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意外结果-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意外结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润杰其实也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他见到周颢带人等待的时候,就通过传音符,通知了杨管事到来,这里毕竟距离炼器师协会没有多远,杨管事来得也比较快。

    虽然她没有听清楚全部,但是该听的重要内容,也都听到了,他都要为周颢感觉到尴尬了,这么当着人的面,说人家坏话,而且还说得一文不值,还真是找倒霉,杨管事只是打了他一巴掌实在是轻的,说到底她对周颢还是有点亲情在其中。

    “二姨,你听我解释,这都是这小子逼我说的,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当真啊!”周颢见杨管事真的生气了,真是有些心慌了。

    不说杨管事的修为,足够要了他的命,好歹杨管事也是他的二姨,如果把他刚刚的话告诉自己母亲,以后的日子自己就不会好过,就算是他老爹,肯定也会收拾他一顿。

    想到这些可怕的后果,周颢就恨不得把李润杰干掉,瞪着李润杰的眼神中充满恨意。

    李润杰暗暗摇头,到了这个时候,你不知道自己反省,反而来仇恨我,还真是死不悔改,除非杨管事脑子被狗吃了,不然能原谅你才怪呢,她好歹也是一个元婴修士,这点情商应该还有吧?

    与他想法差不多,如果这个时候周颢老实的承认错误,或许看在亲情的份上,杨管事还能原谅周颢,偏偏他只是找借口搪塞自己,而且看他的样子,还要痛恨李润杰,似乎说出这些话,全是因为李润杰,却完全不能想到一切的错误在自己的身上。

    之前作为周颢的二姨,即便知道他为非作歹,做过一些错事,可她还是护着周颢,毕竟是亲戚关系,哪能知道自己在周颢心中是那样的形象。

    现在已经被周颢的话说得心灰意冷的杨管事,现在看着周颢的嘴脸,说不出的讨厌,这就是自己一直护着的外甥?这就是周家的少爷,当初自己这么护着他,还真是错了。

    “周颢,你带着人走吧,不要再让我废话。”杨管事越想越觉得心灰意冷,听他们解释的心思都没有,摆摆手让周颢走人。

    “二姨,你听我说,我真的不是”周颢还试图解释。

    “不是什么?你如果真的把我放在眼里,你会在这里阻拦李大师?我怎么和你说的,一年之内不能动他,你在干什么呢?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我的职位就没了,你在乎了吗?你滚吧,不要逼我教育你。”杨管事愈发厌恶周颢,见他要解释,立即怒吼一声打断了他。

    周颢一阵发懵,显然第一次见到杨管事对他这么发火,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他看得出,这次杨管事真的怒了。

    “周颢,我如果是你,我就肯定圆润的离开,你说那些话,换谁都接受不了,你赶紧回家想想怎么和你的父母解释吧,你这样的货啊,出生的时候,就应该撕巴撕巴扔垃圾堆里去。”李润杰看着周颢发懵,摇摇头叹息道。

    “闭嘴。”这次是异口同声的两人,杨管事看了周颢一眼对李润杰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如果你不是你,我二姨不会误会我的,我杀了你。”周颢更是干脆,他有一肚子气不能对杨管事发,现在见李润杰开口,就打算对他发泄自己的怒火,不顾一切的一飞剑劈向李润杰。

    他怎么说说都是金丹修士,之前杨管事那一掌又不是真的要打伤他,这个时候总算是缓过劲来,杀招出手,带有风雷之声。

    见他出手,李润杰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在心中暗道一声脑残,就看到旁边的杨管事大袖一挥,一股强风不仅击落了周颢的飞剑,还把周颢摔出去数十米,比第一次摔得更远,也更重,一时都爬不起来了。

    “周颢,我的话真的是耳旁风吗?现在当着我的面还想杀李大师?”杨管事声色俱厉的看着周颢道:“你赶紧滚,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周颢看着杨管事眼神中蕴含的怒火,心道如果自己再次对李润杰出手,说不定要受重伤,二姨这次的是动了真怒了,他也不知道这是因为杨管事的话没有被自己遵守,还是因为她看上了李润杰,反正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开。

    “二姨,那我先离开了,希望你明白,我不是”周颢想通暂时离开,还试图解释,可惜再次被打断。

    “你不用说了,你是什么意思,我心里明白,你回去告诉你父母,炼器师协会的管事一职,另觅他人吧,我准备休息一段时间。”杨管事的态度很平静,谁都听得出她这是经过考虑,而不是怒话。

    周颢脸色真的变了,杨管事职位有多么重要,他虽然不能十分清楚,但是也知道这个职位是家族花了不少心血才弄到的,也是因为杨管事的能力出众,才落在她的身上,如今被自己搅和,杨管事打算不干了,别说周家是否有人能够接任,即便有这种人才,人家炼器师协会是否能同意还不一定呢!

