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各有心思-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各有心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些裁判到底会不会评分啊,怎么又让那小子过关了,这不是明摆着不给我面子吗?”郑有志也听到了这个分数,顿时气炸了,一掌拍碎了身边的茶几,对身边的管家道:“郑渊博是怎么做事的,弄掉他的名次都做不到。”

    郑管家看到郑有志气急败坏的样子,心中暗叹,不过还是沉声道:“少爷,郑渊博老爷虽然也是裁判,但是还真做不了主,程玉峰才是最终的主裁判。”

    “哎对,这个老家伙才是做主的,他是干什么吃的,叶良辰那小子让他过关也就算了,怎么每次还都压线,想让他出名吗?”郑有志闻言,好像才想起来一般,怒道:“他就不知道我们郑家想要弄那个姓叶的?一点面子也不给我吗?”

    “少爷,程玉峰是几家联合请来的主裁判,他不需要看任何人的面子。”郑管家见少爷气得都快糊涂了,赶紧解释道:“即便我们郑家在越州城有几分面子,也无法影响程玉峰的。”

    “这老家伙是什么来历?”郑有志只是气恼,还不至于完全没脑子,还是先问清楚程玉峰的情况再说吧。

    “少爷,程玉峰是一级炼丹宗师,身份地位还在我们家族族长之上,本身修为更是深不可测,他从来不会受到任何人威胁,就算是东凌洲最强大的宗门宗主,与他会面也是以礼相待。”老管家知道少爷询问一个人的来历,多半就是想对付他,赶紧解释道,生怕少爷发疯去招惹程玉峰。

    郑有志自然明白自己家族和东凌洲最强大的宗门之间有多大的差距,听到老管家如此说,只能询问道:“难道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对付他们了?”

    “少爷,程玉峰允许叶良辰进入决赛,绝对不是什么私人关系,全是出于公正打分,所以我们没必要与程玉峰结仇。”老管家想到程玉峰的地位和修为,生怕自己的少爷不听劝,尽量委婉的道:“少爷你只是气愤姓叶的,不如晚上我们找人去对付他就是了。”

    “你说得也有道理,只是痛恨这个程玉峰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们郑家。”郑有志恨恨得哼了一声,不爽的道。

    老管家松口气,心中暗暗苦笑,人家程玉峰是什么身份,怎么会在意一个郑家,说难听点,如果郑家惹了程玉峰,说不定不久之后,郑家就会成为历史,在越州城有几分面子,可不代表出了越州城还能依然管用,如果真是那样,郑有志也不至于连越州城都不敢出了。

    想要对付李润杰,不能明面上来,但是晚上找人动手还是可以做到,反正只要做的干净点,到时候死无对证,谁还能为李润杰出头不成?

    这边在暗中计划对付李润杰,主持人那边已经很郑重的道:“凡是通过第二关考验的选手,请明天继续来这里比赛,进行第三关,也就是最终比赛的考验,到时候就会按照三轮比赛的综合成绩分出大家的名次了,不仅最后冠亚季军有奖励,凡是进入决赛的选手,都会得到一些奖励,希望大家准时到来。”

    说完之后,对众人摆摆手,示意今天的比赛结束了,这比赛大会还是挺人性化的,即便修真者就算不休息也没事,他们还是要让选手有足够的休息。

    开始比赛就说过,第三关将考验炼丹,炼丹自然比前两关更难,到时候是真有本事,还是纸上谈兵,一下就看出来了,这也是为了让选手能拿出自己的最好状态,当然是不是给一些不轨分子做什么事情的机会,这就不太好说了,反正能度过今天晚上,才能真正去参加比赛。

    “叶老弟,今天你的成绩出乎意料的好,不如今天晚上去我们崇家作客,我备下好酒,与你畅饮一番?”崇元胜作为越州城的老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炼丹大赛,对于一些内部也有所了解,知道今天晚上不会平静,笑着主动邀请李润杰道,似乎是想和李润杰多交往一下,实际上是想保护李润杰。

    李润杰作为老江湖,对于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看不透,不过他也有自己的想法,笑着婉拒道:“崇兄好意小弟心领了,不过明天还要参加比赛,今天要安心休息,不如等比赛结束了,我再去崇家作客?”

