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火烧城主府-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火烧城主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城主已经和李润杰彻底撕破脸皮,这样一个有本事有心机的人,他真是不放心让他离开。

    如果他和少城主没有那么多恩怨还好说,毕竟之前城主很看重李润杰,而且还放权让他指挥众多修士,可以算是一种知遇之恩,两人相处也还算可以。

    可现在有了少城主,那就不一样了,李润杰碍于城主的实力,不敢对少城主做什么,但是难保他怀恨在心,看李润杰对少城主的态度已经暴露无遗,如果让他离开,谁敢说他未来不会来报仇?他现在是下品阵法宗师,对合体期修士限制不大,但是万一他到了中品呢?正如他所说,他还年轻,他有生之年肯定有机会突破到中品。

    城主出于私心,还有今天的面子,他都不会放过李润杰,不然才打败天北剑派建立起来的威信,就会被李润杰拉入谷底,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他的力量已经凝聚起来,他相信即便李润杰是半步合体期,面对自己的一击,也肯定无法承受,他唯一担心的就是李润杰临死拉上少城主,那样就算自己杀了他,自己也是损失很大。

    “李宗师,现在你放了小儿,然后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如何?”尽管做好了一击必杀的准备,城主还是试图劝说李润杰道。

    李润杰一笑,依然用阵法之力,压着少城主和一干分神期以下修士笑着道:“城主,我原本以为你不在意少城主的生死呢,看来你还是个不错的父亲。”说道这里,脸色忽然一变,声色俱厉的道:“城主,你不要忘了,你是天北城之主,这些分神期和元婴期的修士,也是你们城主府的一员,你只是顾忌自己儿子性命,他们的性命就不顾了吗?”

    城主心中卧槽了一句,就不该让这小子说话,这家伙简直无所不用其极,见缝插针啊,自己什么时候有哪个意思了?

    他不认为自己有这个意思,但是不妨碍众人联想啊,正如李润杰所说,他只是说让李润杰放了少城主,对于其他人提都没提,按说他们被李润杰压制,怨恨的人应该是李润杰,偏偏其中有数人曾经跟随李润杰参与天北山战役,对他很佩服,也知道事情的原委,并不怨恨他。

    如今听到城主与李润杰的话,心中反而开始认为李润杰说得有道理,城主真是不管他们的死活,在城主眼中,他们就是炮灰。

    尽管他们的修为只有分神期和元婴期,可这些人都是生活数百上千年的老人精,谁能是没有头脑的?尽管看出李润杰是挑拨离间,可这话说得有道理啊,在城主眼中,他们真是无所谓。

    他们看向城主,眼神都已经发生了变化,尽管现在还没有明说,说不定未来一段时间,就会有大批出走的现象。

    不仅是他们,甚至几个出窍期修士也是目光闪烁,他们确实是城主的心腹,可再怎么值得信任,地位也一样不如儿子啊,如果下次少城主再次遇险,城主会不会牺牲他们?以他们对城主的了解,这种可能还真是存在的,那么自己等人还有必要为这样的人卖命吗?

    更何况现在城主得罪了**剑宗,未来万秋华的师傅来讨还公道,恐怕那个时候城主府就会面临另外一次危机。

    到时候城主会不会把他们派上去当炮灰?尽管几个人都没有表态,心中却不由多想一些,李润杰几句话,再次成功挑动城主府众人的神经,一次次的心寒,让大家对城主产生了信任危机。

    城主看在眼中,急在心里,一边骂娘,一边毫不犹豫的把早就准备好的攻击袭向李润杰。

    李润杰早就防备着城主,哼了一声道:“城主果然恼羞成怒了吗?那就同归于尽吧!”说着话,他的身前出现一道光幕,就和之前挡住众人攻击的情况一样,接着手腕一番,城主府周围遍地立即升起数团烈焰,一起喷涌冲向城主。

    城主的掌力是合体期修士的一击,就算李润杰布置了地煞三十六地火炎阵,也无法承受,光幕只是抵挡了部分力量,就被打破了。

    这时李润杰的身上一阵亮光闪过,阵法抵消之后的部分掌力,再次被他的防御软甲抵消,剩下的力量也就相当于分神期修士的一掌,以李润杰分神期炼体修士的体质,硬扛着一掌也没有问题。

    李润杰吐出一口血,哈哈笑道:“合体期中期修士也不过如此,既然你不能杀了我,就看我怎么毁了你的城主府吧!”