    他今天一番行为,直接就给家族带来了不小的损失,他可不是周家的唯一继承人,除了他之后,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如此一来,说不定自己的继承人地位都不保了。

    真正开始发慌的周颢,一边痛恨着李润杰,一边企图晚会杨管事,偏偏他越是这样,越让人觉得讨厌,他根本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

    杨管事能看出他对李润杰的恨意,这事能怪人家吗?如果你不是用如此眼光看到我,何至于让我心灰意冷?李润杰最多就是导火线,让自己更早看清这一切。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周颢,你还是滚吧。”李润杰在旁边都看不过去了,周颢这个小子实在是自作孽不可活,你对杨管事的尊敬如果是发自内心的,何至于如此,现在解释再多也没有用了,你之前的话,已经说明了一切。

    周颢见杨管事不为所动,最终只能恨恨的瞪着李润杰道:“姓李的,你给我记着,今天这仇,我早晚会报。”

    “报仇吗?有本事尽管来,你这样不知道悔改,还口口声声说自己错了的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你真是不知道什么叫脸,滚吧,再说下去,恐怕杨管事都忍不住要杀人了。”李润杰闻言一笑,根本没把周颢的威胁放在眼中。

    周颢打了个冷战,看着杨管事冷冰冰的表情,就知道李润杰说得话未必不能成为现实,赶紧哼了一声道:“嗯,你等着我。”说完也不敢和杨管事再废话,立即带人离开。

    这次是真的离开了,谁知道李润杰会不会让杨管事一直陪着他,只要有杨管事在身边,他就不能动手。

    等周颢离开,李润杰耸耸肩道:“杨管事,我也没想到事情发展会这样,对不起啊!”他是真心有点不好意思,他哪想到周颢心中对杨管事会是这样的。

    杨管事冷冷的看着李润杰,哼了一声道:“你不要叫我杨管事,今天之后,我不再是炼器师协会的管事,我不会再帮周家做事了。”

    “看来杨姐你想得很明白,恭喜恭喜。”李润杰从善如流,立即改变称呼,只不过他总有种不妙的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情,可到底忘了什么事情呢?他还没想明白。

    “李大师,你之前让我保护你,使用炼器师协会的规则威胁我,如果我不保护你,就可能丢了职位,如今我的职位已经不再了,我好像已经能够不用继续遵守炼器师协会的规则了吧?”杨管事看着李润杰的目光有些危险,说得话却让李润杰明白,自己忘了什么事情。

    之前他就是利用杨管事在意自己管事职位的弱点,挤兑杨管事来保护自己,现在人家直接自动辞职了,自然不需要遵守炼器师协会的规定了,李润杰这下也有些欲哭无泪了。

    “那个,杨姐,其实我觉得吧,今天的天气不错,实在不易动怒。”李润杰想了想,实在找不到好的借口,一边说着一边想着脱身之计。

    杨管事到底有多么痛恨他,李润杰也多少有些了解,如果不是自己利用她的顾忌挤兑她,她可能早把自己杀了,现在她忽然之间辞职,自己一下就陷入了被动。

    他们所在的地方说不上多么偏僻,但是如果杨管事想在这里把自己干掉,他肯定是跑不掉的,也不会有人来管,李润杰暗暗叫苦,自己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这点,这下可怎么办,任他有多少办法,实力之间存在的巨大差距,还是无法弥补。

    杨管事根本没有在意李润杰的话,而是冷冷的道:“刚刚让你看了一出好戏,是不是挺过瘾的,现在还在心中嘲笑我吧?”

    李润杰赶紧道:“哪能呢,这都是周颢那小子不是东西,杨姐你为他们周家辛辛苦苦,你对他也是照顾有加,他根本就是白眼狼,我都为杨姐感到不平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