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争论决议-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争论决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程玉峰拿出李润杰的丹方让众人看去,他从开始就比较注意李润杰,所以看丹方的时候,特意把李润杰的丹方留下,看着李润杰丹方上的内容,简直大为震动,一时间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打分。

    飞羽门的荣华居士见程玉峰如何说,有些好奇的笑着道:“我来看看,什么灵丹丹方居然连程师兄都无法打分。”说着话,接过了程玉峰递过来的丹方,看完之后,没有着急说话,而是在心中演练一番,她也是四级的炼丹大师,对于这样的丹方自然有验证能力。

    其他几个裁判在她演练的时候,也都拿过李润杰的丹方研究,很快裁判席就变得一片安静,众人都在计算这张丹方的可行性。

    程玉峰看到众人的反应,心中暗叹,看来大家和自己的看法差不多,只是限于炼丹水平,不可能像自己那么快得出结论,不过最终结果,可能和自己想得差不多。

    片刻之后,最先进行演练的荣华居士睁开眼睛,叹息道:“这个丹方十分大胆,而且把所有灵草都用上,可这样的丹方,根本无法炼制啊?”

    “是啊,我感觉也不行,程师兄,以你的炼丹水平,你觉得这种丹方能够炼制成功吗?”谢永年随着荣华居士张开眼睛,先是点点头,然后询问程玉峰道。

    程玉峰没有开口,而是询问刚刚睁开眼睛的郑家郑渊博和月霞宗的风长老道:“二位认为如何?”

    风长老摇摇头,比较厚道的道:“我可能限于炼丹技巧,我感觉我是无法练成这种灵丹,虽然看起来只有四级,但是其中说的手法,我根本使用不出来,可能这是那位炼丹大师的独家手法吧!”

    “什么独家手法,依我看就是故意写出一个什么手法,反正别人也无法验证,他就想蒙混过关,要我看,这个直接判定失败就算了。”郑家的郑渊博自然知道李润杰和郑有志的事情,原本就想着怎么没看到这小子的丹方,没想到他拿出来的是这么一个丹方,他自然要让对方落选。

    既然郑渊博可以知道李润杰,崇家的崇尚月也肯定知道,他还没等另外几个散修裁判开口,已经摇头道:“此言差矣,人家炼丹大师有什么独门手法,这也是在情理之中,就好像你我,你敢说我们都没有什么隐藏手段?人家就不能有了啊!太武断了,先不说他这个丹方是否能够成为现实,就这份大胆的设想,进入下一轮已经足够了。”

    旁边几个散修闻言,心中有些猜测,难道这是郑家和崇家之间的矛盾?作为散修虽然不是越州人,也知道这里面的事情,想了下,也就各部得罪,先是评价一番丹方的价值,然后又说这个丹方可能难以实现,如何判定,还是要看程玉峰的意思。

    这些散修裁判的权力其实与程玉峰等人完全不同,他们只是主办方为了让人感觉公平才请来的裁判,实际上他们最多就是参议权,决定权没有,不过他们的意见一般也会被采用,毕竟人家也是炼丹大师。

    程玉峰等众人把所有话都说完,这才叹息道:“其实说实话,我也计算过,让我来炼制这种灵丹,我也做不到。”

    “看看,程师兄都如此说了,说明这个丹方就是异想天开。”郑渊博似乎得到了支持,有些得意的看着崇尚月道:“再怎么大胆的设想,只有能够成为现实,才能算是可以接受的设想,不然我每天胡乱设想,岂不是就会成为功德无量之人。”说完还笑笑,似乎自己的话多么有道理一般。

    其他人没笑,不过除了崇尚月,其他人也都在暗暗点头,起初众人都被李润杰把所有灵药都利用起来的大胆设想惊住了,第一反应就是演练这种灵丹是否能够被炼制,却没想过可能是选手想要蒙混过关。

    当所有人都觉得这种灵丹无法炼制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怀疑这个丹方的正确性,这是人之常情,毕竟不合常理的事情,总是不那么容易被接受,他们没有像郑渊博那样直接否定这个丹方,已经算是给程玉峰面子了,毕竟这个丹方是他单独拿出来的。

    程玉峰等郑渊博说完,没给崇尚月的反驳,直接摇头道:“我不能炼制,不能说明这个丹方就是错误的,大家都是炼丹大师,按照大家对这些灵草的了解,如果按照丹方那样熔炼,好像还是可以的。”

