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冤家路窄-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冤家路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两人上了飞行梭之后,立即离开天北剑派,李润杰为不被天北剑派的人怀疑,载着受伤之人一路向着天北城相反的方向而去。

    “小兄弟,多谢你这次的援手之恩,等回头你把我送去王家,我肯定会给你重谢的。”王家长老看李润杰进入飞行器之后,就一直专心控制着飞行器,心下稍安。

    他毕竟身受重伤,即便是被人所救,也不是没有半分防备,这样的话,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

    李润杰闻言嗯了一声道:“你如果觉得伤势不太妙,就在这里疗伤吧,我打算去绕一圈,然后再回天北城,这样天北剑派的人就不会找到我们了。”

    “嗯,你想得周到,天北剑派中高手众多,如果这次不是他们的掌门不在,我也不敢来这里。”王家长老点点头,叹息道:“就算他们掌门不在,居然还有三个出窍期修士,这次真是大意了。”说完还是懊恼不已,显然自己低估了天北剑派目前的情况。

    李润杰知道他和自己说这些,不是说什么秘密,是真的郁闷,所以才发泄两句。

    但是他心里清楚,这次之所以能够如此安全,原来是因为天北剑派的掌门不在,不然说不定会有危险,毕竟有王家长老夜探的话,说不定天北剑派的合体期修士就要用神识扫视了,现在没有天北剑派合体期修士出手,他们才能顺利逃脱。

    王家长老说了几句发泄之后,显然不太能承受伤痛,而且目前来看,李润杰还是挺靠得住,也就开始疗伤。

    李润杰没有回头,但是以他对修士的了解,知道王家长老已经开始修炼,不过从他修炼的情况推测,他对自己也不是完全放心,没有使用全力修炼,还是保持了几分警惕,这个人还真是挺小心的。

    其实换做一般人,在这个时候,肯定不会怀疑李润杰,如果他真要对自己如何,干脆不管就好了,何必还把他带在身边。

    王家长老显然比一般人更狡猾,就算再怎么合理的想法,他都要保持几分不同意见,他可是清楚知道李润杰今天也在夜探天北剑派,就算他的修为不高,可他的身份却耐人寻味了,即便能救自己,也未必就不是敌人。

    李润杰自然不是活雷锋,明知道一个人处处防备自己,还要施以援手,甚至以他对这个人的推测,他说什么到了王家会有重谢,大概都是忽悠人。

    他是王家的人,这点应该不会有疑问,不然他也不会让自己送他去王家,可如果到了王家,他有很多办法让自己闭嘴。

    修真界恩将仇报,以怨报德的事情实在太常见了,为了不让自己说出他曾经夜探天北剑派的事情,自己被灭口的几率都是很大的,李润杰如果十分单纯,可能结果就是被灭口而不自知。

    王家长老已经十分谨慎,而且头脑也很好用,可惜他遇到了李润杰,他完全想不到李润杰要做什么。

    李润杰没有着急做什么,飞行梭的速度不快,一个时辰之后,才飞出千里,而这一个时辰已经足够让王家长老恢复了不少伤势,而且因为这么长时间李润杰没有什么动静,他仅剩的那点戒心也去掉了。

    他不相信李润杰能猜到自己心中所想,没有道理故意让自己安心,所以他现在可以放心大胆的修炼。

    李润杰从对方的气息,已经大概猜到了他的想法,暗中冷笑一声,早就准备好的七级阵旗同时飞出,分成十二个方位,直接笼罩了王家长老,这下就算王家长老反应过来,也根本无法反抗了。

    他的动作太快,直接用极品灵石催动阵法,十二柄阵旗都是七级的,足以压制一个厉害的出窍期,更何况还是受重伤的修士。

    “你这是什么意思?”十二柄阵旗布置的阵法完成,王家长老也从修炼中惊醒,他感觉不到任何灵气补充,可见这个阵法有着隔绝灵气的效果,他心中暗暗后悔,李润杰怎么就放松了对李润杰的警惕。

    同时他也震惊不已,他就算是受了重伤,可好歹也是出窍期修士,一般阵法肯定困不住自己,这阵法等级,至少应该是六级的吧?

    想不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是个六级阵法大师,这还真是好运气,随便就能遇到阵法大师,不过他为什么要对付自己,难道他想到了自己可能做的事情?

