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滚出裁判组-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滚出裁判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郑渊博听到程玉峰的话,心不断往下沉,师兄属于一种官称,客气的叫法,如今他连程师兄都不让说了,就可以看出程玉峰多么生气了。

    崇尚月在旁边道:“郑渊博长老,你们郑家的败家子就算如何的不长进,那也是你们郑家自己的事情,我们作为外人,本不该多说什么,但是你为了他,在这样大的比赛中乱来,把我们牵扯其中,就太不地道了,不要怪我针对你,如果没有你乱来,我们裁判组何至于如此被动?”

    尽管谁都知道崇尚月在煽风点火,甚至可以说是趁火打劫,但是没有人责怪崇尚月,即便程玉峰也没有觉得他这么做有错误。

    别说崇家和郑家本来就是矛盾重重,就是之前郑渊博几次找崇尚月的麻烦,就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的不睦,更何况崇尚月也没有说错,就是因为郑渊博的一己之私,让整个裁判组都蒙羞,程玉峰更是要当众道歉。

    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程玉峰的名声都要受损,以后谁还敢请他当主裁判,到时候动不动就来个当众道歉,怎么受得了。

    郑渊博现在不仅恨李润杰,还要恨崇尚月,可不能报复,他现在首先要让程玉峰息怒,赶紧道:“程师兄,事情是我做不得不对,我可以当众道歉,这件事的后果我全权承担。”

    “你承担?”程玉峰闻言不自觉笑了,只不过笑得有些渗人,他甚至都不掩饰自己的恼怒,说话也不客气起来道:“你以为这样一个面向全大陆的炼丹比赛,一个普通的裁判站出来,就能把事情担下来了?我这个主裁判是摆设啊!”

    他的话让郑渊博一阵语塞,旋即想到程玉峰这次不背这个锅都不行,就算是因为他的煽动,众人一切施压,才让程玉峰没有坚持己见给李润杰最低通过分数,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主裁判失职。

    原本众人只是因为被郑渊博煽动,造成评分出现错误,现在仔细想来,裁判组丢人虽然让他们难受,但是最倒霉,受到影响最大的人其实只有程玉峰,其他人虽然也被主持人介绍过,但是别人注意的人肯定只有程玉峰,更何况他是主裁判。

    想到这里,其他人也不能多说了,崇尚月也是闭上嘴,该说的都说了,再说的话,过犹不及了,这点他还是很明白的。

    郑渊博作为一个元婴初期,而且还是四级炼丹大师的修士,早已经寒暑不侵,现在却是犹如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浑身大汗,他知道自己这次错得有些离谱了。

    如果李润杰的实力一般,这件事也就这样过去了,可惜人家偏偏是个天才炼丹师,自己这样针对他,甚至牵连到了程玉峰,这下麻烦就大了,不说程玉峰本身修为如何,估计至少也是元婴后期,他的实力已经足够让郑家侧目,就说他本身影响力,那可是在整个大陆知名的一级炼丹宗师,全大陆是否有第二位都不确定呢!

    这样一个人,让自己如此得罪,不仅自己要倒霉,郑家可能都不好过了,他心中苦涩,早就知道郑有志这么下去肯定会出问题,偏偏作为家族的继承人,他的权力又十分大,自己不得不听从他的吩咐。

    结果自己就变成了帮助郑有志败家的帮凶,现在惹怒了程玉峰,未来郑家别说君临越州城,是否还能保持目前的地位,都不好说了。

    程玉峰见郑渊博大汗淋漓的样子,也知道他肯定是承受不住压力,尽管心中恼火得恨不得要杀人,却还是只能挥挥手道:“郑渊博长老,你这样的人,不适合在裁判组了,你还是自己退出吧。”

    他之前对众人说要当众解释,甚至要去道歉,那是因为觉得自己失职,没有很正确的给李润杰打分,现在知道这其中有郑渊博的搅合,自然对郑渊博痛恨不已,自己什么时候丢过这样的脸,全是被他害他,没有当场杀了他,已经算是厚道了。

    郑渊博脸色剧变,如果自己被赶出裁判组,明天就会成为越州城的笑话,郑家也会颜面尽失,尽管郑家因为郑有志已经没有多少名声了,可他不是郑有志,郑有志可以有家主护着,自己要被赶出去,谁护着?

