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 威胁也不怕-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 威胁也不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乘期修士的实力已经与渡劫期修士有着天壤之别,大乘期修士那是经过几次天劫的洗礼,对于道的理解远胜普通修士。

    就算是渡劫期修士使用法术的时候,还需要念个咒语,掐个手诀之类的,但是大乘期修士使用法术,甚至一个念头就可以启动,正所谓的意动法随就是这个道理。

    飘渺散人说话很痛快,但是真是一言不合就动手,天上一道闪电,瞬间轰向闻剑波,简直毫无征兆。

    如果对手是个渡劫期修士,就算不被秒杀,至少也会受伤,毕竟这种攻击太突然了,可闻剑波好歹也是大乘期修士,甚至比飘渺散人更早一步进入大乘期,看到这样的攻击根本没有任何慌乱和意外。

    冷哼一声,原本已经成型的闪电顿时烟消云散,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这一下就算是飘渺散人都是脸色一变。

    “飘邈道友,我好言相邀,你就这么对待我?”闻剑波就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看着飘渺散人一笑,只不过这次的笑容里,就多了一些不明意味的内容。

    “闻剑波老爷子的名头,我早就久仰了,今日一见,我怎么能不有所表示呢,不然人家还说我这个晚辈不懂礼数呢!”飘渺散人和闻剑波同为大乘期修士,尽管闻剑波轻松化解他的攻势,他也没有任何惧怕,毕竟自己也没有使用什么太大力气,说话毫不退缩。

    “很好,后起之秀果然是很有想法!”闻剑波没有生气,而是笑了笑,然后才道:“这里人多,施展不开,不知道飘渺道友可否跟我走一趟?”

    “有何不敢?”飘渺散人显然是个好战分子,听到闻剑波的邀请,顿时把拍卖会的事情抛在一边,呵呵一笑道。

    “好,那就走吧。”闻剑波说着话,已经向天上飞去,同时不忘了对李润杰等人道:“拍卖会继续进行吧,我和飘渺道友的交流没有几天是无法结束的。”

    飘渺散人看了李润杰一眼,什么都没说就追着闻剑波而去,他对闻剑波的话很认同,如果两人修为差距很大,交手结果很快就会出来,但是如果修为相近,手段众多的话,还真是要很久才能分出胜负,几天都算快呢,经常有高手过招几个月甚至经年的。

    两人快速消失在众人眼前,原本笼罩在拍卖会场的压力顿时一空,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在两个大乘期修士的压力下,一般人还真是不太容易承受呢!

    李润杰也是松了口气,说起来,他比别人承受的压力还要更多一些,毕竟他是拍卖会的中心,而且那块令牌的所有人也是他,如果飘渺道人真的动手,首要目标就是他,以对方的实力,想要秒杀他也是轻而易举,他无数手段也没有办法反抗。

    幸好飘渺道人虽然是散修,却还不至于毫无顾忌,不然他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这时也庆幸这次开拍卖会的时候,请动了闻剑波老爷子,有他这么一个大乘期修士坐镇,拍卖会才能正常进行。

    如今闻剑波老爷子把飘渺散人带走,临走之前还让他继续进行拍卖,这个时候他也不管一切,对下面的人道:“拍卖会继续进行,之前飘渺散人出价三千一百五十万,如今他退场了,这个价格自然不算数,从三千一百四十万继续开始。”

    众人看到李润杰居然真的继续拍卖会,众人都是一阵咂舌,这小子的胆子可真是不小啊,就算大家都听到闻剑波说过让李润杰继续拍卖,可谁都知道飘渺散人盯着这块令牌,谁敢轻易出价?

    更何况你真的确定敢把令牌卖了?就不怕飘渺散人找上门啊?初生牛犊不怕虎估计能够算在李润杰的身上吧。

    李润杰说完之后,半晌无人出价,李润杰顿时明白他们的想法,不由一笑道:“看来大家都十分忌惮飘渺散人,如果没有人出价的话,这令牌就算流拍吧!”

