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两千一十七章 还有不怕死的-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一十七章 还有不怕死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润杰对于阵法有着很强的理解,也见过不少类型的阵法,但是像这么霸道的天然阵法,还是第一次见到,动辄伤人性命,而且伤这么多,还真是出人意料。

    破解阵法的人都被光波所杀,钱大师也不例外,而且这道光波很神奇,不仅是伤人肉身,就算是元神也被灭掉了,在场被杀之人不乏分神期修士,甚至还有几个半步出窍期,可这些修士无一例外,都没有元神出窍的机会。

    其实按照正常情况来说,钱大师这样的修士,身上肯定带着中品灵宝级的防御法宝,可他距离光波太近,只是靠法宝自身的防御效果,显然没有抗住这波攻击。

    其余半步出窍期修士,应该大概都是死于这个原因,反正不管如何,这次的死伤实在是太惨重了,有的宗门甚至被直接团灭了。

    损失最小的宗门,就要说是李润杰身边的三家,他们因为被李润杰带着退出,结果就只是死了几个人,其他宗门,包括被李润杰提醒的**剑宗死亡人数都在四个以上,伤者就不用提了,光波扫到没有死亡的都是重伤,现场全是哭喊和痛呼声。

    有些承受能力比较差的修士已经呕吐起来,杀人或者见过杀人,与眼前这个场面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这简直就是修罗场。

    其实只要是上过战场的人,都不会被眼前的场面吓住,可眼前这些人无一不是天之骄子,在各宗门都是精英存在,怎么可能去过那样的地方,心理承受能力反而不如普通的士兵。

    “现在怎么办?”稍微缓和了一些,梁采云看着李润杰问道,这个时候只有他才是众人的主心骨。

    不在于李润杰的修为高低,主要是大家一路行来都是听他的,而且他是在场唯一拿得住的男性,女人在一般时候,还是本能相信男人的决定,梁采云就算是女王属性,也不例外。

    李润杰深吸一口气,心中暗骂,空气中都是血腥味,不过面色却是十分严肃的道:“现在有两条路走,一条就是冒险再次破阵,另外一条就是离开这里,我就算是破阵,也不敢保证之前的事情不会发生,而且有了第一次,恐怕第二次会更恐怖。”

    他的话让众人沉默起来,大家都不是普通人,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天然阵法不是人为形成,可不代表所有的危险就一定是相同的,当然也有可能这一波攻击只是唯一的,只是可能性不大。

    天然形成的阵法,利用天地元气,也不怕能量不足,攻击往往都是可以一直保持的,李润杰才有了这个说法。

    其他宗门的人都沉浸在难过和伤痛中,即便是损失比较小的几个九级势力,这个时候也不得不进行善后工作,最郁闷的是阵法师协会,高级的阵法师都死了,只剩下几个修为一般的低级阵法师,他们这次损失实在是太严重了。

    钱大师在阵法师协会中的地位可不低,不然不能成为这次的代表,可就是他带头领着数名阵法师去破阵,而且判断错误,导致这次的灾难事件,偏偏他现在也死了,就算责怪都找不到他。

    唯一安慰的是各宗门的人虽然心中伤痛,还没有报复发泄,阵法师协会的人虽然伤痛,也没有受到为难,不过他们还是很明智的带着同门的尸体快速离开了,谁敢保证之后会不会有人借题发挥,拿他们发泄,那他们就太冤枉了。

    与他们情况差不多,月陨门和观星山庄的弟子也同样快速离开,他们损失不如阵法师协会那么夸张,但是宗门之中的几个阵法高手也被杀了,他们同样怕被人借机报复。

    除了被报复的他们,还有一些损失惨重的宗门家族也都相继离开,甚至有一些怕再次被攻击的人,也都陆续离开,原本上千人的场面,随着死伤离开,转眼留下不足五百人,虽然还是不少人,但是比之前却显得冷清许多,加上战场一般的现场,更见凄凉。

    李润杰看着这一切发生,都没有开口,他还在犹豫是否去破解阵法,梁家姐妹也同样犹豫是否支持李润杰,孙一芊和赵飞雨到是没有什么犹豫,只要李润杰想去破解,她们就支持。

    经过这么多的事情,两女对李润杰的信任已经无法言语形容,即便是轩辕樱对李润杰可能都没有这么信任,毕竟轩辕樱对李润杰不是盲目崇拜,赵飞雨是真的脑残粉,如今孙一芊也在向这方面发展,在她看来,李润杰好像没有什么是不会的,而且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半晌之后,黑凤公主才叹息一声开口道:“可能你弄死西门祥的决定有些草率了。”

    “可能是啊,他之前没准真的知道这波攻击的存在。”李润杰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当时西门祥确实是想说什么,但是被自己给堵死了,难道他说的就是这个事情吗?

