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两千一百六十六章 利用人心-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一百六十六章 利用人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两个合体期初期交手,一波看不见的气浪袭来,就算是周围一些元婴期和分神期修士也都向后退出很远,可见这种气势不是一般人能抗住。

    李润杰则岿然不动的站在原地,似乎没有受到半点影响,看着郑权朗声道:“郑权,你是出窍中期修士,我不到出窍期,在你父亲面前,可敢与我一战?”

    他的声音很大,不仅周围众人能听到,在真气作用之下,整个千旬岛外岛的修士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郑权是谁,可以说在千旬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现在李润杰居然公然向他挑战,这种事情自然十分引人关注,原本不知道这边发生什么事情的人,也都开始靠近。

    更重要的是李润杰说了一句,在郑权父亲面前,也就是说挑战之人是当着郑江民的面挑战郑权,这就更让人震惊了,这人胆子可真够大的。

    至于修为的差距,众人反而没有那么惊讶了,毕竟像郑权这样依靠灵丹妙药提升修为到出窍期的修士,本身实力甚至比起分神期修士都不一定有多大的优势,李润杰如果是个分神期出类拔萃的修士,挑战郑权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在千旬岛外岛这里讨生活的修士,几乎都知道每个月的今天都是玄天阁开启的日子,现在有人挑战郑权,大家也是心中有所猜测,联想起前段时间听说的二三岛主之间的矛盾,就都明白了。

    李润杰的气势狂涌,没有因为周围观众增多受影响,长发无风飞扬,看着畏缩不前的郑权,哈哈大笑道:“郑三岛主,这就是你的宝贝儿子,面对我一个分神期修士的挑战,居然畏缩不前,都说虎父犬子,今天终于得见,真是不知道你这三岛主的威严在这里是不是毁灭殆尽。”

    郑江民看着肆意张狂的李润杰,再看着满眼恨意,却是十分畏惧的儿子,顿时有种拍死他的冲动,自己怎么就养了这么个废物儿子,可是他更恨李润杰,这小子太张狂了。

    于心书则是心中为李润杰暗暗叫好,事情闹得越大,对他越是有帮助,郑江民是千旬岛的三岛主,上面还有大岛主和二岛主,他本来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具备了很不错的威信,他儿子这么多年的所作所为,一直被人诟病,但是还不足以掩盖他的功劳。

    现在不同了,李润杰当众羞辱郑权,郑江民的威信也受到了严重打击,如果自己不在这里,李润杰这么做无异于找死,正因为自己在这里,郑江民就算再怎么痛恨李润杰,也不能如何,毕竟自己不能看着不管。

    李润杰作为一个经常与人玩阴谋诡计的人,这点借势打压对手的手段使用起来,简直不着痕迹,浑然天成。

    看起来他是十分张狂,但是却在这个过程中,狠狠的消弱了三岛主郑江民的威信,特别是那些人看着畏缩不前的郑权,都是心中暗叹,三岛主有这么一个儿子,以后还能有什么发展?

    按照道理说,三岛主如果以后在岛中执掌大权,他的儿子权力也会水涨船高,可就这样一个废物败家子,每天除了寻花问柳,欺男霸女,什么都不会做,如果让他的权力增长,简直就是千旬岛的悲剧,众人从心中就开始抗拒这个家伙。

    李润杰看着周围观众不少,郑权已经畏缩不前,知道差不多了,也就没有继续逼迫这个问题,而是转向郑江民道:“郑三岛主,你不是不问原因,不顾一切的想为儿子把我干掉吗?现在就给你个机会,我不依靠任何人,领教一下张三岛主的高明!”

    众人一惊,这小子疯了吗?居然主动挑战郑江民,等他们听了李润杰说得理由,顿时恍然,李润杰这是被逼无奈啊,他们看着郑江民的眼神都变了,原来他这么不是人啊,为了儿子,什么都不顾。

    郑江民听到李润杰的话,最先也是愣了一下,他的话简直出乎他的预料,接着就是难以抑制的怒火,李润杰之前借势打击他的威信,他感受还不太明显,毕竟自己儿子确实差劲,他很闹心,但是现在他如果还看不出李润杰的心思,那他就没有资格当千旬岛的三岛主了。

    李润杰这已经是正面打击他的威信了,说那么多,不就是想表达郑江民为了自己的儿子不惜一切吗?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讲道理和原则,这种人有资格当千旬岛的三岛主吗?

