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一望无际的绿色-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一望无际的绿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然,我们又不是杀人魔王,只要我们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立即离开,不会伤害你的。”宇文忠明闻言稍微愣了一下,然后赶紧接着道。

    “是吗?你敢发誓吗?”李润杰笑了笑,继续问道?

    “发誓?天道大誓,只要得到含梅灵芝,我就可以放了你,是这个样吗?”宇文忠明似乎没有任何被李润杰逼迫的意思,很从容的道。

    如果不是他之前见过宇文忠明如何对待张万里,还真要相信他了,说起来就按照卖相而言,古剑门三人比之前遇到的石新宇三人更好,更容易让人产生信任,只是现在见过他们真面目,李润杰自然不会如此认为。

    南明洲是修士的天下,不会与那些妖修魔兽共存,反而彼此之间矛盾重重,为人也是颇多心机。

    西部洲的修士虽然也有着心机,但是相对于南明洲的修士,态度就真诚了许多,当时石新宇三人与自己在一起,就算是因为没有见到珍贵物品,但是人家也没有打自己的主意,从这点而言,同样是三人两男一女组合,古剑门三人比石新宇三人差多了。

    或许只有经历了与妖修共存,在能觉得同为人类修士更加应该团结的道理,他听了宇文忠明的话,笑了笑道:“只要宇文师兄发个誓言,我愿意把含梅灵芝完好送给你们。”

    “好,那我发誓只要道友将含梅灵芝交给我,我就会放你离开。”宇文忠明一副自己很靠谱的样子,答应李润杰,就毫不犹豫发誓道。

    其他两人也不意外,一切都以宇文忠明的意思为准,反正只要宇文忠明真的想放了李润杰,他们就会赞同,如果宇文忠明打算动手,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执行。

    古剑门是三级偏上的宗门,弟子不算太多,彼此之间相对比较团结,他们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是非观,毕竟在修真界,正义未必正确,小人也未必错误,而且往往手段少的人,死得更快,所以古剑门三人也不存在那么多道德包袱,只要有利可图,怎么做都是合理的。

    李润杰不知道他们的宗门特点,听到宇文忠明的誓言,也毫不犹豫的把含梅灵芝丢了过去,然后道:“我可以走了吗?”

    宇文忠明扬手接住含梅灵芝,仔细检查了一番,确认没有任何问题,这才把它放入储物袋中,笑着对李润杰道:“不错,道友果然说到做到,既然你把含梅灵芝送给我们了,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让你走呢,你请吧。”

    李润杰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笑着道:“宇文师兄果然言而有信,那么我就离开了,希望我们日后有相见的时候。”说着就要向远方飞去。

    他飞行的方向不是背对三人,那样很容易被偷袭,但是当他飞了不到百米的时候,就见到周冰怡挡在了自己的身前,只好停下来,看着周冰怡疑惑道:“周师姐,为什么拦住我的去路。”

    “因为我们不想让你离开。”方宇的声音在李润杰身后不远响起,显然他把李润杰的退路堵住了。

    李润杰没有搭理他,而是看向不远处没有任何动作的宇文忠明道:“宇文师兄,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好了让我走吗?周师姐和方师兄拦住我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说我可以放你走,又没有说他们也会放你走?”宇文忠明耸耸肩道:“你之前不就是这么对张万里的吗?我只是原样奉还。”

    “宇文师兄,你这样就太不厚道了吧,你难道不怕天道大誓反噬?”李润杰被两人前后堵截,似乎有些心慌,说话也变得色厉内荏起来,一副着急心慌的样子。

    “天道大誓只是会对违背誓言的人进行反噬,我也没有违背誓言,不是我让他们出去的,而我自己本身也没有动手,一切都是符合我的誓言,天道大誓也不能把我怎么样的。”宇文忠明一笑,没有把李润杰的话当回事,假装好意的道:“你用含梅灵芝让我住手,如果你有同样级别的灵草,周师妹和方师弟说不定也会放过你呢!”

