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幕后主使者-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幕后主使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润杰也没想到自己的仇,这么快就有机会报了,他从来不是手软的人,不会因为对方受伤就放过他,这才是最好的痛打落水狗时机。

    如今他在自己的阵法中,已经注定了下场,除非他也是下品阵法宗师,不然就别想离开自己的阵法,事实证明他不是下品阵法宗师,目前所有的一切,都只能是李润杰说了算。

    “李先生,之前的事情,确实是我们做错了,我像你道歉,只要你把我送回家,我肯定会给你足够的补偿。”王家长老想了半晌,也想不出如何破开阵法,他现在的状态不太好,就算用蛮力破阵,他也没有足够把握,而且就算破开了,也会伤势更重。

    相对来说,他如果能够说服李润杰,就不用花费那么多力气了,他认为既然李润杰能够投靠城主府,说不定自己就能够把他拉拢过来。

    至于说什么仇恨,在修真界这种地方,还叫问题吗?哪个修真者没有几个仇人,但是有多少人因为利益化解了仇恨,他想着自己和李润杰之间也不算什么太大的仇恨,最多就是为了各自的利益冲突而已,只要能满足李润杰的条件,就应该有缓和的机会。

    他在暗中猜测,李润杰之所以困住自己不动手,除了本身实力没把握,估计就是想要谈点条件什么的吧。

    他的想法如果让任何一个在修真界生活超过两百年的人来说,都不算错,其实就算李润杰自己,也不会认为他的想法有什么不对,在修真界修炼的修士,就是如此现实,只要有利,什么仇人都有可能成为朋友。

    可惜这事放在李润杰身上,就有些不合适了,凡是熟悉的人都知道,他这厮简直睚眦必报,别说是杀身之仇,就算是让他吃亏,他都会想办法报复回来,他之所以能和轩辕鹰相处不错,也是因为轩辕鹰的坚持,没有因为时间和双方实力差距而妥协。

    现在也是如此,别说李润杰看不上王家的补偿,即便王家真的能拿出补偿,他也不稀罕,就算拿出神器,咳咳,王家也不可能有神器。

    李润杰暗暗撇嘴甩开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才笑着道:“王长老,我对于什么补偿之类的,其实没有多大的兴趣,我更有兴趣的的是你们的计划,你们的人来刺杀我,就是王家自己的意思吗?”

    王家长老心头一凛,警惕道:“你想知道什么?”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不是城主府的探子,我只是想知道当时对付我的人都有谁,我这个人比较记仇,我会一一拜访他们讨还公道。”李润杰笑眯眯的对王家长老道,看似人畜无害。

    王家长老闻言,心中警惕稍松,暗中却是十分不屑,你之所以能有机会让我对你认怂,那是因为你恰逢其会,赶上我受伤,其他家你凭什么?

    他不是看不起李润杰,这个家伙的实力顶天也不过是分神期,除了子之外,其他几家,哪个没有出窍期修士,你如果真的上门讨还公道,那就真是去送死了。

    对于李润杰这样的大言不惭,他不仅没有任何不悦,反而暗暗高兴,很痛快的道:“除了我们王家,还有柳絮飘叶门,还有诛仙山庄。”

    李润杰闻言眉毛一挑道:“王家长老,我可是很有诚意的在和你谈判,你如果这么没诚意,我们就不要谈了,咱们看看各自的本事就好了。”

    柳絮飘叶门和诛仙山庄,他自然都听说过,这两个宗门正好是投奔了城主府的那两个六级势力,如果他们参与其中,岂不是说他们三人都不是真心投奔了城主府?这可真是惊人,而且也会把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原本以为**剑宗支持城主府,吸引了三个六级势力支持,结果都是假投靠,目的是摆脱嫌疑。

    李润杰尽管在说王家长老没诚意,心中却觉得这个可能还真是存在,城主府和天北剑派动手,如果两败俱伤,最合适的就是五个六级势力,所以他们都具备挑拨离间的可能。

    但是因为当时动手的时候太明目张胆,事情肯定会败露,城主府的人知道这件事,会怀疑天北剑派,同样也会怀疑六级势力。

    他们如果先一步投靠了城主府,就算是灯下黑的道理,他们也想不到会是他们三家,相比那两个依然保持中立的六级势力,这三家的嫌疑可就小多了,而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因为有了这层掩饰,他们动手的可能也就更大了。