    他到也不至于因此内疚,毕竟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而且即便是知道他要说这事,李润杰该让他死,也不会手软,说难听点,这次虽然死了不少人,可没有谁和自己是有关系的,就算是**剑宗的那几个弟子,和他也没有什么接触。

    当然如果他真的知道西门祥是要说这件事,他也肯定不会阻拦,他没有冷血到看着这些人去死。

    一切都是假如,谁也不能肯定,李润杰也不会因此自责,只是笑着询问黑凤公主道:“你说我要不要去研究这个阵法,这个天然阵法有些诡异,我也没有什么把握。”

    “研究呗,大不了让众人距离远一点,就算有什么意外发生,也来得及反应。”黑凤公主无所谓的耸耸肩道。

    “这到是个好方法。”李润杰一笑,然后道:“可那些人能答应吗?”目光看向那些九级势力,他们虽然损失不大,但是跟着他们的七八级宗门可是没少损失,如今自己要去破解阵法,让他们远离,他们能甘心让自己去,不怕自己有什么小动作?

    “他们就算想阻止,你就在乎吗?”黑凤公主撇撇嘴,不过还是补充一句道:“我会跟着你的。”

    “跟着我会很危险的。”李润杰一笑,他确实不在乎。

    黑凤公主不信服,再次撇嘴,甚至有些不屑的道:“干什么事情没危险?我这辈子遇到的危险多不胜举,多一次两次也没什么,更何况刚刚那种强度的危险,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李润杰点点头,这话他还真是相信的,那道光波对于普通修士而言很危险,对于肉身强度堪比中品灵宝的李润杰和黑凤公主而言,根本不算什么,更何况他还有防御软甲在身上穿着,这才是他不怕去研究阵法的原因,只要不是强大到离谱的攻击,他根本不怕。

    在这时,荆亦文已经开口道:“各位,我看这个地方十分凶险,不如我们还是离开吧!”

    “荆亦文,你们玄心正宗的人想走可以立即走,我们魔月门还不打算这么着急离开。”岁寒魔帅不知道是不是伤势又恢复了,说话有些底气,哼了一声道:“只是一个天然阵法,还真以为能难住所有人吗?至于这个攻击,有范围的,躲避就是了。”

    “你能破解阵法?那你上啊!”荆亦文还没开口,雷成已经哈哈笑道,雷鸣山庄和玄心正宗算得上不错的盟友,雷成和荆亦文关系也不错。

    岁寒魔帅哼了一声道:“不要以为除了阵法师协会,月陨门和观星山庄才有阵法高手,之前看那么多人凑热闹,我们才不去,现在他们都死了,还要看我们的人如何破阵。”

    阵法师协会,月陨门和观星山庄都属于散修宗门,与魔道宗门没什么关系,岁寒魔帅是魔月门的代表,他们的损失其实还是让他很爽的。

    他说完之后,挥手让出一人,看起来五十多岁,然后开口介绍道:“这是我王师弟,他的阵法水平已经无限接近七级,你如果叫他阵法宗师,也不过分。”

    众人有些意外,想不到魔月门还隐藏了一个六级阵法大师,只有李润杰撇撇嘴,无限接近七级,就敢称阵法宗师,还真是大言不惭,阵法之间的差距,比修士之间还要严格,修士之间存在越级挑战,阵法师之间可不存在,没有达到那个级别,无论如何也是不能布置适合的阵法。

    这个王师弟就算阵法水平再高又如何,七级阵法就是无法布置,一天不能布置七级阵法,就不是阵法宗师。

    其他人有的明白这个道理,有些不明白,但是人家有个六级巅峰的阵法大师是不争的事实,实力估计不在钱大师之下,钱大师的错误在众人来说,只是错了一点,如果让王师弟来破阵,说不定会有真正的解法,就算是荆亦文也没有反驳他的话,让王师弟试试也好。

    李润杰冷眼旁观,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道理都不懂,真以为错一点纠正了就能破阵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