    于心书心中暗暗叫好,心道李润杰简直是自己的福星,经过今天的事情之后,即便郑江民还是有些不少威信,但是也一定大不如前,以前就算众人也觉得郑权实在不是好东西,却很少拿他和郑江民放在一起说,现在他就成了真的坑爹了,郑江民的名声都被他毁了。

    不过他还是十分配合的道:“叶老弟,不要乱来!”

    李润杰摆摆手道:“既然想要为了儿子干掉我,我就想领教一下郑三岛主的高明。”说完之后,又对于心书道:“于老哥,一旦我在这一战中被杀,你也不能找郑三岛主报仇,人家为了自己的儿子,做什么都是合理的。”

    郑江民听到这话,差点吐血,这货是在为自己说话吗?谁都听出了他这是把他为了自己儿子不顾一切的名头扣实了,尽管这也是事实,可他做事也最多是暗中进行,可没有明目张胆的护短啊!

    郑权到没有想那么多,毕竟是败家子,智商有所欠缺也是正常,听到他的话,大喜道:“爹,这小子找死,赶紧宰了他,让他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在千旬岛,还有人敢这么得罪我,简直是找死。”说完还不忘了对于心书道:“于师伯,这小子自己找死,可不怪我们啊!”

    他的话说完,李润杰和于心书一起心中暗暗叫好,这助攻简直神了,如果没有郑权的话,大家最多以为是李润杰的一面之词,现在有了郑权的话,谁还能怀疑,简直深信不疑了。

    原本只是对三岛主郑江民有些失望,现在就完全是失望了,而且还有不少人面现鄙夷,护短也好,疼爱儿子也好,怎么说也要有个程度吧,即便无条件的宠爱,你好歹暗中进行啊,这么明目张胆就过分了,正如郑权所言,在郑江民眼中,岛上的修士估计就应该是随便欺压的吧,谁不听话,就收拾谁,经此一件事,郑江民多年积累起来的威信顿时扫地了。

    郑江民恨不得把郑权踹开,这儿子绝对的坑爹,你就算心中明白,也要留在心中啊,说出来干什么,让这么多人听到,以后自己的威信何在,让其他人怎么想?

    不说那些观众了,就算是跟着他的一些修士,都开始考虑是否值得跟随郑江民,现在郑权是对付一个陌生的修士,万一他们什么时候得罪了郑权,岂不是也要被郑江民收拾了,说什么跟随他多年,那都是扯淡,他们这些人的一条命都比不上郑权的一个指甲盖。

    这些人的表情变化没有逃过李润杰的眼睛,他最擅长的就是利用人心,而且察言观色是个顶级高手,看到这里,他的眼睛不自觉转了一下。

    “郑少说得有道理,谁得罪你,都应该得到应有的下场。”李润杰点点头,然后对郑江民身边的修士道:“这就是你们跟着的主子和少主,在他们眼中,谁也不能得罪他们,不然就要受到惩罚,不知道你们是否有一种伴君如伴虎的感觉,万一你们得罪了郑少,这日子就难过了。”

    众人心头一凛,不由更是确定心中所想,以前的一些念头也开始动摇,这话虽然明知道是挑拨离间,可他们都认为这种可能很容易出现,毕竟郑江民对自己的儿子太宠爱了。

    郑权不是真的傻子,听出了李润杰的挑拨离间,立即大喝一声道:“胡说,你不要挑拨离间。”说完之后,立即又对身边的人喝道:“你们不要听他的话,他都是胡说八道的,你们跟着我爹没问题,我也不会随便对你们怎么样,你们只要忠心追随我爹就行了。”

    郑江民比较欣慰,在关键时刻,自己儿子还是明白的,也就跟着点头道:“你们不要听他的一派胡言,我对你们如何,你们应该都明白,只要你们忠心跟着我,听从我们的指挥,我们不会亏待你们的。”

    如果是在平时,他们父子如此说,也算是比较郑重的承诺,他们的手下人也会很相信自己的主子,可惜这个时候他们是当着李润杰的面说。

    李润杰听到他们的话,顿时冷笑一声道:“我说得没错吧,他们爷俩反复强调,忠心跟着他们,听他们的指挥,那是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如果你们没有听从他们的命令,你们就要倒霉了,也就是所谓的君要臣死,臣就必须去死,以郑权的性格,看上你们的姐妹老婆,都要贡献出来,不然就去死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