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全都是废物-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全都是废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润杰背负着所有人的不看好目光,站在了擂台旁,对面就是众人眼中的杀人狂血影镰君,两人都是独自过来。

    在大家看来,自己过来,是被人放弃了,反正必死无疑,血影镰君过来则是因为自信,根本不需要有人陪同,反正就是杀一个元婴初期修士,实在是太简单了。

    血影镰君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文人,身体并不太强壮,甚至看起来还有几分单薄,如果不说他是一个修炼魔功的魔道中人,还真不会把他和血影镰君联系在一起,从外表看来,对方一点都不恐怖,李润杰却不会被表面欺骗。

    他观察得很仔细,血影镰君从外表看着很斯文,很像性格温和之人,但是他的眼神中总是不时闪过一丝红光,嗜血的样子顿时让他变得没有那么斯文了。

    李润杰没有接触过魔道中人,但是从归一神典介绍还有周围其他人的谈论,他知道魔道中人修炼的各种魔功,有些魔功比较正统,不会影响人的心性,就是一些修炼功法而已,大道万千,每一种都有可能通往彼岸,他不会因为对方是魔门众人就会敌视或者歧视。

    但是有些人修炼的魔功不是正统魔功,这样的魔功修炼,可能会是一些损人利己的首段,甚至以杀戮迫害为主要方式,这种魔道修士,绝对是人人得而诛之,他们修炼的功法也会影响修士性格。

    血影镰君修炼的功法是什么,李润杰不清楚,但是从血影镰君表现出来的那种不正常,李润杰相信他修炼的功法肯定不是正统路数。

    这也是在情理之中,正道修士所修炼的功法,中正平和,稳扎稳打,虽然进境缓慢却不会有任何后遗症,甚至在渡劫的时候,天劫的威力都会小很多,特别是心魔劫。

    魔道功法则不然,修为突飞猛进,辛辣阴狠,往往在同级修士中,能够占据巨大的优势,但是也有很不好的后遗症,那就是遇到的天劫,远比正道众人危险,所以一般魔道修士,即便修炼的功法有问题,也尽量延缓自己的天劫,以求减小威力。

    血影镰君出身九级宗门幻月魔宫,按说修炼的功法应该是传统正宗魔道功法,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谁也不敢说一定。

    魔道功法与正道功法不同,他们修炼很容易走火入魔,走入歧途的话,就会变了模样,以李润杰猜测,血影镰君估计就是如此,之所以还没有被人干掉,那就是因为他背靠大树,九级宗门可不是开玩笑的。

    他只是看了几眼血影镰君,已经想到了这么多,如果他的想法被外人知道,肯定把他当成怪物。

    他对面的血影镰君就被李润杰看得十分不舒服,这小子看人的眼神怎么这么怪,就好像能把自己看透一般,幸好自己是个男人,如果换成一个女人,肯定无法忍受。

    他自从抽签知道自己的对手是一个元婴期修士时,就是一阵欣喜,就算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也知道每一轮遇到的对手就会强过前面一轮,剩下的修士也是实力越来越强,他想要取得好名次,也怕遇到什么顶级的高手,在这次大比中,比他强的人还是有那么十几个,真碰上就要提前出局了。

    他被外人当作嗜血的变态杀人狂,但是没有人敢说他缺心眼,他这么多年杀了不少人,能活到现在,就已经足够证明他的头脑了。

    当他知道对手是李润杰时,一时还有些不放心,一个元婴期修士能够过前两轮,这实力挺厉害啊!结果查询了一下,才知道他是怎么晋级的,也是有些好笑,自然放心不少。

    他调查的时候,甚至把李润杰在神州城这几天的情况都调查清楚了,与青罗门的恩怨,与魔月门的接触,他都知道了。

    现在见李润杰一直盯着自己,露出一口白牙笑道:“小子,你这么看着我,想必听过我的名字吧?如果你自觉不是对手,还是赶紧投降吧,如果上了擂台,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对于血影镰君的态度,李润杰也没有意外,有本事的人都会比较狂妄,认真的摇头道:“我不是害怕,我只是想看清楚,然后考虑如何弄死你,你每次上擂台都杀人,应该早就有死在擂台上的觉悟,我觉得你杀人太多了,也该自己尝尝味道了。”

    血影镰君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道:“小子,你是猴子请来的逗兵吗?你说什么,你要杀我?”

