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混乱的战团-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混乱的战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润杰的手印变化,阵法之中也跟着升起变化,之前天北山被一层光幕笼罩,天北剑派的众人就被困在其中,阵法内外的人都看得通透。

    但是很快,阵法就发生了变化,光幕很快就变成了纯白色,阵法内外不再通透,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里面的人也看不到外面,这个阵法忽然变得神秘起来。

    其实不仅如此,如果阵法外面的人进去,就会发现阵法之中,彼此之中也被分隔开来,比如王定国的战团原本与入凡道长的战团不远,甚至他们还有合作联手的机会,可就是因为阵法的改变,他们就再也看不到对方的情况,最多就能看到自己的对手。

    钱有缘比较特别,他是因为在阵法的特殊地方,他可以看到天北剑派主殿那边,这是李润杰特意给他留下的视线落点,这可以方便他继续攻击。

    其他三个出窍期的战团,也都各自改变,一时间原本团结一致的天北剑派,变成了各自为战,对手还是原来的对手,就是再也看不到同门所在,之前那个剑阵可能因为真气凝结,虽然李润杰想用阵法分开,却没有成功,李润杰也不再白费力气。

    他的阵法水平确实很高,而且可以分个数个区域,可他的真气毕竟有限,只要让他们无法帮助别人就够了,低级修士根本不是重点。

    李润杰的手印不断切换,除了他能知道阵法之中的情况,外人的视野中都是一片茫然,他们弄不清楚阵法之中发生了什么,只能看着李润杰,这可是他们现在的领袖。

    “李宗师,这是?”出窍期修士的任务是保护李润杰,可他们都是城主的心腹,对于这场战斗的输赢很看重,这么奇怪的现象,他们不得不开口问道。

    “这是我阵法的一种变化,我用幻阵的手法把他们隔开,他们现在变成了各种独立的小区域,天北剑派的人不是擅长联手吗?我让他们没机会,到时候胜利输赢,还要看各自的修为,我们这边出动的都是高手,结果无疑有利于我们。”李润杰笑了笑,解释道,只是手上不断变换手印,他要总揽全局。

    两个出窍期闻言若有所思,他们不能完全明白李润杰的意思,但是不妨碍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思考,反正李润杰级是用阵法在把他们分化攻击。

    他们到是很同意李润杰的说法,这次他们派出去的修士,修为最弱的是王定国,好歹人家是一家之主,从前几天破解李润杰阵法的时候,大家都看得出来,他虽然是出窍期初期修士,但是本身实力不弱于出窍期中期,其他人更都是出窍期中期以上。

    尽管天北剑派出窍期修士稍微多一些,但是总体实力不会比他们强,他们现在只看最终结果。

    李润杰见他们没话说,也不再多解释,而是用神识观察阵中情况,被人看不到,他可以看到一切,阵法中有几个战团让他很关注,王定国,入凡道长都在其中。

    王定国的总体战斗力不弱于出窍期中期修士,可他如今与一个出窍期初期长老居然势均力敌,这能说那个长老意外厉害吗?

    这显然不是,而是这个家伙狡猾,他找到一个对手就拖延时间,反正他只要拖住一个人,其他人自然有人去对付了,他这是变相偷懒,他是出窍期修士,谁又能说他什么?

    入凡道长不是故意隐藏实力,人家天北剑派最厉害的长老,实力确实不弱于他,入凡道长想胜利也不容易,不过他也有问题,他同样没有出全力,能够拖住这个长老就行了,最后如果战斗胜利,他的功劳不小,毕竟他拖住的人是修为最高的长老,如果失败,同样不能怪他。

    李润杰本来对这两人就没有什么好感,如今这种情况,他还能让两人好过,真以为在我面前可以偷奸耍滑呢?

