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两千四十一章 强势索赔-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四十一章 强势索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光芒落下,原本已经开始向岁寒魔帅积聚的灵气就好像雪遇阳光一般开始消散,岁寒魔帅没有了足够灵气支援,气势攀升就此停止,他的天魔解体功法没有了灵气支援,自然无以为继。

    “噗噗噗”功法虽然没有完成,反噬效果却存在,尽管不如真正使用之后那么严重,岁寒魔帅还是不受控制的连喷好几口鲜血。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岁寒魔帅没有顾上自己受了不轻内伤,一脸难以置信的道,先是自言自语,后一句话是质问李润杰,他想明白李润杰是怎么做到的。

    李润杰撇撇嘴,没有解释,心道见过皎月魔将使用一次,自然知道你的功法成型过程,我直接给你打断了,你自然无法成功了,我这可是救你一命,如果你使用的效果和皎月魔将差不多,到时候我死不了,死得人肯定就是你了。

    荆亦文到是松了一口气,如果岁寒魔帅使用天魔解体功法,虽然面对十分危险的后果,可在场将没人比他厉害,在他眼中,李润杰也不行。

    毕竟能够越级挑战是理论上成立,但是他是否真的能对付出窍期修士,这可是谁也说不准的,但是岁寒魔帅使用了天魔解体功法之后,实力肯定飙升到出窍期的境界,而且还不是初期,这样的话,李润杰恐怕也不是对手了。

    现在先不管李润杰如何打断了他施展天魔解体功法,反正岁寒魔帅是重伤了。

    “不管怎么会这样,你要不要继续动手了?如果要的话就继续,如果不打算动手就让到一边,我这还要解决我们**剑宗的恩怨呢!”李润杰看着有些疯狂,一脸难以置信的岁寒魔帅,最终还是开口叫醒了他。

    李润杰其实巴不得岁寒魔帅就此疯癫,这样的人,他都想杀了,可是现在情况不允许,魔道宗门人有岁寒魔帅带头,还能克制一下自己,如果他真的疯了,万一魔道宗门的人跟着乱来,正道魔道大战就立即开始了,他还需要岁寒魔帅约束魔道中人呢!

    岁寒魔帅自己想不通,听到李润杰的话,双眼清明一些,看着李润杰的目光有些复杂,他就算不知道李润杰怎么做到打断自己的天魔解体功法的,但是自己与他的战斗输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被一个元婴中期修士打败,至于说他隐藏修为,他不是没想多,只是不太相信,李润杰是个元婴初期修士,这点大家都知道,进入秘宝境一个多月,能达到元婴中期,还是比较合理的,他如果还有别的修为,大家都要跌破眼镜了,元婴期三境一般人都要用一两百年突破,他用一个月突破,那太不合理了。

    既然如此,那自己就是真的被一个元婴中期打败了,如果不是岁寒魔帅修炼千年,道心坚定,甚至要因此留下心魔。

    他是个魔道中人,做事不择手段,但他不是个不守信的人,大庭广众之下,都输给李润杰,而且身受重伤,他还有什么脸面多管闲事,哼了一声,直接退入魔月门人群,不再多说。

    他的沉默,已经表明自己的态度,就是不管七星望月岛与**剑宗之间的恩怨了,这也算不上没面子,相比输给李润杰,一切都不算什么了。

    众人心里惊叹暗叹,各种心态不一而足,但是毫无意外,都在等着看李润杰接下来能如何,谁能想到这个在大家眼中不知道死活,不知道好歹的元婴中期,真的做到了打败岁寒魔帅。

    “席越道友,这件事你还要管吗?”李润杰没有看向面如死灰的牛亮,也没有看脸色难看的吕致明,直接把冒头指向事情背后的主使人席越,对于这个家伙,他可没有什么好感,谁叫他是勾魂殿的弟子,这个宗门的人都是狼子野心。

    席越的脸色这个时候也不比岁寒魔帅和吕致明强,他的实力比岁寒魔帅还要稍弱半筹,岁寒魔帅都已经败了,而且一路被压制,可见李润杰的真实实力比岁寒魔帅高了应该不止一点,这种人自己能惹?

