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三百章 班门弄斧-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三百章 班门弄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润杰想通这点,莫名有些兴奋,既然他们不是第一次进来,也有可能是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次进来,说不定不只是依靠记忆,还有别的东西,比如地图?

    如果真有地图的话,岂不是会省自己的不少时间,本来因为这些人要对付自己,李润杰已经和他们不客气了,现在想到其中的关键,李润杰更是知道自己一定要拿出点真本事了,原本他还担心没有阵法帮忙,自己要和他们硬碰硬,结果人家自己布置好了阵法。

    阵法这东西,千变万化,布阵之人自然是占据十分有利的位置,毕竟阵法就是他布置的,但是如果阵中的人精通阵法,甚至比布置阵法的人水平更高,说不定就会被反制。

    李润杰之前使用阵法之所以无往不利,是因为这些人不懂阵法或者阵法水平不如他,如果他用阵法困住一个阵法宗师,说不定就要悲剧了。

    眼前的这个阵法一看就是四级阵法,困住一般的金丹期修士已经足够,如果是五级阵法大师被困,也未必能利用阵法反制,所以这个阵法说起来也是十分使用。

    外面控制阵法的人不管是四级阵法大师还是五级阵法大师,理论上来说,已经足够压制一些强者,金丹期的五级阵法大师已经十分了不起,甚至一个大洲也找不到几个金丹期的五级阵法大师,六级阵法大师更是不用考虑,凡是达到六级的,哪个不是修为在元婴期以上,甚至元婴期的六级阵法大师,都十分罕见。

    外面的人就算再怎么敢想,也不想不到李润杰就是一个六级阵法大师,而且还是六级巅峰的,不然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使用阵法了,简直就是班门弄斧。

    李润杰在阵中思考,就感觉阵法动了,不用问也知道有人进来了,接着他就看到一个拳头轰向自己的脑袋,这个人正是最先进来的中年人,李润杰给他毁容,他就要先毁了李润杰的脸,只不过这一拳打出去,如果正常的话,应该命中李润杰。

    却不知道怎么回事,李润杰的脚步微微一错,左转两步,后退一下,中年人的一拳就打空了,不仅如此,他这一拳打过去,正好第二个进来的人也过来攻击李润杰,他这一拳正好轰在对方的脸上。

    他们都知道外面的阵法大师控制阵法,根本就没有想太多,他会让阵法运转,把李润杰送到自己面前,只要动手就是了。

    这两人哪想到李润杰精通阵法,不仅躲过了攻击,还因为脚步移动,牵引阵法,让他们两人对攻在一起,与此同时,李润杰躲开攻击,毫无征兆的向空中刺出一剑,原本要偷袭李润杰的人发出一声惨叫,李润杰这一件正好刺在对方持剑的手上。

    李润杰在阵法中脚步挪动,看似每一步都很随意,但是每次出手,必定带着惨叫,有时候是身体简单受伤,有的甚至是直接被李润杰刺成重伤,金丹修士可不同于元婴修士,受伤过重就能死亡。

    阵法中的留个金丹修士不管比李润杰修为高多少,这么多人一起出手,而且对方处于阵法之中,他们六个人不仅没有伤了李润杰半根毛,反而身受重伤,李润杰已经有所打算,对他们下手自然毫不留情,没有能把他们杀了,就是因为外面还有个阵法大师。

    那个阵法大师见到李润杰第一次躲避中年人的攻击,到也没有太意外,毕竟只要攻击李润杰,就要显露身形,他反应快点能够躲过也正常,但是随着李润杰的一系列动作,他就确定李润杰也懂阵法。

    有几次李润杰都要把对方杀了,阵法大师赶紧调整阵法,让李润杰的攻击落空,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无法控制李润杰的神出鬼没,有时候甚至外面的阵法大师都没有反应过来,李润杰已经利用阵法来到了其他修士身边,手起剑落,把对方刺成重伤,这才再次被阵法大师李润杰阵法隔开众人。

    外面的阵法大师越看越心惊,如果不是李润杰曾经见过这个阵法,就说明的他阵法水平远在自己之上,看他的年龄,阵法大师不相信他的阵法修为比自己高太多,他估计对方只是见过这个阵法。

