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事了拂衣去-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事了拂衣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润杰发动阵法的时候,鹰就知道自己走运了,自己这么久以来都没有成功刺杀姜凯,现在有了李润杰帮忙,希望就在眼前。

    阵法之中的李润杰没有动手杀人,谁的仇应该由谁来报,同样他也要看看鹰的决心,如果他犹豫不决,那这件事,李润杰就不能对鹰抱什么希望了,关系到他以后的安全,他要多方考验才可以。

    被他困在阵法中的人,不管是行人还是姜家的人,显然都不具备暴力破关的实力,李润杰也不担心出现意外,几步旋转就出现在阵外,在开启阵法之前,他已经知道鹰的准确位置,除了阵法径直来到鹰的面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通关玉佩。

    “你带着这个就不会被阵法影响了,冤有头债有主,你现在去杀了姜凯,回头我们离开这里,其他人就不要动了,抓紧时间。”李润杰也不废话,直接让鹰进去杀人。

    姜凯接过玉佩,面露难色道:“姜凯本身实力就不弱于我,而且法宝还更厉害,我想杀他不太容易的。”

    “没事,有我帮助你,阵法可不只是困住一个人而已,你放心好了。”李润杰早有准备,意味深长的道:“现在就看你是否有决心杀了他。”

    鹰闻言没有说什么,直接走进了阵法,似乎是为了表达自己杀人的决心,来到姜凯面前二话不说,挥剑攻击。

    李润杰也不着急帮忙,而是看鹰和姜凯战在一起,如今鹰已经改变了模样,姜凯根本不是认识他,一直在喊什么你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杀我之类的话,可惜鹰根本不搭理他。

    他的实力足以看清楚鹰与姜凯交手的激烈程度,之前他还担心鹰心中余情未了,如今见到他每一招都恨不得干掉姜凯,甚至有一些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手段,这就让他心中稍安,看起来鹰是真的痛恨姜凯,自己帮他这么一次,也肯定会让他感激终身。

    当然他也不怕鹰以后与自己翻脸,两人实力相当的情况下,李润杰有很多办法弄死鹰,他只是需要一个帮手,而不是需要什么心腹,没有必要想太多,了解他的人品就够了。

    姜凯有着法宝的优势,即便鹰已经使尽全力,想要赢了他也不容易,这点李润杰看出来了,确定鹰是真的痛恨姜凯,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李润杰立即开始帮忙,除了用阵法继续保持围困住周围的人,他总是错位让姜凯的攻击无法碰到鹰,而鹰却能更快的攻击到姜凯身上。

    他只是一个元婴后期的修士,如果不是李润杰想让鹰自己亲自报仇,他和鹰联手,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杀了他。

    现在用阵法配合,姜凯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在鹰一次与姜凯错身而过的攻击后,李润杰利用阵法,让鹰的攻击很快落在姜凯的身上,姜凯这个时候都被阵法弄得眼花缭乱了,想躲根本来不及,鹰的飞剑直接切掉了姜凯的脑袋。

    姜凯怎么说都是元婴后期修士,肉身死亡,元婴发出一声尖叫,就想逃走,鹰哪能容他离开,赶紧动手打算把他的元婴干掉。

    李润杰却先一步用阵法之力控制元婴,炙金剑飞出去一下把姜凯的元婴杀掉,他可没有忘了一件事,凡是高级宗门和家族的子弟,都有可能带着血咒印记。

    虽然就算鹰受到这种印记,自己也能给他驱逐,可这要暴露烈阳真火的存在,李润杰自然不想这样。

    他和鹰认识不过一天时间,虽然认为这个家伙人品应该还算不错,可说到底,知人知面不知心,自己已经显露了六级炼器大师身份,还显露了六级阵法大师的身份,这已经足够了,再让人知道自己有烈阳真火,暴露就太多了,这对他不利。

    鹰不知道李润杰的考虑,见他出手杀了姜凯的元婴,也没有多问,而是快速出阵对李润杰道:“剩下的人我肯定不是对手,你杀了吧。”

    “为什么要杀他们?我们只要杀了姜凯就是了,这么久的时间,姜家说不定马上来人了。”李润杰反问了鹰一句,他只是打算帮助鹰杀了首恶,其他人可没打算杀,那几个分神期修士,借助阵法,李润杰也不容易成功,如果出现意外,自己还得搭进去。

    鹰一怔,显然没想到李润杰不打算动手,不过转念一想,首恶已除,大仇得报,还真是没必要再浪费时间,点头道:“好,那我们赶紧离开吧。”