    李润杰不慌不忙,既然阵法布下,自己的安全就有了报障,这次可是真真正正的七级阵法,这样的阵法还不是出窍期修士能破的。

    就算这里是飞船中,地方太小,可能发挥不到完全效果,即便如此,他一个出窍期中期修士,而且是受伤的,也无法突破,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准备,就是为了布下阵法。

    李润杰看着眼中带着震惊,却又强自镇定的王家长老,心中冷笑,你现在怎么不像之前那么冷静了?

    之前几次王家长老假装重伤垂死,其实就是考验李润杰,如果他以为王家长老快不行了,对他做点什么,最终死的人肯定就是自己,就算人家受了重伤,也是出窍期修士,自己这个元婴初期修士,真不够人家打的。

    修真者与武者不同,除非是丹田或者识海受到重创,肉身的伤势一般不会要人性命,

    王家长老几次试探,足见他是个小心谨慎,奸诈狡猾之人,可惜他遇到的人比他更狡猾,更重要的是李润杰早就已经心有成见,做好了对付王家长老的准备。

    李润杰想要对付他,不是因为他几次试探和不信任,也不是因为他最终可能杀人灭口,完全是私人恩怨。

    他之前见到王家长老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能遇到他,后来看到他受伤,以及以后的一系列行为,其实都是为了报复他做准备而已。

    “小兄弟,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王家长老心中安静,但是已经表面冷静下来,看着李润杰沉声问道。

    “什么意思?就是你看到的意思喽!”李润杰耸耸肩,先飞行梭降落到地面,就算自己已经布置好了阵法,万一因为飞行梭承受不住压力出现什么问题,那还真是措手不及,落在地面就比较安心了。

    “你为什么要把我用阵法困住,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们王家肯定会满足你的一切要求。”王家长老皱眉,他看不懂李润杰。

    他能肯定李润杰是个十分狡猾的家伙,他很沉得住气,一直等着自己对他防备心几乎消失才动手,这时就算自己想要反抗,也已经来不及了,他就是想不明白,李润杰为什么会对自己动手。

    就算是想要杀人灭口,那动手的人也应该是自己啊,自己更需要他的救助,他想杀人灭口的可能性太低了。

    “王家长老,我对你其实没什么要求,我这么做,不过是因为我们的私人恩怨而已。”李润杰一笑,边说着话,边把自己的面具改变了一副面貌,同时把自己的修为降到筑基期,然后笑着道:“王长老,你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了吗?”

    王家长老看到李润杰现在的样子,顿时恍然,同时也是暗暗叫苦道:“居然是你,想不到啊想不到。”

    “确实是想不到,我一直都认为这世界是天道因果存在的,果然是冤家路窄。”李润杰闻言笑了笑道:“前几天你偷袭我,差点把我置于死地的时候,可曾想到你会落入如此田地?”

    “想不到风水轮流转,我居然成了你的阶下囚。”王家长老苦笑,不过心中的念头却转个不停,他要想办法突破阵法,不能坐以待毙。

    从他不停转动的眼珠,李润杰就已经猜到了他的心思,不过根本不着急,如果他只是想主意就能破了七级阵法,自己这个下品阵法宗师就太不值钱了,就让他去折腾吧。

    “王家长老,前几天你们的人来刺杀我,接着在路上还拦截我,一定要把我们置于死地,恐怕是想嫁祸给天北剑派,让城主府与他们打得更狠一些吧。”李润杰看着王家长老,笑着询问道,但是心里基本上肯定是这么回事了。

    这件事确实很巧,在他看到王家长老的时候,就已经认出他就是当天阻拦自己带着冯月琦和轩辕鹰逃跑的出窍期修士,他还打了李润杰一掌,差点让他丢了性命。

    从开始他就认出对方,可他不知道李老板就是李润杰,还要请他帮忙,李润杰当即答应。

    出窍期修士就算重伤,也不是一个李润杰能够对方,别说他有什么炼体修为,境界差距两个大境界,不是说来好听的,当时他能逃跑,完全是因为对方高估了他的实力,而且因为城主府近在咫尺。

    如今两人都在野外,李润杰如果暴露身份,肯定死得很舒展,他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救了他,当他放弃警惕心之后,这才出手,结果一下成功把他困在阵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