    心中暗道晦气,真是太巧了,他居然知道这个阵法啊,不过这没什么,他是掌控阵法之人,就算李润杰精通阵法,想要杀人,也没有那么容易,他会在李润杰每次杀人之前,把人移开,到时候拼着消耗真气,也能把李润杰耗死。

    他的想法其实很正确,如果李润杰是普通的金丹初期,而且没有过强的阵法水平,他这么想就完全正确了。

    可惜李润杰哪条都不符合,他是金丹初期,可他的真气储备比一般的金丹中期还要雄厚,想要消耗掉李润杰的真气,很可能他自己的真气先消耗光了,这还是因为他是金丹后期,但是他控制阵法,消耗真气很高。

    更何况李润杰的阵法水平远在他之上,李润杰之前的一些行动,他还能预测,慢慢他发现自己根本就追不上李润杰的步法了,似乎这个小子对阵法的了解,还要在他之上,这让他大惊之下,暗自后悔,早知道宁可拼着多挨李润杰两记符箓也不把阵法开启了。

    在场众人都是金丹中期,加上他这个金丹后期,真要把李润杰的符箓消耗光了,难道还不能对付他吗?只能说他对自己的阵法太过自信了。

    李润杰暗中冷笑,他受阵法影响,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是他会推算,无论谁对他的攻击,他都能提前一步算出来,不仅可以躲避还能利用阵法进行反击。

    现在他的情况,就好像当初颜如水带他离开神盾组那次,阵法大师不仅可以在外面控制阵法,甚至还可以身入阵法去与人交手,只不过那样没有人控制阵法,阵法的变化就变得固定,想要困住精通阵法的人,就难了许多。

    现在外面那个阵法大师不敢进入阵法就是因为他知道李润杰精通阵法,一旦自己进入阵法,这个阵法对李润杰就没有了半点束缚效果,被束缚的人反而就变成了他们自己人了。

    “大家出来,阵法失灵了。”外面的阵法大师发现李润杰十分精通这个阵法,不管他到底是阵法水平高,还是因为见过这个阵法,反正这样下去已经不合适了,当机立断,招呼众人离开阵法,如果这样下去,说不定他也保不住众人了。

    要说他的反应还是很快的,而且也足够果断,其他人显然都是以他为首,听到他的话,也都想要立即撤离阵法,毕竟阵法才是他们的依仗。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该看我的了,哈哈。”李润杰哈哈大笑声中,双手不断丢出阵旗,原本外面的阵法大师还能看清阵法里的情况,随着这几柄阵旗丢下去,阵法就似乎升起了雾气,他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了。

    “不好”阵法大师一惊,他已经感觉事情脱离了自己的控制,阵法中这个小子不仅精通自己布置的阵法,甚至还可以改变阵法,说明他的阵法水平就算不是特别强,也不会在自己之下,而且对这个阵法的理解还在自己之上,利用一个阵法改变成另外一个阵法,可不是普通阵法大师能做到的,难道自己招惹了一个怪物?他都不敢想了。

    正如他所想,在原有基础上改变阵法,比直接布置一个阵法要难多了,特别是这个阵法还是别人布置了。

    李润杰不仅做到了,而且还把阵法隐匿起来,就算他这个布置者,也已经无法再控制阵法,这个阵法也不是被李润杰控制,其实就是等于目前的阵法被李润杰给固定了,不能再有别的变化。

    尽管心惊,阵法大师也没有慌乱,李润杰就算有本事临时改变阵法,但是他阵法等级没变,他应该可以破解,而且还可以指挥其他人撤出来,反正阵法没有什么变化,想到这里,立即喊话道:“各位往回车,按照我们之前商定好的路线。”

    他显然教导过这些人如何从阵法中出来,但是等待片刻,却根本没有人出来,而且阵法中也传不出任何声音,他顿时升起不好的预感,难道他不仅在阵法中添置了遮挡视线的阵法,同样也布置了隔音阵法?

    正在想着,就听李润杰的声音道:“你别白费劲了,他们听不到你的声音,如果你想让他们听到声音,你可以进来说。”

    阵法大师的心往下沉,他的猜测果然中了,只是让他进入阵法,他可万万不敢,在阵法外破解阵法和深入其中是两个概念,他哪知道李润杰在阵法中设置了什么机关。

    “道友,我想不到你是同道中人,我们多有得罪,我愿意奉上赔偿,只是请你放了他们。”阵法大师当机立断,立即认怂,这是最后的办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