    他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以前遇到什么问题,不管是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还是各种手段,都能迎刃而解,但是飘渺散人的出现,却让他知道,实力不足的时候,一切手段都是没有意义的,人家直接实力碾压过来,他想挡都挡不住。

    现在飘渺散人都离开了,就是因为他惦记着令牌的事情,各家长老们甚至连出价都不敢,还真是让他心里郁闷不已。

    他打定主意了,如果令牌不能卖出去,自己就一定要用了他,举办方一共十几个九级势力,就找实力最强的一家,让他们宗门的大乘期修士出手对付飘渺散人,李润杰没有逆来顺受的习惯,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实力最强的九级势力肯定不会拒绝的。

    他正在想着,就听有人道:“哼,飘渺散人都不在了,你们还这么惧怕他,传出去也不怕丢人,既然没人出价,那这令牌就归我们好了,我们出三千一百五十万。”

    李润杰听到这人出价,顿时心头一喜,目前的最大问题就是僵局,没有人出价,他这令牌显然就卖不出去了,只要有人出价就好了。

    在场能出价买令牌的人,几乎都是九级势力,现在虽然没有大乘期修士在场,但是哪家没有大乘期修士?他们暂时被飘渺散人的实力威慑,不代表他们惧怕飘渺散人,就看他们是否肯为这块令牌得罪飘渺散人。

    现在有人开口,李润杰就知道接下来价格肯定会提起来,特别是看到出价的人,他就更确定这一点。

    说起来他与开价之人还真是有一次合作,就似乎上一次卖出御仙剑阵的时候,谁都没想到云华魔宗和日月剑阁的张长老能对上,同样谁也没有想到这次最先开口出价的人就是云华魔宗。

    如果不是李润杰知道自己和魔月门没有任何关系,甚至还有一定的恩怨,他都要怀疑云华魔宗是故意帮助自己的。

    既然云华魔宗,与他们常年为敌的玄心正宗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万一他们拿到令牌,要求自己宗门做什么比较不好完成的事情,那岂不是有苦头吃了。

    相比一个散修飘渺散人,魔月门自然更加让人忌惮,天一长老毫不犹豫的道:“三千二百上品灵石。”

    魔道宗门为首的魔月门既然开口,其他魔道宗门自然也不会客气,跟着叫价,同样道理,玄心正宗都已经开口了,正道宗门也不会忘了与魔道宗门竞争,其他的宗门也跟着开口了。

    中立的散修联盟等实力看到正道魔道的几家宗门都开口了,我们这些中立派还等什么,也就跟着开口。

    终于价格又再次增加起来,至于飘渺散人的影响,已经降到了最低,反正他一时半会还没有办法回来,等他回来,拍卖会早就结束了,甚至令牌的要求都使用完了,他回来也晚了。

    至于是不是怕被他报复,那就更好办了,大家到时候回到自己的地盘,哪一个九级势力中没有几个大乘期修士,到时候飘渺散人如果赶来,结果就是被弄死,自己的地盘可与神州城不同,飘渺散人就算是大乘期修士,也没有资格去闹事。

    李润杰不知道各宗门家族的人想什么,反正他们既然出价,自己就好好的给他们提供机会,等了一会,价格终于到了四千万,对于这个价格,李润杰已经十分满意,毕竟当时如果被飘渺散人买走,也只有三千一百五十万。

    超过四千万叫价的速度就慢了很多,而且有一些宗门家族也放弃了竞争,毕竟这个令牌真正发挥作用有多大还不确定,四千万买回来或许还不值得,当时依然有人继续加价。

    放弃的人多半是中立势力,他们拿到令牌最多就是谋求一些好处,但是价格高了,就有些不适合了,所以干脆放弃。

    最终争夺的主力就剩下了玄心正宗,日月剑阁,魔月门,就好像上一次的御仙剑阵一般,三家相互加价,从四千万,再次涨到四千二百万,这个价格已经很高了。

    其实玄心正宗和魔月门根本就是对上了,他们绝对不能让对方拿到,只要对方有人出价,就要高过对方。

    至于日月剑阁的价格,原因就更简单了,这是张长老为了赎罪,他感觉自己买御仙剑阵的时候花费太高,这个限制那么多的御仙剑阵不值两千二百万,不过没有办法改变事实,所以他想将功折过,如果把这个令牌拿到手,也算是很好的结果。

    他之前确实是被云华魔宗和李润杰坑了,但是严格来说,这也不能怪人家,甚至张长老只是觉得不对劲,却没有认为错在别人,只能说他急切想要得到御仙剑阵,现在就是想要弥补自己的错误。

    李润杰看着三方争抢,暗中欢喜,他们越抢,自己就赚得越多,只希望他们一直这么争下去,眼看自己距离五千万都没有多远了,这可是一笔巨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