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前二百四十二章 惊慌的郑渊博-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前二百四十二章 惊慌的郑渊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程师兄的话,我赞同。”这次飞羽门的荣华居士没有沉默,非常肯定的道:“就看叶丹师交出的两份答案,我们之前对他的评判就是错误的,我想这点不用我说,大家也都是认可的吧。”

    “认可。”

    “附议”

    “同意”

    数名裁判一起点头认可,即便是月霞宗的风长老和天雨宗的谢永年也是同样接受这样的做法,毕竟众人都看到了李润杰的表现,如果不给他重新打分,裁判组肯定要被人质疑,这样就太丢人了。

    崇尚月看着不说话的郑渊博,略带嘲笑着调侃道:“郑渊博长老这次怎么不反对了,每次给叶丹师评分的时候,你都是否定最厉害的一个,难道这次不想说点什么吗?毕竟我们要给他重新评分,也是很丢脸的,你就忍了?”

    众人闻言都看向郑渊博,之前众人只是想着如何解决这次的问题,还真是把这茬忘记了,如不是因为郑渊博煽动众人,大家还真不一定给李润杰低分,毕竟每次李润杰的答案,都是得到程玉峰认可的。

    想着自己当初因为被郑渊博煽动,原本有几分想给李润杰差不多分数的心,也被他煽动没了,众人就有几分后悔和恼火,郑渊博可以算是害得众人丢脸的罪魁祸首,当然这也是有众人恼羞成怒之下的自然反应,毕竟这次裁判组丢脸,总要有人出来负责。

    郑渊博脸色涨红,如果崇尚月不说,他也就蒙混过关了,谁都不会去追究郑渊博的煽动之责,毕竟就算煽动,他们如果不是不想给李润杰高分,也不至于听他的。

    但是现在大家都想找人来背锅,他就是那个倒霉的人,他想了下,还是决定老实点:“真对不起大家,我当初确实是有些固守成规,才导致判断错误,不过我可不是有心误导诸位,凭心而论,叶丹师的答案,实在是有些超出大家的估算吧。”

    他的态度看起来很诚恳,众人想了下,好像也是这个道理,即便没有他的煽动,李润杰的答案也未必会有高分,实在太离经叛道了。

    众人想到这里,对于迁怒郑渊博的心也就小了些,反正程玉峰都已经说过要站出来解释,甚至当众道歉,大家也没必要非得揪着郑渊博不放了,又不能把他怎么样。

    郑渊博暗暗松口气,他看出众人有放过他的意思,同时心中把李润杰恨得要死,如果不是他真的炼制出灵丹,自己何至于如此狼狈。

    他这种人自然不会把错误算在自己身上,这一切都被崇尚月看在眼中,暗中冷笑,口中无情揭露道:“郑渊博长老是不是在庆幸逃过大家的责难了吧?而且肯定还把叶丹师怀恨在心了,我真是对你佩服之至,明明是自己的错误,还要迁怒别人。”

    “你胡说,我没有,我确实觉得自己错了。”郑渊博一惊,心道这个崇尚月眼睛还真毒,口中却是死活不认。

    其他人看着两人针锋相对,也是心中暗叹,如果崇家和郑家关系不错,崇尚月也不会揪着郑渊博不放,现在崇尚月显然是要让郑渊博丢脸丢到底,一点都不留情。

    其实郑渊博和崇尚月情况差不多,都是受到家族重点人物影响,一个是听从了郑家少爷郑有志的要求,一定搞垮李润杰,一个是听了崇元胜的请求,要帮助李润杰,崇尚月前两轮比赛虽然在帮助李润杰,但是效果不大,毕竟保留住李润杰成绩的人是程玉峰。

    现在好不容易到了自己表现的时候,崇尚月不管是为了自己出气,还是为了完成崇元胜的请求,这次都不会放过郑渊博。

    听到郑渊博否认自己痛恨李润杰,崇尚月就笑着道:“恐怕各位不清楚一件事,本来我还不想说,但是现在看你要把一个天才炼丹师就这么埋没,不说出来实在对不起大家了。”

    众人闻言精神一振,即便是修真者,对于八卦也是十分喜爱,按照崇尚月与郑渊博针锋相对的态度,就知道他说出来的内容,肯定是丑闻。

    程玉峰作为主裁判,什么都没说,其实他的心中对郑渊博也是十分不满,正如崇尚月所言,如果不是他的一再煽动,李润杰的两次分数不会那么低,就算不能绝对公正,至少好很多。

    他就算是主裁判也不能一点不听其他人的意见,他最多就是保证李润杰晋级,这样还要站出来道歉,这一切都是被郑渊博害得,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又不能责怪郑渊博,不然就显得自己太小气了,如今有崇尚月站出来,他自然乐得看热闹。