    说着话各种火龙喷涌,不断的攻向城主,而且还有火龙把少城主围起来,似乎随时都能把他干掉,到是那些分神期和元婴期周围没有火龙,大家明白这是李润杰不想要了这些炮灰的命,这也更让那些人觉得李润杰更好,城主实在是让人寒心。

    出窍期修士不管愿意不愿意,他们都是城主府的管事,而且是城主的心腹,他们都主动出手,打算帮助城主对付李润杰,只不过李润杰既然启动阵法,在阵法中除了合体期修士,都是不够看的。

    城主也没想到李润杰真正发动会有如此威力,他看出城主府中已经被李润杰布置了阵法,让他惊异的是李润杰的实力。

    他之前出手一掌尽管不是全力,但是对于合体期以下修士而言,也是难以抵挡,李润杰硬是通过两次光幕,就把掌力扛下来了,他不知道那两道光幕代表什么,但是他知道自己想杀李润杰,不太容易。

    他看着四处着火,而且已经被火龙包裹起来的少城主,心中滴血,城主府这可是自己的家,不说自己花费了多少灵石建立,就是他的象征意义,已经难以形容,如果真是被李润杰的火龙焚烧干净,自己在天北城的名声也算是扫地了。

    心中想着,只好道:“李宗师,你就算烧了我的城主府,杀了我的儿子,也难道一死,不如我们各退一步,你放了我的人,我放你离开城主府,你看如何?”

    他这次没有犯傻,不是就说自己的儿子,只不过被李润杰提起过,他再这么说,只能让人感觉十分虚伪,谁也不会因此感激他。

    李润杰闻言哈哈大笑道:“城主,你这么说还真是让人很佩服你的算盘,这还叫各退一步,我放了你的人,还要放了你的城主府,然后只是换来一个逃命的机会,我还赚了呗?”不等城主开口,李润杰已经大喝道:“我偏不,到想看看城主你如何杀了我。”

    他自从进入天北城,一直都被人牵着鼻子走,先是在客栈被人偷袭暗杀,差点丢了性命,然后进入城主府,又被少城主阴谋对方,看在城主面子上,他忍了一把,然后帮助城主府去对付天北剑派,可以说天北山战役,他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不是他破阵布阵,天北剑派可能被灭吗?就是这么大的功劳,回来还要被少城主捅刀子。

    但凡城主懂点事,他就会主动处罚自己的儿子,而不是先求情,见求情失败,又以退为进的让李润杰处罚少城主,这老家伙算计不错,可惜太不把李润杰当回事了。

    李润杰没有在这次战斗中占据上风,甚至随时有着生命危险,只要城主什么都不顾,他可能还真是死路一条,可他就是不打算妥协了,这么久的怨气一旦爆发,他也不管什么后果了,如果今天不闹个痛快,自己的念头都不会通达了,未来修为可能都没有办法进步了。

    随着数道火龙再次升起,城主府已经千疮百孔,看起来随时都可能被李润杰毁于一旦,而少城主周围的火龙一直包围他,只要李润杰一声令下,他们就可以把少城主烧得骨头都不升,甚至他的元神如果想要出窍,结果也是被灭掉,地煞三十二地火炎阵和天罡七十二御天雷阵一般,就算对于修士元神,也有着很高的克制效果。

    城主见李润杰有些疯狂的样子,深吸一口气,强压着心中怒火对李润杰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真要和我们同归于尽?”

    “我不想要怎么做,我就是想出气,既然城主你不仁也不要怪我不义,这样吧,我给你个选择,少城主和城主府,你选一个。”李润杰看到城主没有出全力对付自己,心中一动道。

    “你……你不要太过分。”城主闻言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不过说出的话,还是没什么力道。

    李润杰心中更亮,这老小子肯定是伤势颇重,之前根本没有恢复,只是装样子,之前一掌没有杀了自己,怕牵动伤势,不敢对自己太过分,这还真是出气的好机会。

    想到这里,李润杰一边控制阵法,一边用神识覆盖整个城主府,只要轩辕鹰进入自己的神识,他就能发现,他这边暂时控制局面,他就是不放心轩辕鹰,他如果回来的话,自己要尽快带他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