    无视吕致明和牛亮求助的眼神,席越也痛快的回到了勾魂殿的阵营,事态发展到如此程度,已经没有人能阻拦李润杰的脚步。

    看到岁寒魔帅和席越都退了,**剑宗的人是真正的兴奋了,顿时一股扬眉吐气的感觉油然而生,当时岁寒魔帅说过双方可以各自寻找三名外援,七星望月岛的三个帮手就算是岁寒魔帅,席越和吕致明。

    现在岁寒魔帅和席越都退了,剩下的一个吕致明,连席越都不如,比起李润杰就差更远了。

    自己这方外援都没请,结果就把对方的帮手灭了,这是何等的威风,从今之后,看谁敢欺负我们**剑宗弟子,别看我们都是女子,但是我们依然是秘宝境中强大势力之一。

    荆亦文和梁采云等人看着李润杰目光转向吕致明和牛亮,也都是心头暗叹,之前他们主动挑衅的时候,大家都为了大局没有出来说什么,让他们以私人恩怨的方式解决,结果现在人家都真的以一己之力解决了这件事,而且是以如此强硬态度来解决,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吕致明,你们暗月胡教,想插手吗?”李润杰再次携大胜之威,询问吕致明,他这次的态度比之前对待席越更差。

    暗月胡教胡维园坑了自己,他和孙一芊想法差不多,他们因为胡维园虽然得了不少好处,却也算是九死一生,暗月胡教这笔账早晚要算,如果吕致明态度强硬,李润杰不介意这个时候就和他算算。

    “李长老说笑了,我不过是应牛亮之邀来帮忙,既然你们要私下解决,我自然不好多管闲事。”吕致明尽管脸色难看,好歹还知道自己应该抱着什么样的态度,犹如之前席越一般,毫不犹豫的就把牛亮抛弃了,说完也退回了暗月胡教的阵营。

    对于这样的结果,没有人意外,李润杰如今展现出来的强势,绝对是让人不敢直视,现在看来,除非群攻,谁也不能把李润杰如何,就算群攻,人家的御仙剑阵也不是假的,谁都有这个常识,御仙剑阵擅长群战。

    只要不想正道和魔道的大战开启,魔道宗门那边不得不向李润杰低调,当然他们也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只不过现在不能体现。

    李润杰想到以后自己肯定敌人不少,不过他不介意,自己加入**剑宗之后,注定会与魔道宗门为敌,多几个少几个已经不重要了,只要不是合体期以上的修士亲自来对付自己,他都不怕,即便是合体期修士来了,他要逃跑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么想着,他的目光已经转向面如死灰的牛亮,呵呵一笑道:“牛亮,来,我们谈谈蔚池木的事情。”

    “李长老,蔚池木是什么事情啊,我怎么不记得了,之前的事情都是一场误会。”牛亮身体微微一抖,显然对李润杰十分忌惮,但是又不能不回答李润杰的话,只能哭丧着脸道,看起来和死了爹一样。

    “哦?原来是误会啊,根本没有蔚池木的事情。”李润杰很配合他,一脸恍然,似乎才知道这是误会。

    “是啊是啊,就是误会。”牛亮看到李润杰的反应,眼睛一亮,李润杰既然这么说,肯定是不想杀自己了,他知道自己被暗月胡教抛弃了,就算真被杀了,众人也不会为他出头,毕竟在他们眼中,他实在微不足道了。

    现在李润杰既然不想杀他,他当然兴奋了,赶紧表态道:“之前都是我没有弄清楚情况,造成误会了,我道歉。”

    李润杰有些好笑的看着牛亮,这到是个能屈能伸之人,可惜站错了队伍,他跟着其他魔道宗门也就算了,非要跟着暗月胡教,这可是一个狼子野心的宗门,如果真的让黑龙一族现世,他们肯定会对付其他各大宗门,七星望月岛到时候估计就是炮灰的命,自己这么做算是救了他们。

    他虽然如此想,自然不可能真的放过牛亮等人,既然被人当枪使,就要有被人收拾的准备。

    想了下道:“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我这个人大度,你只要赔偿一下我们的名誉损失就行了。”说着也不等牛亮开口道:“你们是七级宗门,应该不差钱,就赔偿一千万上品灵石吧。”

    众人闻言都是暗暗点头,李润杰虽然占据绝大优势,也没有赶尽杀绝,也算是比较大度了,岁寒魔帅,席越和吕致明也是松口气,他们之前抛弃牛亮,如果他真的被李润杰所杀,即便他们是魔道中人,也同样会让人背后指指点点,毕竟就算魔道宗门众人比较冷血,也不能毫不顾忌手下吧,现在赔钱解决问题,这事情就好解决了。

    李润杰是否真的如此大度,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能看得出牛亮眼中的心疼之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