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两千一百二十三章 阵法破算总帐-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一百二十三章 阵法破算总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润杰感觉到灵气狂涌,却没有半点灵气注入自然阵法,心下大定,自己的策略完全正确,如果不是把力量源泉给他隔断,就算自己直接走到这一步,破阵的时候,也可能被涌动的灵力撕碎,现在灵力波动只是在阵法之外,他所在的地方却是十分稳定。

    他在十分安心的敲击阵眼,外面的众人却都被震撼了,灵力涌动的范围比较大,方圆千里都不能幸免,观众的各方人员都在这个范围之内。

    黑凤公主等人被李润杰的七级阵法保护,灵力涌动虽然能感受到,却受不到太大的影响,他们所在的地方空间稳定,这让看热闹的众人,同样感触不深,只能感觉到李润杰那边闹出不小动静。

    “叶良辰,停手,你在干什么,你想毁了这里吗?”他们都很稳定,万米空中观看的人却是被灵力乱流影响很大,他们在空中甚至都有点飞不稳了,而且还要时不时躲避灵力涌动的冲击,虽然这些灵力冲击比不上时空乱流那么危险,如果不注意,也会受伤不轻,魔道宗门中有人忍不住吼了一声。

    其他人虽然没有开口,也都在忙着躲避灵力乱流的突袭,他们不是不想讨伐李润杰,但是大家都猜到他在破阵,这时大家让他如此做的,谁也没有合理借口阻拦。

    李润杰听到了这个声音,根本没有搭理他,回应就是手中锤子不停的锤击这阵眼,眼看着面前空气中越来越多的裂痕,他知道差不多了,大喝一声“开”,集中全力,一锤子凿了下去,作为一个出窍中期的炼体修士,肉身力量十分恐怖,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阵眼,这个时候,终于撑不住了,嘭的一声,终于彻底碎开,阵法也随之消散。

    阵法破碎,灵力乱流达到最高峰,每一道乱流都好像是刀子一般的刮过众人,这种乱流不至于让人丧生,但是因此受伤的却是不少。

    其中修为比较弱的修士,已经无法在空中停留,飞了下去,而那些修为高的修士,躲避了灵力乱流之后,也都是十分狼狈,幸好没有持续太久,不然他们真的要撑不住了。

    与此同时,李润杰布置的七级阵法中众人,也都离开了阵法,她们不像那些人要应付灵力乱流,他们更关注李润杰,从他把阵法彻底破开,啊他们就已经冲出了阵法,这到不是争抢好东西,实在是激动的,那么难以破解的天然阵法都被李润杰破开了。

    李润杰把阵法破开,没有着急走进山谷,他是打算得到好东西,可外面还有数百人看着呢,他就算先进去,也没什么意义。

    “叶道友,你这阵法水平,真是让人佩服。”李润杰没动,梁采云等人到来,不吝夸赞之词,如果他是第一个来破解,并且成功的,众人只是认为他的阵法水平很高,可他不是第一个,而是最后的希望,前面那些知名或者被人认可的阵法大师都出手了,结果还是全死了,李润杰的实力就更加被人佩服了。

    赵飞雨和孙一芊早就知道李润杰的本事,多少没有那么震惊,梁采云和梁采琳可是第一次见到,是真正的佩服。

    听到她们的话,李润杰还没开口,黑凤公主在旁边撇撇嘴道:“如果这个他都不能破解,那就别出来混了,这个天然阵法也就是七级,如果是八级,他就没有希望了。”

    李润杰笑笑没有反驳,这到不是黑凤公主泼凉水,这个天然阵法之所以恐怖,主要是他的自动反击能力,实际上七级阵法确实没有那么难以破解,换成八级的,他或许还有办法,但是绝对没有眼前这么轻松,甚至他都不一定敢尝试来破解了,太危险了。

    众人自然也不会把黑凤公主的话太当回事,不是每个人都用九级魔兽或者说大乘期修士的眼光要求别人。

    “叶良辰,你明明可以破解阵法,偏偏最后站出来,害死那么多人,你居心何在?”众人还在说话,一种魔道宗门的修士已经气势汹汹的过来指责李润杰道。

    为首之人是岁寒魔帅,但是他身边还有几个半步出窍期修士,不用说众人也知道,这是人家商量好,要对付李润杰了。

    散修的人作为中立势力,很少会插手这种事,更何况在他们心中未尝没有一些埋怨,既然李润杰有本事破解阵法,为什么早不站出来,不然阵法师协会的人也不会死了。

    正道宗门的人也不会为李润杰出头,不说他们也死了不少人,就说李润杰的立场,他们就没有办法站出来,他不算是正道宗门的人。

    别人没有开口,梁采云则是哼了一声站出来道:“岁寒老儿,你们宗门的阵法师没有半身被阵法干掉,凭什么怪叶道友?有本事就站出来,没本事别出来啊,出来送死还怪人家?”