    “程师兄,我知道错了,你给我个机会,不要把我赶出裁判组,马上大赛就结束,我们重新给他打分就是了。”郑渊博这个时候哪有什么元婴修士的节气,他的修为虽然不错,也是郑家唯一的四级炼丹大师,但是在相当于四级宗门的家族中,元婴修士起码还有几个,价值可没有那么高。

    程玉峰忽然笑了笑看着郑渊博道:“机会?我给你的机会还少吗?第一关的时候,你带头反对给叶丹师高分,我说什么,第二次还是如此,我依然没有说什么,等到决赛的时候,你还带头嘲笑他?你问我要一次机会,如果你把我换成他,你问问他会给你机会吗?更何况你做的事情太卑劣了,荣华师妹说的不错,我们羞于与你为伍,你还是滚吧。”

    作为一个身份地位都很高的人,一向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能让他说出这样的话,可见多么气愤。

    郑渊博知道自己没机会了,偏偏因为程玉峰的身份地位与修为,让他不敢表现恨意,只是把目光看向其他人,企图让他们为自己说句好话,结果看到的都是满脸冷漠和鄙视。

    正如之前所说,荣华居士说出了众人的心声,虽然各大宗门和家族之间也各自有着小心思,但是作为一些爱惜名声的人而言,他们还是尽量不会把私怨带入这样的比赛中,即便有些恩怨,也会尽量控制,不会像郑渊博那样做,他完全是没有底线,更是因为他在帮助那个败家郑家少爷,那可是越州城的一大毒害。

    如果不是因为郑家的关系,其实各家的宗门长老或者家族长老,都把这个郑有志弄死多少次了,特别是飞羽门,这是一个女子宗门,没少被他骚扰,荣华居士最厌恶的人就是郑有志。

    就算没有李润杰这样的事情,荣华居士对郑家也没什么好感,更何况还发生这种事,现在她没有落井下石,已经算是厚道了。

    其他几家人就是纯粹的愤怒郑渊博把大家害了,能成为这次大赛的裁判,其实算得上十分荣幸,就因为郑家的少爷和郑渊博的无耻,导致大家都很没面子,这样的事情谁能容忍?

    郑渊博看了一圈,见没有人为自己说话,不由惨然一笑道:“就因为我一时的错误,你们就这么绝情吗?”

    其实他如果被逼退出裁判组,会有怎么样的后果,谁都能想得到,郑家主估计都要迁怒他,又不能处罚自己的儿子,那他肯定就是替罪羔羊,可这又能怪谁,还不是你自己找的,大家都是修真者,没有那么泛滥的同情心。

    崇尚月干脆的道:“郑渊博长老,我们虽然因为各自家族的原因,算不上朋友,但是我还是忠告你一句你们家的那个败家子实在不行,不要想着抱他的大腿,这次没有抱住吧?”

    他们两家的矛盾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他也不用藏着噎着,而且这句话十分中肯,听得众人暗暗点头。

    谁都知道郑渊博肯定是得了郑有志的授意,但是作为一个元婴初期的长老,还是四级炼丹大师,如果他不是有心抱大腿,就算出工不出力,郑有志也不可能把他怎么样,他这一次,可以算是咎由自取。

    郑渊博这个时候已经失去了和崇尚月斗嘴的心情,他要考虑如何让家主息怒了,看来这一切还只能往李润杰和崇尚月身上推。

    他的眼睛一转,程玉峰何其老道,已经大概猜到他在想什么了,不是想着转嫁责任就是想着要报复谁,说不定其中还要说自己很多坏话,他心中暗暗冷笑,如果他够聪明就不要招惹自己,如果他不开眼给自己造谣,而且郑家还真敢对自己有什么想法,他不介意灭了郑家,程玉峰修炼数千年,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人。

    “郑渊博长老,你不要耽误时间了,你还是离开裁判组吧,第三场比赛的结果马上就要出来了。”见到郑渊博还在犹豫不决,相对厚道的月霞宗风长老道。

    郑渊博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咬咬牙道:“对不起各位,我先退出裁判组了。”说完见没人开口,只能转身离去。

    众人看到他如此,也是心中暗叹,不是动了恻隐之心,只是为郑家叹息,郑家的少爷实在是不争气,如果当他成为郑家家主,郑家走入败亡已经是可以预见的事情,至于是谁送郑家一把,谁也说不好,现在看来可能是崇家,未来说不定飞羽门,天雨宗和月霞宗的人也会参与,总之郑家未来不好过。

    程玉峰没兴趣管那么多,看着下面的炼丹大师道:“结果马上出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