    “你们好卑鄙,不仅要把我杀人灭口,还打算我的灵草主意。”李润杰一脸的悲愤道:“我真后悔之前不和张万里联合,轻信了你们。”

    “其实你也不用这样,你如果帮助张万里,我们只不过麻烦多一点,结果是没有什么分别的,你跟着张万里,无异于与虎谋皮,即便你们逃走,最终你也逃不过张完了的手,现在不过是换个人而已。”宇文忠明这个时候根本不需要掩饰自己的心思,说得都是大实话。

    “师兄,别和他废话了,我们还要去寻找各种宝贝呢,时间都浪费在这里太不值得了。”周冰怡这个时候也没有了之前的小女人模样,虽然长相依然甜美,但是蛇蝎心肠尽显无遗。

    “果然最毒妇人心,我早就知道修真者不能用常理衡量,还是希望你们能够不一样,结果还是我错了。”李润杰一声叹息道。

    听到他的话,周冰怡微微皱眉冷哼道:“死到临头,你有那么感慨也没什么用了,不过你放心,你如果不去自爆死亡,我就会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最毒妇人心。”

    “其实从你出现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了问题。”忽然一反之前的慌乱,李润杰笑着道:“周师姐的身体气息驳杂,身上有不少男人的气息,显然私生活比较泛滥,其中气息最终的就是宇文师兄和方师兄的气息,我还真是不得不佩服,那么三人玩得还真是嗨,凭什么还喜欢三人行啊?”

    听了他的话,周冰怡脸色蓦然变得难看,怒斥道:“你胡说什么,这个时候还污蔑我。”

    “是不是污蔑,你自己心里明白,我这个人有观气术,能看到一些人是否纯洁。”李润杰耸耸肩,轻描淡写的道,他越是如此,越让人感觉他说得十分确定。

    宇文忠明原本还在一边看着李润杰垂死挣扎,没想到他在这个时候说出这么一番话,再看到周冰怡的脸色,自然知道李润杰说得没错,这个女人不仅分别和他们俩人乱搞,按照李润杰的意思,她身上还有别的男人气息,不知道多少人上过她。

    “你这个贱人,你居然被那么多人上过。”宇文忠明想到昨天还享受了周冰怡的各种伺候,现在就是全身恶心,又扭头对方宇道:“方宇,你偷大嫂,你这个无耻小人。”

    “宇文师兄,不是,我是被勾引的,周师姐说你那反面不行,让我满足她。”方宇是宇文忠明的跟班,见他生气,感激解释道。

    “方宇,你个胆小鬼,上我的是那种气势呢!”没等宇文忠明开口,周冰怡已经怒斥道:“你当时伙同三师兄和四师兄轮流来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什么?老三和老四也上过你,你这个人尽可夫的贱人,居然还有脸来说我是你的最爱,你还用那嘴服侍我,我呕。”宇文忠明闻言,做出了一个呕吐的动作,不知道是真的犯恶心了,还是在羞辱周冰怡,他觉得自己的头上已经变成了一片草原。

    李润杰也是无语的看着三人,他原本说出这些话,只不过是想恶心一下他们三人,哪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自己只是把猜测的事实说出来,结果三人自己就闹起来了。

    他哪会什么观人之术,只是从周冰怡和两个男人之间的目光交流看出来的一些什么,他这其实只是说出来试试,哪想到居然听到这么多。

    他见宇文忠明已经恼怒,就知道这一切他都是被瞒着的,相对来说,方宇还好些,他本来就是打算玩玩周冰怡,甚至还和别人一起上,说明他没把周冰怡当回事。

    “宇文师兄,我真是同情你,作为一个男人,你这帽子戴得真好,你是不是应该选择原谅他啊,男人要大度。”李润杰想不到事态发展会变得如此,在一边假装同情宇文忠明一般的开口,只是说出的话,怎么听都会让宇文忠明想杀人。

    “原谅你妹,这没你什么事,你给我一边呆着去。”宇文忠明这个时候眼睛有些红,早就忘了对李润杰杀人灭口了,他的眼里只有周冰怡。

    看到宇文忠明这样,周冰怡有些慌,赶紧开口道:“师兄,虽然我一直被他们威胁做了一些对不起你的事情,可我最爱的人是你啊,他们那个我的时候,我都是被迫的。”

    “被迫?哈哈,你不是和他们说我无法满足你吗?现在怎么又是你被迫了。”宇文忠明闻言,怒极反笑道。

    周冰怡脸色难看,冷汗都下来了,强颜欢笑道:“师兄,你不要相信方宇,他是给自己找借口,我可没有那么说,你是最强的,不信师兄我们俩来一次,证明给他看看。”

    李润杰目瞪口呆,都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这个时候居然还会想出这样的主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