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十三章 门规惩罚-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四十三章 门规惩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慕容宇阳本来确实想要辩解两句,听了青山宗主的话,还是闭上了嘴,别人的话,他可以不听,师傅的话还不听,那可能就是废了修为逐出门墙,那自己可就真是什么都没有了。

    心中无论怎么恨李润杰,也只能把这个恨意压着,反正接受惩罚而已,回头等自己受了罚之后,这个小子也一定会收拾。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慕容宇阳肯定深恨李润杰,以后想要报复他,那是一定的,可是众人怎么可能给慕容宇阳以后的机会,如果让他翻身,甚至成为青山宗的宗主,到时候他要报复的人,可就不只是李润杰,今天在场的长老,一个都跑不了。

    金长老看慕容宇阳不开口,面色平静,眼中却是闪过嘲弄的神色,十分淡定的道:“按照门规,慕容宇阳应该去寒风地狱闭关百年。”

    众人闻言,不由暗自打了个冷战,寒风地狱在青山宗非常有名,那是一个灵气几乎枯竭的空间,而且在那个地方还子午各有一个时辰吹出一阵寒风,就算是金丹期修士在那里修炼,也绝对是备受煎熬,更何况慕容宇阳才筑基期。

    寒风地狱就是犯错弟子闭关思过的地方,这闭关期间,生命肯定不会有任何危险,但是修为想要提升,那也势比登天,如果真的把慕容宇阳丢在寒风地狱百年,就等于让他百年之内无法晋级。

    作为门派最杰出,也最有潜力的弟子,慕容宇阳最大的优势就是年轻,不到百岁之龄冲击金丹期,这种天才,在青山宗数百上千年都没有出现一个了,如果真把他扔到寒风地狱百年,他的神话就没了,就算等他出来,他也不会是什么重点培养对象,更不用说继承掌门之位了。

    慕容宇阳在门派虽然不如眼前这些长老时间长,可好歹也是掌门之徒,对宗门中的一切都很了解,听到寒风地狱,已经目现恐惧道:“我不去寒风地狱,我不去,谁也没有这个权力让我去。”

    “怎么?对我说的惩罚有意见吗?”金长老虎目一瞪,不怒自威的道:“污蔑同门,顶撞长辈,擅闯其他峰驻地,哪一件都是大罪,如果不是看在掌门的面子上,你的最终结果就是废除修为逐出宗门,你现在还对我的惩罚有意见?”

    原本打算开口求情的青山宗主闻言,一下闭嘴了,他确实认为金长老的惩罚有些太重了,如果真的闭关百年,慕容宇阳的优势就没了,等他出来,门派都已经沧海桑田了。

    只是听到金长老给慕容宇阳定得罪,最轻的污蔑同门,如果真的处罚,也不会轻,尽管门派弟子之间的杀戮都常有,可那都没有摆到表面上,现在李润杰和慕容宇阳的矛盾都在众人观看中,金长老以此来处罚慕容宇阳一点都不算过分。

    慕容宇阳看师傅不开口,大声道:“我不去寒风地狱,那个地方不是人呆的,我去了就活不了了。”

    “谁说不是人能呆的,每年都会有弟子进入其中闭关,人家也是活得好好的,怎么你就那么金贵呢!”这次开口的是反掌门派系的金丹中期冷笑道,他可不想看着慕容宇阳继承掌门之位,把他送去寒风地狱百年,实在是最好的选择。

    “他们都是炼体修士,我不是,我不去寒风地狱。”慕容宇阳想到那个地方,就不寒而栗,一直摇头不想去。

    青山宗主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如此狼狈,都快给逼疯了的样子,不由暗叹,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自己有心袒护,你做得事情太过分了,本来这些长老看你就不顺眼,你还去触他们的眉头。

    青山宗这样的宗门中,虽然很多事情都是宗主决定,但是当所有长老都意见一致的想要做什么时,掌门也只能权衡利弊之后顺应大家,这也算是青山宗的一种彼端,可他没有办法改变,除非他哪天晋级元婴期,可元婴期的晋升谈何容易,他这辈子是否有希望,他都心中没谱。

