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流月魔将的悔恨-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流月魔将的悔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润杰看着眼前的情况,暗叹一声,说到底自己不使用阵法还真是难以对抗强敌,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实力不够,这次如果出去,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把自己的实力提升,说别的都是没用的。

    “叶良辰,你太卑鄙了,有本事我们明刀明枪的交手,使用阵法算什么本事。”流月魔将三人陷入阵法中,顿时恼怒的道。

    李润杰撇撇嘴,毫不在意流月魔将的话,冷笑道:“阵法怎么就不算本事了?有本事你们出来啊?你们想算计我的时候,就没想过我是阵法大使的身份吗?”

    他之前用阵旗布置的是四级的困杀幻阵,以他的实力想要分别杀了三人,实在有些吃力,但是利用阵法就容易了许多。

    他本身的阵法水平,只要给他一点时间,布置一个四级阵法就很容易,虽然流月魔将三人已经及时想要阻止李润杰,可惜他们到底失败了,不是李润杰布置阵法的速度太快,而是因为他早有准备。

    因为他打算回来挖灵脉,离开的时候,他之前布置的四级困阵根本就没有撤销,只不过没有让它们启动,除了他之外,别人也看不出来,现在他们战斗的位置就是在山谷中,距离他的阵法没有多远,他只要用几枚阵旗把这个阵法联系起来,再稍微改动一下,原本的防御阵法就变成了困阵,不过为了杀人,他在其中还是加入了杀阵和幻阵的成分。

    流月魔将在阵法中,才砸出一锤子,眼前就出现一个李润杰,顿时大喜,他还以为李润杰被自己的话激怒,毫不留情的继续攻击,只不过在他看来,这个李润杰比之前弱多了,只是知道躲闪,却不敢与自己硬碰。

    他到也没有怀疑,毕竟李润杰本身实力就弱于自己,这个时候他不敢和自己硬碰,也在情理之中,心中冷笑,以为躲避就行了?那就看是谁先死吧,流月魔将的一锤子快过前面的锤子,完全就是想把对方置之死地的样子,大概是逼急了,对面的李润杰也开始反击,只不过他这次没有使用剑法,而是直接用飞剑攻击。

    “你这样的攻击,还不如直接用剑砍呢,弱不禁风。”流月魔将冷笑一声,直接用锤子磕飞了对方的飞剑,然后进一步砸向对方的头顶。

    李润杰好像因为飞剑被磕飞了,受了一定的创伤,居然没有躲开流月魔将的锤子,脑袋一下就被砸扁了,红的白的流了一地,恶心至极,不过流月魔将却没有任何不适,反而哈哈大笑道:“小子,这下你死了吧?”

    在阵法外面的看着疯狂的流月魔将,耸耸肩,再看地上瘫倒的一个侍妾,她到死眼中还是难以置信,她之前一直在喊话,解释自己不是李润杰,但是流月魔将就是看不到听不见,最终一锤子把她砸死了,她到底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流月魔将原本以为杀了李润杰,阵法就会消失,结果阵法还存在,他的心头感觉不妙,难道这个阵法是把人困到死那种,即便布阵者死了,阵法也不消失?

    正在想着,面前人影一闪,又一个李润杰蹦出来,而且这个李润杰二话不说,就是一剑劈向他。

    流月魔将一惊,没想到李润杰还没有死,赶紧回手一捶,对方也不甘示弱的硬碰,然后退后十几步消失不见,流月魔将眉头紧蹙,这才应该是李润杰的水平,那之前的是什么情况?

    他才有点头绪,就看到一个李润杰持剑再次过来,流月魔将一声狞笑道:“不管你是什么情况,我今天一定要宰了你,就算阵法把我困死,我也会拉上你的。”说着就用锤子疯狂的攻击过去,他在心中猜测,这个阵法肯定是幻阵,其中有不少李润杰,其中有真有假,如果自己判断,说不定早晚累死,那就直接动手好了,出来一个杀一个。

    心中想着,手上毫不留情,这个李润杰果然是个水货,虽然努力坚持,还是不如李润杰太多,最终被流月魔将一锤子砸死。

    “哼,姓叶的,你还有什么把戏尽管来吧,区区一个幻阵,我还不怕,你就算弄出无数个幻影,我也都给你杀了,我就不相信你的真气无穷无尽,等你没有了真气,我就去外面收拾你。”再次杀了一个假的李润杰,流月魔将十分得意,大声笑道。

