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偷取灵脉-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偷取灵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润杰移动灵脉的速度不快,但是也已经进行了大半,他一直关注着各方的反应,阵法消耗灵石确实很多,即便是一条上品灵脉,也肯定不能坚持太久时间。

    当然以李润杰的计算,这一条上品灵脉,支持个三五年应该还没什么问题,也就是说如果这次不是李润杰出手,天北剑派就算什么都不做,硬抗城主府三五年也没有什么问题,他现在都有些庆幸自己过来了,不然双方僵持这么久,自己这次的青年修士大比,还真赶不上了。

    他移动灵脉没有引起各方的注意,只是进行到尾声事,支持大阵的灵石显然不够,阵法的防护光罩越来越淡,这样就算是最普通的修士都会发现有问题,李润杰自然也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惊动天北剑派。

    看了看剩下的灵脉,也就剩下十米左右,事态紧急,他也顾不上那么多,干脆直接拿出一个特制的法宝铲子,他要亲自动手帮忙了。

    用针法移动灵脉的方法固然省力,速度却稍微慢了一些,李润杰知道自己的行动被人发现,已经没有太多时间给他耽误,幸好他早就有所准备,他知道自己肯定需要灵脉来修炼,所以平时没事,就炼制了一个中品灵器级别的铲子。

    李润杰就算只有元婴修为,可他是个分神期的炼体修士,这种体力活,对他来说简直太容易了,几铲子下去,山石飞溅,很快剩余的灵脉就已经露出地面。

    这时天北剑派的众人已经开始搜寻整座山林,这次不同于上次只有孙长老,这次是数名出窍期修士一起动手。

    李润杰没去用神识探查,他知道一旦自己这么做了,肯定会暴露行迹,他只是一门心思挖出最后的一部分灵脉,一整条灵脉与残破的灵脉完全不同,别看只是缺少几米,整体灵脉的灵气都会被破坏掉,上次他得到的是半条极品灵脉,他就可惜了好久。

    现在一整条灵脉在眼前,他一定要全部弄走,最多就是拿到之后亡命逃窜,他早就算好了时间,富贵险中求,自己不能惧怕。

    事实证明李润杰的计算完全正确,这大概也是与他精于阵法计算有计算,当他将最后一部分灵脉收起,甚至阵旗都没有来得及收起时,一道出窍期的神识威压已经袭来,他显然发现了这边的异常,不过因为距离还远,他没有真正看到李润杰。

    尽管只是神识威压,不管是那一片的修士还是魔兽,只要低于出窍的,一律不会好过,这也是他发现异常之后,最直接的反应。

    这个出手之人,正是之前捉拿李润杰的人,他对这片有着怨念,在其他人搜寻其他地方时,他就直接来了这边,与上次不同,他的神识扫过这边,总觉得这边好像发生了什么变化,这才用神识威压袭击了一下。

    李润杰心道一声来得可真及时,可惜你还是来晚了一步。

    按照道理说,他应该什么都不做,赶紧离开,可在出窍期神识威压之下,哪有那么容易脱身,不得不说他很有胆大包天的潜质,在孙长老以为自己这一下神识威压会让躲藏之人行动受阻的时候,出现了意外。

    孙长老是天北剑派的一个新晋长老,修为只有出窍期初期,所以经常会做一些跑腿之类的工作,与追杀出窍期修士的韩长老和张长老相比,资历要弱了一些,这才被安排寻找李润杰,毕竟谁都看出李润杰修为要弱一些,结果还失败了,这次他想立功,迫不及待的出手了。

    结果就在这时,一道犹如尖针一般尖锐的意识就那么破开了他的神识威压,一下扎入了他的识海之中。

    就算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出窍期,可识海依然是非常脆弱,蓦然被人袭击,他忍不住大叫一声,差点从天上落下来,尽管他最终稳住了身形,短时间内也无法使用神识。

    如果不是他的修为高神,这一下肯定会给他带来很严重的伤势,即便如此,他也有点发懵,这是什么鬼,自己居然被人用神识攻击了?