    慕容宇阳确实是他花费心思最多,寄予厚望的弟子,可他现在激起众怒,青山宗主也只能舍弃他了,他如果硬碰众长老,说不定就是宗门分裂,也有可能会被人推翻,为了一个野心勃勃的慕容宇阳,青山宗主还不至于那么傻,说到底,李润杰说出之前慕容宇阳派来人说的话,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想到慕容宇阳好歹是自己的徒弟,青山宗主硬着头皮道:“金长老,这个处罚是不是重了一些,百年太久了吧,他的修为已经半步金丹,为了门派能够尽快多个金丹期长老,年限减少一些吧。”心中暗叹,师傅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金长老虽然是执法堂长老,也不能硬抗掌门的意思,想了一下道:“念在慕容宇阳年轻有为,闭关百年过长,改成八十年吧。”

    青山宗主暗暗满意,金长老还算明白道理,自己这个掌门都开口了,他最终还是减少了二十年,尽管还是有八十年,那就让慕容宇阳自己去承受吧,自己惹的祸,自己去承担后果吧。

    如果金长老不同意减刑,青山宗主难免还会费一番口舌,这样的结果让他满意,他也不再多废话,对身边的慕容宇阳道:“还不赶紧谢过金长老为你减刑,这八十年你一定要在寒风地狱好好磨练心性,不要再这么浮躁了,这样对你以后更好。”

    慕容宇阳知道事实无法改变,除非自己想要被逐出师门,不然就必须去寒风地狱闭关,他心中的愤怒和委屈简直无法发泄,偏偏眼前的人又都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心中的怒火差点让他丧失了理智,仅有的理智在看到李润杰的时候,不由心中一动,指着李润杰道:“我犯了错误,愿意接受惩罚,但是我想他也应该受到惩罚吧,我毕竟杀了我们青云峰两个弟子,我想他也应该去寒风地狱闭关。”

    “慕容宇阳师侄,你这话就是有些过分了,你是这打算自己不好过,也要把别人拉下水吗?”苍长老一直没开口,这个时候首先站出来道。

    她当时听到李润杰才筑基就打败两个筑基二层修士,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待到后来李润杰的一番行为,更是让她刮目相看,这个弟子简直太值得培养了,当时自己怎么就没有重视呢,现在想来,这次的事情就算最终得益的不是李润杰,他以后也肯定会被饶长老重点对待。

    这样的人,她一定要交好,说不定未来青山宗长老之位,就有他一个了,想到自己当初冷淡对他,生怕李润杰心生芥蒂,现在出头,也算是为了与李润杰交好吧。

    在李润杰表现出自己的价值以后,其实不少长老就比较看好他了,都认为饶长老收了个不错的徒弟,为人不卑不亢,实力也不弱,最重要的是他年轻,而且没有年轻人的暴躁冲动,谦恭有礼,对待长辈也很有礼貌,是那种真诚的礼貌,不是表面的敷衍,比慕容宇阳强太多了。

    苍长老站出来说话,其他看好李润杰的长老也跟着站出来说话,反正都是不同意惩罚李润杰。

    “凭什么,就算他出于自保,也不一定要杀人,这样做根本就是自保过当,如果不处罚他,我不服宗门的处罚。”慕容宇阳看这么多人为他说话,心中更是火大,自己是被这些人逼着受罚,李润杰却被这么多人护着,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的呢!

    金长老作为执法堂的长老,听到慕容宇阳的话,不由点头道:“你说的未尝没有道理,李师侄防御确实有些过当,不过……”

    眼看金长老要为李润杰找理由,众人都心中暗暗冷笑,慕容宇阳都要失势了,你师傅都不管你了,你这个时候还想拉个垫背的,谁会给你这个机会,只是谁也没想到,有人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金长老,作为宗门的弟子,我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杀了同门,心中也有内疚,不如就按慕容宇阳师兄所言,罚我也去寒风地狱闭关吧,不过我希望从轻发落,我就去闭关一年如何?这样也可以让别人知道我们宗门规矩森严,不能轻易触犯。”李润杰在这个时候打断了金长老的话道。

    “润杰,你……”饶长老摸不清楚弟子的意思,刚刚开口,看到李润杰坚定的眼神,就知道劝解没有,只能在心中留着疑问,改口道:“好吧,你能这么为宗门着想,实在是我门之幸。”说完扭头对金长老道:“金师兄,既然小徒自己要求受罚,还请成全,不过也正如小徒所说,他犯错实在是不得已,请从轻发落,罚他闭关一年吧。”

    金长老认真的看了看李润杰,片刻才道:“你能主动要求被罚,很好,那就罚你去寒风地狱闭关一年,那里灵气稀薄,还是多做准备吧,明天进入寒风地狱。”说完鄙夷的看着慕容宇阳道:“慕容宇阳师侄,你还有何话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