “不得不说,你想得真多,你有想这么多的精力,不如想想如何应对我吧,不管我是全系修士还是土系修士,你拿我没办法是事实。”李润杰经过一番试探,忽然心有所感,虽然最终偷袭失败了,那只能说小陈经验丰富,如果换成一个反应慢的,刚刚已经被他一刀两断了。

    他因为是炼体修士,以前一直依赖肉身力量与人动手,后来因为有了御仙剑阵和七星剑阵等手段,就直接使用剑阵对敌,这样虽然有时候消耗比较大,但是效果很好,即便硬拼合体期修士也可以。

    这次他对上小陈,灵机一动想要试验一下不使用御仙剑阵,自己能达到什么层次,结果他真的有所得。

    李润杰以前很少纯粹使用法术与人动手,一直认为自己真气修为远低于对方,所以使用法术的话,肯定不是高级修士的对手,现在才知道自己错了,修为固然重要,但是并非决定因素。

    以前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全系灵根是缺点,现在当他把所有系法术都用出来,每一种法术都比不是这种灵根修士的威力更大,增幅不少,他就知道全系灵根对于他而言,其实是一个很大的优势,他不仅可以伪装任何一种灵根的修士,让对手摸不清出虚实,更重要的是各种法术一起使用,相互配合,战斗力激增。

    他原本以为即使自己使用所有法术攻击,对小陈也就是有扰乱效果,不会真的对他构成威胁,经过这次的攻击,他才知道自己小看了法术攻击的实力,自己或许用法术攻击还打不过合体期修士,毕竟差距过大,但是对一个出窍期修士而言,自己的法术攻击已经够了。

    法术攻击就算不能把对方直接干掉,但是也已经足以让他忙不过来,自己在配合土遁,以自己可以屏蔽别人神识的手段,随时偷袭,即便对方能躲过一次,还能每次都躲过去吗?

    想到这里,他的各系法术就用得更加肆无忌惮,一时间小陈身体周围,电闪雷鸣,风起云涌,是不是的还有各种颜色的光球飞过去,他那简直就成了一个小型灾区,即便想要把对方造成重伤还不太容易,可那种狼狈的样子,看到外面的评委们都为他蛋疼。

    凡是修为不到合体期的修士都在心中暗暗嘀咕,李润杰这货的法术攻击也太恶心人了,如果没有足够的修为压制,想要抵抗李润杰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攻击还真是不容易,毕竟没有非常明确的克制效果,他似乎哪一个系的灵根法术都是得心应手,想要用一两种法术克制他,根本不太可能,可不管哪个修士也做不到每种法术都特别厉害,想每次都针对就做不到了。

    李润杰从来不认为做什么事情都要出奇制胜,如果熟练的话,一招鲜也可以吃遍天,他就干脆利用法术迷惑小陈,利用土遁靠近,开始偷袭。

    起初他偷袭的时候,不想被对方发现,使用的是手术刀,这样可以悄无声息的完成偷袭,不过一次偷袭经历,小陈的防备之心肯定大增,接下来李润杰干脆放弃悄无声息的偷袭了。

    他只要追求快准狠,只要在小陈反应慢的时候,偷袭成功就行了,不求一击必杀,只求各种重创他,给他造成难以承受的负荷,就算他有半步合体期修为,也不可能无视各种伤势,虽然这样比较需要时间,可如果能打败小陈,他也不介意这么做。

    势均力敌修士之间的战斗,往往会打上很久,那边的两对合体期修士比试,现在甚至还没有分出优劣,谁都没有占据上风的驱使,相比来说李润杰这边不仅更精彩,而且出现结果也应该更快。

    因为李润杰改变了策略,用防不胜防的各种偷袭,飞剑长刀法术手术刀,无所不用其极,只是短短一炷香时间,小陈身上已经增添了四五处伤势,而且一处比一处严重,他的疗伤灵丹都快无法支撑了,偏偏李润杰还在不停的使用法术干扰,暗中偷袭。

    “这样下去不对劲吧?小陈吃亏了。”郑家的人都开始皱眉,小陈的情况确实不妙。

    于家的人则是兴高采烈,之前不太放心李润杰的修士都跟着笑道:“想不到叶道友不使用御仙剑阵,也有如此实力,这一招实在是太厉害了,虽然看起来有点损,但是效果出奇的好,只要坚持下去,姓陈的就完了。”

    “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姓陈的不可能如此不堪一击。”于心书与其他人看法不同,能被郑江民派出来的修士,怎么可能就这么被打败了呢!

    果然如他所想,小陈数次被偷袭,却拿李润杰没办法,终于恼怒了,大吼一声道:“姓叶的,你欺人太甚,你真以为使用如此卑鄙手段就能赢了吗?那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手段。”说着双手仰天,大喝道:“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