    李润杰暗叹一声,看着第二个也差不多同样表情的侍妾,这两个女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跟着流月魔将时间应该不短了,结果全都死在他的手中。

    对于这样的惨剧,李润杰十分同情,所以他决定做点什么,在流月魔将还在大吼时,他的手印一变,流月魔将眼前一亮,似乎天地变得亮堂起来,这是李润杰把幻阵的效果去除了,他要让流月魔将可以清晰看到周围的一切。

    流月魔将本来还在想着李润杰阵法有什么变化,就看到了自己的两个侍妾,她们都躺在地上的血泊中,显然你已经没了生命。

    他本来还想开口大骂李润杰把她们杀了,但是从她们的伤势看来,流月魔将不由身体一震,李润杰是炼体修士,可他使用的是飞剑,就算能杀了两女,也不可能把两个女人砸扁吧。

    能这么做的人只有流月魔将,能在修真界活了这么久,而且还是魔道中人,流月魔将自然不是傻子,他一下就明白这一切都是自己做的,之前自己看到的三个李润杰,除了那个真实的,两个假的就是两个侍妾,这个李润杰太阴损了。

    “姓叶的,你给我出来,我要你不得好死。”流月魔将女人不少,但是自己身边的侍妾都是跟着自己多年,彼此之间十分默契,除了她们作为女性的功能,也可以作为帮手。

    现在李润杰不仅阴死了两女,而且还是让自己动的手,流月魔将已经出离愤怒了,不把李润杰杀了,他此生修为不会有任何寸进。

    “如你所愿。”这次李润杰回答了他的话,并且快速出现在阵中,一剑劈向流月魔将,他知道这个时候的流月魔将处理疯狂状态,也不和他硬拼,只是进行偷袭。

    流月魔将嘿嘿一声,他不管这个李润杰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自己的两个侍妾都已经死了,也不可能有别人在这里。

    李润杰与他碰了一下,再次转身就走,流月魔将不甘心的一锤砸过去,结果没有砸中李润杰,反而引来数道剑芒飞出,流月魔将大惊,赶紧闪身躲避。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又有攻击从四面八方攻击他,就算流月魔将的实力不错,而且还是天生神力,但是面对这样的攻击,还是有些狼狈。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算明白,这个阵法不仅是困阵和幻阵,还有杀阵,等他亲手把两个侍妾杀了,李润杰才发动杀阵,根本就是让他心神混乱,这样杀起来就容易了。

    就算流月魔将想明白这些,也已经晚了,身在阵法之中,虽然杀阵看起来也好像是幻阵,但是幻阵你可以假装什么都没看到,也未必能对身体有害,但是杀阵不同,如果你真的没有什么反应,那就只能等死了,杀阵的一切杀招都是真的。

    李润杰看着在阵法中左右跳动的流月魔将,暗中冷笑,自己的杀阵如果那么容易抵抗,当初自己怎么能用阵法困杀一个宗门?如果没有点真本事,他怎么能杀元婴修士。

    流月魔将确实实力不错,那也只是在金丹期而言,真要比起元婴修士,那还真是脆弱的不堪一击。

    李润杰不需要动手,只是随便几把阵旗下去,这个时候没有任何顾虑,他悠闲的把阵法提升成为五级的困杀阵,这样别说里面困的是金丹修士,即便是元婴修士,也有可能被李润杰杀了。

    天雷地火满天飞,刀光剑影围绕身,流月魔将根本撑不了多久,当最后一道天雷落到他的身上时,他发出了自己最后的嘶吼:“我不甘心啊,明明是一个金丹初期修士,凭什么能杀了我。”他说完之后,雷电已经彻底摧毁了他的金丹。

    李润杰这个时候手印一转,阵法被撤掉,缓步走向还余一口气的流月魔将道:“流月魔将,我本来不是什么除魔卫道的好人,如果你不来找我,我是不会去对付你的,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你想把我杀了夺宝,那就要做好被我杀掉的准备,至于修为,没错,我的修为不如你,但是你不要忘了,修炼到极致,什么本事都可以杀人的。”

    “真的是这样吗?”流月魔将眼神黯淡,叹息道:“我不甘心,早知道我也学习阵法了。”

    “阵法吗?”李润杰微微一笑,毫不留情的道:“就算你学习阵法也是无济于事,你们都以为我是四级阵法大师,其实我是六级阵法大师,就算你学习了,你也不会比我高,你还是安心的去死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