    神识攻击可不是谁都会使用的,就算是在一些大宗门中,能使用神识攻击,也都是当作秘技来使用,这也算是一种秘传,甚至失传的手段,他显然不会,甚至没遇到过。

    李润杰出人意料的使用神识攻击,割断了出窍期修士的神识威压,然后随手一挥,收起了自己的布置的阵法,身形一闪,再次消失,从头到尾,他隐藏身形的法宝,就没有停止过,他可不想自己被人抓到,那到时候可就真的生不如死了,天北剑派的人对自己恨之入骨不用多说。

    孙长老意外被神识攻击,等他缓过劲来,之前异常的地方已经没有了,显然那个动手之人早就离开,这让他气得差点跳起来。

    李润杰的神识攻击强度并不是让人无法承受,可见他的修为要远低于自己,但是偏偏在最关键时刻使用,让自己失去了追踪他的能力,现在神识扫过,再也无法寻找异常。

    就在他还要准备继续搜寻时,天北剑派的掌门已经下令,所有搜寻的人,立即回到宗门,要与城主府正式开战了。

    没错,就是正式开战,在李润杰把整条灵脉收起来之后,八级阵法自然不攻自破,没有了灵力注入,别说是八级阵法了,就算是一级阵法,都没有办法启动。

    其实李润杰如果不是阵法水平不够,他很想破解了这个八级阵法,把布置八级阵法的阵旗收走,即便自己现在不能用,未来肯定也能用上。

    现在他破阵最多就是找到阵法漏洞破解阵法,或者像现在这样破釜沉舟,直接把灵脉抽走,这种方法也不是随便能用,必须是他提前了解过这里的一切,而且还要在阵外,他当初在真王殿和海地洞府,因为身在阵中,根本无法使用这个方法。

    八级阵法如今已经被他破开,他也不贪图那些八级阵法的布置阵旗,他也没有本事找到,就当是与自己无缘吧。

    天北剑派赖为依仗的阵法被破,自然要直面城主府的众人,这个时候天北剑派中众人心中的郁闷就别提了,当初花大代价请人来布置的八级阵法,原以为可以与城主府长期较量,哪想到只是坚持了一天,他们现在都知道城主府请来了高人。

    既然已经不能不动手,那个破阵之人就不重要了,更何况他们也无法找到,天北剑派的众人就这么集中回了宗门之中。

    “天北剑派的齐掌门,多日不见,一向安好啊!”别看是来平定叛乱,城主开口却好像来见老朋友一般,他现在看着天北山没了阵法,心中的得意实在是无法形容,自己果然没看错李润杰。

    原本还对李润杰有些质疑的三个当家,这时也说不出话,李润杰说一天时间破解八级阵法,结果还没有用一天时间就完成了,而且还是在对方的眼皮底下,李润杰就是有那么神奇,从头到尾都没有露出半点身形,一切事情就完成了。

    他们想到之前还要看不起李润杰,还要与李润杰对抗一番,现在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其实挺幼稚的,如果有这么一个人在暗中算计他们,他们就算死了都可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其实李润杰根本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可怕,在城主府说话的时候,李润杰也听到了,可是却满面苦涩。

    他忘了一件事,他之前下来破阵,天北剑派的人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没有谁对自己下手,只是后来才派人出来,但是现在不同了,如果自己冒头,傻子也知道阵法是自己破解的,天北剑派的人能放过自己才怪呢?

    自己所在的位置是天北山,距离天北剑派更近,即便城主府的人想要帮助自己,都未必能够得着,而且以他估计,真正想救自己的人,也只有城主,他还要利用自己呢,其他三家,不太好说。

    他想着的时候,那边天北剑派齐掌门已经开口道:“城主大驾光临,我们天北剑派真是蓬荜生辉。”

    他说着话,也出现在天北剑派的空中,尽管说话客气,却没有一点邀请城主去天北剑派作客的意思,大家只是说话比较要面子,实际上估计都恨不得对方去死呢!

    “齐掌门真是客气,现在你我同为合体期中期修士,可以说是地位相等,什么城主不城主的,都是虚名而已。”城主笑里藏刀的道。

    众人都明白他这是嘲讽天北剑派齐掌门,偏偏他却仿佛没有听懂一般笑道:“修为相当,并不能决定各自的地位,你依然是天北城主。”顿了下道:“不仅是城主前来,王家主,钱掌门和入凡庄主也都来了啊!”

    到了这时,大家都知道彼此的心思,城主也不废话道:“我早就听说你的修为提升到合体中期,真是可喜可贺,正好我最近手痒,不如我们切磋一番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