    “嗯,你先走,回到小院等我,我善后。”李润杰看鹰明白事理,不是那种麻烦的人,暗暗满意。

    鹰点点头,果然不是拖泥带水之人,身形闪动离开了这里。

    他也没有询问李润杰要善后什么,人家是阵法大师,估计想要对阵法做点什么吧,毕竟扔在这里好像挺奇怪的。

    李润杰确实打算把阵法收起来,他们动手很快,目前还没有惊动姜家,就算自己对六级阵旗没有那么重视,有机会收回,他也不用那么大方丢掉了吧。

    他用幻阵给阵法中的人,制造了一定幻想,然后双手快速的掐动印诀,几个呼吸之后,李润杰轻喝一声“收”

    所有阵旗就如同听到召唤一般,一起“嗖”的飞入了李润杰的手中,在阵中的人清醒之前,李润杰发动玉佩的隐匿功能,几个闪身就消失在屋舍之间,别说这些人还没有彻底清醒,即便清醒了,也没有人能够感受到李润杰的存在。

    他没有着急回到鹰的小院,而是找到一个隐蔽地点,快速的检查全身,然后再腋下找到一个小骷髅模样的标记,暗哼一声,就用烈阳真火去灼烧。

    小骷髅头遇到烈阳真火就好像遇到了克星,发出一声惨叫,顿时烟消云散,李润杰清晰看到消失的形象正是之前的姜凯,不用问也知道,这就是姜凯留下的印记,达到元婴期的修士,只有元婴被杀,才算是最终杀人,算起来,杀了姜凯的人,是李润杰。

    这点不管是李润杰还是鹰都明白,不过鹰不会怪李润杰出手,在他看来,自己把姜凯的脑袋砍掉,逼出他的元婴,已经算是报仇了,毕竟在李润杰和鹰面前,没有肉身的姜凯,基本上就等同于死人。

    做完这些,李润杰没有敢用神识扫视事发地点,他相信这么一会功夫,姜家肯定有人来了。

    想了一下,他赶紧离开了这块是非之地,反正用的是叶良辰的面孔,之前见过李润杰面孔的人,他也不担心,他之前不担心担心被人困在望海城,就是因为有面具存在,改头换面并不困难。

    姜家的人在姜凯死亡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毕竟代表他的魂晶碎了,他可是姜家的继承人,虽然不是唯一的子嗣,可他的死亡也是大事,家族的出窍期修士都已经行动,而且发令全城戒严,李润杰回到小院的过程中,见到不少巡逻的人,望海城的气氛十分紧张。

    李润杰就好像是一个旁观者一般,没有担心自己的安全,也没有过分好奇,就与普通行人一般小心谨慎,任谁也想不到李润杰和之前姜家少爷之死能有关系。

    没有任何意外的回到小院中,李润杰看到鹰在院子中等着自己,他见到自己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动手,显然十分紧张。

    “你不用太紧张,我们越是自然,越不会有人怀疑。”李润杰看鹰发现是自己之后放松不少,温和的道:“我们只是杀了一个姜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我们还是尽快离城才好。”

    鹰闻言苦笑,自己几次三番刺杀姜凯已经算得上是胆大包天,李润杰这个家伙起初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筑基修士,结果他不但实力强大,而且各种辅助技能也很逆天,现在见他的心态,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胆大,自己面对他,完全被碾压。

    他哪知道李润杰的经历,别说就是杀了一个大家族的弟子,他在金丹期,就是出窍期也杀了好几个,如果不是他的修为不够,他做这样的事情,都不需要小心翼翼的,直接挑衅都能做到。

    李润杰确实是没有太多的担心,没有人知道是自己和鹰杀了姜凯,只要自己和他表现得正常一点,不要自己心虚,就一切安全。

    他看鹰稍微冷静,然后就道:“之前姜家的三个元婴修士死在我们这里,这里也不是久留之地,我们这就离开,姜家或许不知道谁杀了他们,但是他们知道这三人是在这片区域失踪的,等他们把事情联系在一起,我们就算想走也不容易了。”

    “嗯,你说得有道理,我们先离开,我还有其他安全地方,然后我们着急会离开。”鹰点头就想带头走。

    李润杰摇头笑道:“不要去你所谓的安全地方,现在哪里都不如酒店安全,人员混杂,只要我们自己不暴露,谁也不会想到我们是杀人凶手的,跟着我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