    “是的”李润杰十分认真的点点头道。

    他的认真样子,不仅让血影镰君再次哈哈大笑,周围听到他们说话的观众,也是先愣了一下,跟着笑起来,那是一种嘲讽的笑容,这小子是失心疯了吧?

    与李润杰关系很好的一些人,还有**剑宗的人,都是一阵无语,你没有认输也就算了,这个时候放狠话有什么意思啊?

    作为对手,说一些狠话无可厚非,可你这个对手实力如何,谁不清楚,你和他说这些话,无异于自取其辱,到时候被人打死了,都没有人同情你,你这简直就是作死的嘛!

    血影镰君大笑了一会,忽然发现李润杰表情依然认真,这种反应让人很蛋疼,他也没有了大笑的兴趣。

    笑容收敛,冷哼一声道:“小子,我知道你让方平无可奈何,也曾经硬抗了耀星魔将一掌而不死,你不要以为这样就真的有资本和我较量了,我和那些废物不同。”

    听到他这话,方平和耀星魔将都要下去找他动手,他们俩的实力都不弱于血影镰君,当然不会怕他,被人当众说废物,太没面子了。

    哪想到李润杰这时居然点头道:“你的话我到是同意。”

    方平和耀星魔将更加恼火,血影镰君虽然目中无人,太过猖狂,可人家好歹有这个实力,他们就算生气,还是能勉强接受,最多说明血影镰君不服气他们的名头和实力呗。

    但是李润杰不同啊,他只是一个元婴期修士,你凭什么认可,你难道也认为耀星魔将和方平也是废物?

    观众们很多人也都在暗暗摇头,李润杰实在太没自知之明,你一个元婴期初期修士,还敢看不起方平和耀星魔将,这两人是什么样的实力,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大概血影镰君也没有想到李润杰会这么说,愣了愣没有说出话,李润杰与方平和耀星魔将之间的接触,他可是调查过,他在这两人面前没有占便宜,面对耀星魔将的时候,还差点被人家一掌拍死,就这你还敢说人家是废物?

    李润杰也没打算让血影镰君开口,紧跟着道:“我不仅认可他们俩是废物,而且我也认可你与他们不同。”

    “哈哈,这话不错,我可不是那两个废物能比。”再次听到李润杰强调,血影镰君跟着大笑起来,目光扫过看台,耀星魔将和方平两人都是脸色阴沉,他们俩可谓倒霉,简直是躺枪。

    观众们虽然都不看好李润杰,甚至认为李润杰这是自己作死,也不得不承认,耀星魔将和方平真是躺枪了,即便这一场下来,李润杰被血影镰君干掉了,两人的废物之名也要不胫而走,李润杰和血影镰君没有商量好的默契之下,绝对把这两人坑死了。

    **剑宗的人也想不到会发展成这样,看着猪肝色脸色的方平,都是哭笑不得,李润杰真是够损,无时无刻不放过打击敌人的机会。

    这时李润杰再次开口道:“我确实觉得你和他们不同,不过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认为你比他们强,我是认为你比他们更加废物,至少这两人还有人性,你没有。”

    “你说什么?”血影镰君勃然变色,毫不掩饰自己的怒火喝道。

    听到这话,众人谁还不知道李润杰把血影镰君耍了,不过没人佩服李润杰,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认定他在作死了,你就算再怎么说,也就是口舌之快,真要动手,又能有什么机会?

    方平和耀星魔将看到血影镰君被李润杰耍了,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不管结果如何,他们俩还是被李润杰和血影镰君钉在废物的耻辱柱上,这两个人实在是太讨厌了,谁都知道这两人肯定有一个会死,那么剩下的一个,也会成为他们共同敌视的目标。

    “我说什么,已经很清楚,好了,不和你废话了,比赛开始了。”李润杰没有被血影镰君的气势吓住,看看时间,已经缓步走上擂台。

    血影镰君看看李润杰,深吸一口气道:“小子,你成功激怒我了,我肯定不会让你那么痛快的死去的,所有得罪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你会为你的话后悔的。”

    李润杰脚步依然坚定,慢慢走上擂台,笑着道:“你想折磨我?那就看你的本事了,不过你要想清楚,你慢慢折磨我,万一我投降的话,你就没机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