    梁采琳更是在旁边冰冷的道:“废物就该死。”

    她的话听得李润杰暗暗冷汗,好歹梁采云还讲道理,梁采琳这话简直就是挑衅。

    果然她的话才说完,岁寒魔帅哈哈大声笑道:“梁采琳,你这话说得没错,没本事就该死,那么我们如果现在杀了叶良辰,是不是也要怪他学艺不精了?”

    李润杰可不敢让梁采琳开口,这妞完全说得出死有余辜的话,他直接冷笑道:“岁寒魔帅,之前有人要站出来破阵,我不阻拦,这不是明摆着吗?我如果站出来,你们会相信我?以你们的小肚鸡肠,不认为我是要夺宝才怪呢,那我何不让他们试试。”说道这里,目光看向散修联盟的毕城道:“毕道友,想来你是个明白人,你说句公道话,我如果站出来说能破解这个阵法,你们真会让给我来吗?”

    毕城沉默不语,这个答案显而易见,不管是阵法师协会的人还是魔月门的王师弟都在阵法方面有着自己的骄傲,谁都不会认为自己比别人弱。

    当时王师弟之所以让阵法师协会的人先去破解,不是自认为不如对方,而是知道如果强出头,损失的也是自己的面子,阵法师协会的人自认为是阵法方面的权威,怎么可能让别人在他们面前出风头。

    李润杰见他们不开口,再次笑着道:“再说了,话说到底,我能破解阵法也有一定的运气,而且还承受了一次攻击,我怎么知道别人就不能破解,我凭什么要能抢在别人,你们是太看不起他们,还是太看得起我呢?岁寒魔帅,你是不是这个意思啊!”

    岁寒魔帅知道叶良辰能说会道,但是人家句句在理,破解的时候是他们的人抢在前面,结果都死了,现在指责李润杰不早点站出来,实在是没有什么立场,可现在事到如今,他都站出来,怎么可能就此回去。

    “不管怎么说,你都有着绝对的责任。”既然讲不出道理,那就直接扣帽子好了,岁寒魔帅深谙此道。

    “无耻。”梁采云闻言,一怒发言道。

    岁寒魔帅就当没看到,盯着李润杰,似乎只有他表态,他显然是咬定李润杰有责任了。

    李润杰看着正道修士和散修都不开口,就明白他们也是差不多的意思,尽管他们没有岁寒魔帅那么逼迫自己,但是也不会帮助自己说话,说到底,大家就是交情不到位。

    之前如果他能接受雷成的招揽,这个时候雷成肯定会站出来,与他素来同进退的玄心正宗修士会站出来。

    现在他选择和无痕剑宗交好,自然就与另外几个宗门的人拉远距离了,他们不站出来落井下石,已经算是不错了,至于帮忙,那就想也别想了,那可是对抗所有魔道宗门的修士。

    看出这些,李润杰忽然笑了,我在所有人的注视中笑着道:“说来说去,什么责任不责任的,根本就是岁寒魔帅和你身后这些人想要我的命,反正阵法已经破开了,我没什么用了,还会和你们争夺宝物,是这个意思吧?”

    他的话让魔道中人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正道和散修众人的脸色也有些尴尬,其实他说的何止是魔道宗门修士的心思,根本是说中了大多数人的心思,李润杰和黑凤的组合实力太强,必须让他们先出局。

    “你如果现在道歉,或者先离开,我们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岁寒魔帅被李润杰当众戳穿心思,十分干脆,干脆把话挑明了道。

    “让我离开,很好。”李润杰点点头,然后对岁寒魔帅道:“想让我离开的人都站出来,考虑清楚再站,我很想知道都谁想让我道歉,或者离开。”

    他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就那么随意的站着,没有一点退缩的意思,众人都弄不清楚他在想什么,不过目光还是看向了魔道修士一方。

    岁寒魔帅脸上闪过一丝怒意,这个时候李润杰表现出来的镇定,让他很不爽,随之给身边几个人使了个眼色,凡是魔道宗门的半步出窍期修士都站出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