    “确实是可以的,这些药性搭配十分合理,只要是四级以上的炼丹大师都可以把这些药液提取融合。”崇尚月就好像得到支持一般,赶紧道。

    “没用啊,就算提取融合又怎么样?不能炼制成灵丹,难道要口服药液?”郑渊博冷笑一声,他早听郑有志提起过,李润杰很受崇家的重视,他既然要捧,自己就一定要踩。

    尽管他抱着找麻烦的心,也不能言之无物,每次说得都在点上,即便是崇尚月也不得不承认,李润杰的丹方最大问题就在成丹上。

    他就算想帮助李润杰,现在也是力有未逮,毕竟李润杰提出的丹方太个性了,可以说他做得比任何人都好,所有的灵药都被使用,而且看药性也都十分合理,但是也可以说比任何人做得都差,那些即便使用了三四种灵药的人,至少成丹没问题,他的丹方最大的问题就在成丹。

    说他成功了吧,他使用了所有灵草,而且还真是写出了丹方,但是如果说他失败了吧?也没有错,他的丹方无法成丹,也就是说他给的是错误答案。

    荣华居士是女人,大概心性柔和,见郑渊博和崇尚月针锋相对,肯定是因为家族矛盾,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个叶良辰与双方都有些关系,不过作为裁判,自然不能让他们吵下去,赶紧开口道:“程师兄,你认为这个分数应该如何判定?”

    程玉峰知道郑家和崇家之间的矛盾,他们虽然看起来都是说得有道理,但是他根本不会受双方影响,笑了笑道:“这个很简单啊,按照我们的第一关规则,就是每个炼丹师写出一张单方,用了更多灵药的人,分数会更高,那么我们手中是否拿到了他的丹方?这个丹方从理论上来说,是成立的对不对?”

    这点就算郑渊博也不得不承认,这丹方虽然看起来无法炼制成功,但是从理论上的可能性来说,是完全合理的,这小子就好像炼制过无数次这种灵丹一般,对药性把握很到位,每种灵药的搭配,也很符合药理。

    崇尚月有点看出程玉峰的意思,立即点头道:“从理论上来说,他的丹方可以被认可,而且也符合我们大赛的规则。”

    “既然都符合,不管这个丹方是否能最终成丹,我们都不能否定人家的这份创意,不过也因为他的丹方不太确定,我们也不能给他高分,要不这样吧,我们就直接给我定为过关最后一名的六分吧,看他后面比赛的表现,反正有这个分数,他如果没有真才实学,下一关也就过不去了。”程玉峰这个时候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程师兄这个说法很公正,反正那么多人晋级,叶良辰丹师晋级也没什么,至于是含混过关还是真有本事,后面自然看出来了。”月霞宗的风长老一笑,开口道。

    他们本来就是中立宗门,郑家和崇家的矛盾与他无关,他只要支持程玉峰就行了,反正就是和稀泥。

    谢永年是天雨宗长老,与他想法差不多,嘿嘿一笑道:“是真本事还是假装的,下一关就看出来了,这样还能显得我们主办方很公平,程师兄的方法很不错。”

    “我没意见。”荣华居士很简单,点头应道。

    其他几个散修裁判见众人都认可了这样的决定,也就跟着各自点头附议,认为程玉峰的办法没什么问题。

    崇尚月自然是最高兴的,呵呵笑道:“还是程师兄的公正,虽然这次的分数少点,能够进入下一轮,肯定他也没什么意见,谁叫他拿出的丹方一时半会无法验证呢!”

    他的话很有保留,他只是说一时半会无法验证,没说李润杰的丹方只是理论成立,不是说他对李润杰有什么期盼,作为四级炼丹大师,他也认为李润杰的丹方可能是不无法成丹的,但是为了崇元胜,他也不能不为李润杰说话,这可关系到崇家的面子。

    郑渊博见众人都同意了程玉峰的说法,有心否定,也知道人微言轻,心中暗怒,这次让你跑了,下次肯定没有那么容易了。

    他到也不是担心李润杰夺冠,只是如果让李润杰晋级,肯定会让郑有志不爽,他可是未来的家主,自己这次拍马屁的机会就错过了,真是太可恨了,还有这个崇尚月,也很讨厌。

    心中如何想,面上也只能无奈的道:“既然理论上成立,我也没什么说的,就按照程师兄的决定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