    李润杰都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疼了,这些家族宗门之间的争斗,还真是什么招都要想啊,如果不是王家长老如此说,他还未必能想到这点。

    “你如果不相信我,何必询问,如果相信我,就不要说什么我没诚意。”王家长老看着李润杰,没所谓的耸耸肩道:“反正我话是说了,当时三家都有行动,只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带头出手的人,是老夫而已。”

    “为什么是你?”李润杰没有继续表示怀疑,而是略带好奇问道。

    “这个事情嘛,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就是有些丢人,我们王家与另外两家不同,他们都是宗门,总体实力要强于我们,他们每家的宗门都是出窍期修士,而我们王家的出窍期修士只有老夫,我们王家家主是新继任的,还没有达到出窍期。

    这次行动至少有个出窍期修士动手,作为一个唯一地位不是宗门宗主或者家主的人,出手之人自然是我了。”说到最后,王家长老显然也有些无奈,这话的可信度比较高。

    李润杰听他的话,顿时明白了,其实这也是比较无奈的,人家两家的出窍期修士,都是宗主或者庄主,自然不愿意做这事。

    不知不觉间,李润杰已经相信当时动手是三家计划,又和王家长老说了两句,确定无误之后,这才开口笑着道:“多谢王家长老为我解答疑问,好了,该说的都说了,也该上路了。”

    “上路?回天北城?”王家长老一愣,没想到人家把自己一顿询问,然后就准备回去了,早知道你直接问我啊,也不是什么无法说的事情,哪来这么费劲,他认为李润杰是被自己的补偿说法打动,甚至打算去其他几家求取赔偿。

    暗中王家长老有些撇嘴,之前看你谨慎如此,把我困在阵中,还以为是个聪明人,没想到有利可图之后,也变笨了,只怕你有心拿补偿,却没命去使用。

    这时李润杰却摇头道:“回什么天北城,要回也是我回去,我说的上路是你该上路。”

    这话王家长老怎么可能听不懂,闻言没有发怒,反而是愣了一下之后笑起来道:“姓李的,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先考虑一下自己的能力,你想送我上路?凭什么,就凭着破阵?你不要以为我受伤,就真的拿你没办法。”

    他确实在心中没有太过担心,能够说服李润杰自然最好,如果说不好,自己就用蛮力破解,最多就是伤势加重,反正只要死不了,自己总是有办法把伤势恢复的。

    他因为身受重伤,实力受损,对阵法的等级判断出现了一些错误,也因为他的潜意识中,不相信李润杰是个下品阵法宗师,天北城中还没有这样的狠人,而且也是因为李润杰之前阻拦自己追杀的时候,使用的六级阵法,不然他当时怎么不用七级阵法?

    他这么想不是没根据,可惜他对阵法的了解不够,如果七级阵法能够随手布置,李润杰的等级得是什么层次?就算之前布置的七级阵法,他也是准备很久,才很快布置完成,根本不是仓促之间的行为。

    “破阵法?”李润杰听他这么说,差点笑出来,这个王家长老还真是自信,也没有多说,只是道:“你破了这个破阵法试试先。”

    王家长老哼了一声道:“你很以为老夫没办法,哼。”

    他当然不认为李润杰会自己撤了这个阵法,既然已经到了这份上,他就要先破了阵法,然后在把这小子宰了,至于伤势加重,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他想罢就开始使用蛮力破阵。

    飞行梭的空间只有那么大,李润杰使用了十二柄阵旗布置阵法,空间自然也不是很大,但是困住一个人已经足够。

    王家长老已经疗伤一个时辰,比之前重伤状态好了不少,现在使出出窍期的实力破解阵法,也还是可以做到,而且看他使用的力道很大,甚至阵法都有些晃动了。

    可惜就在他不远处站着的李润杰,甚至都没有受到他的力量影响,就那么老神在在的站着,更不用说阵法之外的飞行梭,根本没受影响。

    李润杰之前还有些担心飞行梭会承受不住,但是看他出手数招之后,就已经戏中有底,冷笑一声道:“原来出窍期修士就是如此啊,你偷袭的时候力气不小,来真的就弱了,真让人看不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