    郑渊博听到崇尚月的话,就猜到他要说什么,有些惊慌的道:“崇尚月,你要注意你的话,可不是什么都能随便说的。”

    “当然不是什么都能说的,但是关系到这次比赛公正结果的事情,我怎么就不能说呢!”崇尚月一笑,不等郑渊博开口,紧接着道:“我当初也没有太在意,为什么郑渊博长老宗师针对叶良辰这样的年轻天才四级炼丹大师,直到昨天晚上回到家族,我才知道原因。”

    他对李润杰称呼,没有人提出异议,先不说李润杰的炼丹手法,那可能是家传或者师传的,但是他编写的丹方还有分析药性的水平,这都是临场发挥,说到底都是李润杰自己的本事,得到一个年轻天才的评价不为过,众人也没有在意这个称呼,更多的人是关注崇尚月的这个结论,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对郑渊博不利的。

    崇尚月深深看了郑渊博一眼,然后才沉声道:“据说叶丹师有两位红颜知己,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偏偏郑家的郑少爷喜好美女,他有心得到两位美女,结果自然发生了冲突。”

    后面的话他不需要再说,众人应该可以自动脑补情节,虽然听起来十分狗血,却很合理。

    作为一名女人,荣华居士对于这样的事情,自然深恶痛绝,十分厌恶的看了一眼郑渊博,毫不留情的道:“无耻,我羞于与你这样的评委为伍,想不到你们郑家为那个败家子,居然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情。”

    天雨宗的谢永年和月霞宗的风长老也是脸色难看,他们想不到之前郑渊博居然为了帮助自己家少爷得不到女人出气,在这样重大的赛事上动手脚,可恨的是自己当时还真的听到了他的蛊惑,之前还因为郑渊博的态度诚恳消气,现在就再次升起了满腔怒火。

    散修裁判们没有太多实力背景,不敢像荣华居士那样毫无顾忌的责斥郑渊博,不过脸上还是难免露出气愤和鄙视。

    程玉峰原本只是想听一下崇尚月会说出什么内情,现在闻言,也是眉头紧皱的问道:“崇尚月长老,这可是关系到郑渊博长老的名誉,你可不能随便乱说啊!”

    “程师兄,郑少爷与叶丹师之间发生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不说在场观看的炼丹师,就算是越州城中也已经有所传闻,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了,作为郑家的独苗掌上宝,郑渊博长老做一些帮助他出气,甚至借机威胁叶丹师的事情,也在情理之中。”崇尚月先是肯定回答程玉峰的话,还大胆的猜测了一下。

    郑渊博气得鼻子都快歪了,他确实是想帮郑有志出气,借机威胁李润杰可没有做过,他好歹也是郑家的长老,还不至于陪着郑有志疯成这样,感激怒道:“崇尚月,你血口喷人。”

    “是否血口喷人,大家不妨去越州城询问一番。”崇尚月根本不介意,昨天的事情早在崇元胜有意宣传之下,很多人都知道了。

    他们不知道李润杰能否在今天的决赛上大放异彩,但是要对付一下郑家,他们不介意利用任何机会,李润杰这次的事件,正好可以利用,谁叫他进入决赛,也算是其中的名人了。

    如果这次的炼丹大赛,只是越州城举办,没有外人参加,这件事就算闹起来,也会被郑家压下去,但是现在不同了,这次不仅有很多外来的参赛者,各方势力云集,主裁判程玉峰更是东凌洲著名的炼丹宗师,他的关系遍布整个东凌洲,如果得罪他,郑家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了。

    正如崇尚月所想,听了他的话,程玉峰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他就算知道郑渊博之前有些针对李润杰,也最多是以为他因为李润杰太年轻,现在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如果只是针对李润杰,还算是可以接受,如果借此威胁李润杰,那就太恶心人了,因为自己的态度一时不坚定,说不定就要把李润杰会了,这可能会成为自己一声的污点,顿时脸色阴沉的道:“郑渊博长老,你还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

    “程师兄,你不要相信,他都是污蔑。”郑渊博见程玉峰的脸色不对,暗道不妙,赶紧惊慌的道。

    “不要叫我师兄,我可配不上你这声称呼。”程玉峰毫不留情的摇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