    “叶老弟,你真的要如此吗?”崇元胜被拒绝,没有生气,只是有些严肃的沉声问道,他相信李润杰看到了其中的危机。

    李润杰点点头道:“崇兄放心,我虽然修为不高,但也不是任谁都可以欺负的,今天晚上我要好好休息,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休想打扰我。”他见崇元胜几乎把话挑明了,也不用藏着掖着,很有信心的道。

    崇元胜不知道李润杰的信心来源于何方,看了看曾如意和叶卿云,叶卿云只是金丹初期,对于他来说,这个女人实力一般,如果郑家要对付李润杰,叶卿云也最多就是个帮手,绝对无法成为最终底牌,看来李润杰相信的就是曾如意了。

    对于这个女人,崇元胜除了觉得她非常漂亮,女人味十足,也有几分危险的感觉,他是金丹后期,曾如意也是金丹后期,但是同为金丹后期,崇元胜相信自己不是曾如意的对手。

    雷修士比一般同级修士战斗力都要强大不少,就算半步元婴想要打败曾如意也需要很好的法宝,还要配合一些法术道具,不然后果肯定是两败俱伤,有这样的高手在身边,李润杰底气足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除非郑家舍得派出元婴修士,李润杰还真是没有什么惧怕的。

    在崇元胜看来,李润杰这样依仗曾如意也是情理之中,谁都看得出他们关系不一般,而且曾如意也确实很厉害,想了下,崇元胜把一个玉符递给李润杰道:“叶兄弟,如果你遇到什么危险,就捏碎这块玉牌,只要是在越州城内,我都会知道,我会尽快赶过来的,我想没有人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对你不利。”

    李润杰是个阵法大师,对于这种有阵法的传信玉符很了解,崇元胜能给自己这么一个玉符,说明他确实是十分看重自己,担心自己的安危,如果有危险,他会第一时间飞过来帮忙。

    不管他是因为看重自己,还是想收买人心,至少李润杰觉得这份心意自己要领,立即笑着道:“崇兄放心,如果有事,我肯定不和你客气。”

    崇元胜点点头,在李润杰肩膀上拍了拍道:“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家族了,也去问问我们家长老,今天裁判组是怎么回事,你两次压线过关,可是够惊险的。”

    “我也觉得很侥幸。”李润杰摸了摸鼻子,苦笑着道,他确实也是心中好奇,如果崇元胜能把自己的事情问清楚,也挺不错的。

    崇元胜起身离开,这个时候宋氏父女才过来,宋仁宗呵呵笑着道:“叶小友,你能和崇元胜交好,还真是不错的事情,越州城中崇家和郑家齐名,但是崇家的名声却好了很多,特别是这一代的崇元昊与崇元胜,更是最出色的弟子。”

    “哦?原来崇兄这么出名的啊!”李润杰略带惊讶,当然是假装的,不过还是笑着道:“崇兄就是我的炼丹等级测试员,当时宋姑娘也在场,我们就是这么认识的。”

    “确实,不过你们能成为朋友,还是说明你比较优秀,不然崇元胜怎么能和你结交呢!”宋芷萍点点头,不过还是肯定道。

    “你们两父女不会就是想来夸夸我,然后明天可以更轻松的赢了我吧。”李润杰听两女的话,忍不住玩笑着调侃道:“明天可是要各凭本事,我是不会放水的。”

    宋家父女闻言一笑,不说李润杰前两轮分数比他们低了不少,基本上威胁不到他们的排名,就算李润杰真正能威胁他们,他们也不会让李润杰对他们放水,宋仁宗是个君子,受他影响,宋芷萍也是为人正直,他们肯定不屑做这种小人。

    “叶小友,我们来是和你说一声,今天晚上我们要去正阳宗居住,明天比赛的时候,我们就不一起过来了。”宋仁宗脸色一正,有些严肃的道。

    尽管他没有多说什么,结合之前崇元胜的话,李润杰也想明白宋仁宗是什么意思了,笑着道:“去正阳宗也好,好歹是三级宗门,住宿条件肯定要比客栈强很多,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在决赛好好表现,我们肯定会一较高下的。”

    他同样没有说得太明白,却也让宋仁宗和宋芷萍明白了李润杰的决心,他们也知道李润杰知道今天晚上可能会有事情发生。

    “其实按照我们的意思,你不如去崇家”宋仁宗考虑了下,还是想要劝说李润杰,就算暂时寄人篱下,总是比身处危险强多了,无论谁都猜得到郑家不甘心。

    “宋大师放心好了,我早有准备,就怕他们不来。”李润杰打断宋仁宗的话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