    暗中哼了一声,李润杰手中的印诀一变,原本与入凡道长战斗的对手,一剑劈出去,结果没有命中入凡道长,而是莫名其妙的飞入了王定国与出窍期初期长老的战团。

    王定国是一个堪比出窍期中期的出窍期初期修士,实力不可违不高,但是面对出窍期后期修士,他还是差太多了,而且还是如此猝不及防的一剑,尽管他已经十分努力的躲闪,还是被一剑在他的前胸破开一道尺长的口子,顿时血流如注。

    他整个人都懵逼了,这是怎么回事,可惜没等他想明白,对方长老见他受伤,立即开始对他疯狂攻击。

    他不知道自己的实力要弱于王定国,只是想着在这一刻,他要利用最好的时机比王定国干掉,他也不知道是谁帮了他,这不重要,反正对手重伤了。

    其实按照出窍期修士而言,皮外伤不会影响实力发挥,可惜现在王定国对手毕竟是出窍期初期修士,他也不敢太过大意,这时想隐藏实力已经无法做到,不管这是为什么出现一剑伤了自己,他都要用压箱底手段了,各种符箓法宝都用出来了。

    李润杰阵法错位,让王定国身受重伤,就没有继续捣乱,毕竟王定国现在还是个战力,让他这么快就挂了,那就真是玩大了,他得转换思路。

    入凡道长是众修士里修为最高的,谁的攻击,他都能抵挡,可惜现在天北剑派那边还真是有能够伤害他的攻击,那就是众多修士联合的攻击,他们虽然最高修为也只有分神期,架不住人家人多啊!

    李润杰利用阵法错位,几次让他们的攻击冲入入凡道长的战团,原本还想隐藏实力勉强拖住天北剑派长老的入凡道长,也不得不认真起来,甚至还挂了彩,尽管不至于因此失去战斗能力,却已经狼狈了许多,他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也大概猜测是阵法的问题。

    他没有想到是李润杰捣鬼,他认为这是因为阵法中大家都比较混乱,彼此的攻击错位了,之前天北剑派长老的飞剑,不是也攻击到其他地方去了吗?

    李润杰让偷懒的王定国和入凡道长吃尽了苦头,同时也没有耽误战斗,他用阵法帮助城主府三个出窍期修士,在他们的身边不断的转换阵法位置,让他们能够更快的攻击到天北剑派的出窍期修士,但是天北剑派的修士攻击却都落空。

    本来他们的修为就要稍高与天北剑派众人,现在有阵法帮助,即便天北剑派人数众多,也快要招架不住了。

    李润杰对王定国和入凡道长早有想法,自然不会让他们好过,三个城主府出窍期修士,他也不会放过,不是要弄死他们,而是要让他们受到一点伤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他们毫发无伤,结果王定国和入凡道长死了,傻子也知道其中有问题。

    这明明是城主的意思,李润杰就要站出来背这个黑锅,他可没那么傻,至少他要把这次的战斗结果弄得真实一点。

    各种混战在李润杰的操控之下越来越激烈,天上的雷劫也是不断落下,只不过因为混战,谁也不能确定雷电都落在了天北剑派众人身上,甚至钱有缘也被雷电劈中刺激,偏偏他在的位置属于夹缝中,想躲避都做不到,只能硬抗。

    钱有缘比较聪明,从李润杰对自己的安排,他就猜测李润杰可能不会想让他死,但是用雷电攻击他,除非是他失误,要不然就是意有所指。

    这雷电对出窍期修士而言不致命,那么这就是在敲打他啊,钱有缘心中明白,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之前他已经表态,既然李润杰只是敲打他,他肯定不会让李润杰失望。

    因为有李润杰的帮助,天北剑派那边虽然高手不好,最终还是无法支撑太久,不过最先出问题的人到是出乎李润杰意料。

    王定国被天北剑派的出窍后期修士砍伤,引发天北剑派的出窍初期长老疯狂攻击,偏偏他的身价雄厚,各种灵符层出不穷,不仅没有趁热干掉他,反而被王定国各种手段一阵乱轰,硬是被他给磨死了,甚至元神出窍的机会都没有。

    这让李润杰看得都是咋舌不已,这个王定国果然隐藏了不少实力,真实战斗力估计都不在王秉诚之下了,外表鲁莽之下,果然有一颗阴险的心,幸好自己把他的真本事逼出来了。

    王定国喘了口气,看着面前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出窍期初期长老哼了一声道:“还想杀了我,白日做梦。”

    这话才说完,身后就是一道劲气破空之声,他想都没想就是赶紧躲过去,他已经受过一次伤,早就有所防备,他比较狡猾,他隐约觉察出这好像是阵法布置者的圈套,也就是李润杰要对付他,不然阵法中怎么可能随便出现问题。

    他打算等出去找他算账,当然前提是保命,他有足够的法宝和灵符,他相信自己能保住性命,可就在这一刻,他的面前忽然出现一道剑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