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十章 慕容宇阳的罪名-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四十章 慕容宇阳的罪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饶长老的话让原本还在生气的慕容宇阳蓦然冷静下来,他怎么说都是掌门之徒,也是精英榜第一,不会完全不通世故,只不过因为愤怒,没想那么多。

    现在饶长老的话,让他醒悟过来,今天的情况不太对劲啊,就算自己要对付饶长老的弟子,也不能惊动这么多人来?

    冷眼观察周围众长老看自己的眼神,虽然说不上多么冰冷,但是绝对没有了往日的热情和看好,甚至有些不太隐藏自己的长老眼神中带着幸灾乐祸,他就更确定自己的猜想了,虽然他不认为这些人能逼着师傅做什么决定,可是自己说不准要受处罚。

    饶长老也不怕他反应过来,到了这个时候,就算他改口,改变态度都晚了,谁会相信他是真心的,大家对他的成见已经成了,说什么都没用。

    “掌门师兄怎么还不出来,大家伙都等了这么久了。”有急性子的长老见掌门半晌没有出来,就皱眉问道:“这几天掌门师兄没有闭关吧?”他虽然明说询问谁,但是该回答问题的人显然是慕容宇阳。

    作为精英榜第一,门派培养的重点,又是掌门最得意的徒弟,他对青山宗掌门的行踪自然了解。

    意识到自己可能让周围长老不满,听到有人询问,即便心中依然不把他们当回事,还是不得不开口道:“师傅这两天没有闭关,只要通报一声,应该很快就出来了。”

    他其实很想自己去禀报,只是目前的局面,他必须在这里待客,这也算是徒弟应该做的,只能让其他人去通报师傅,他如果不是怕在场众长老听到自己的话,他甚至想让师弟把眼前情况告诉师傅,免得师傅进来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可惜他现在就算想暗中告诉师弟也做不到,在场众长老都是金丹期修为,比他修为高了很多,即便他用什么秘法传音都可能会被他们的神识发现。

    再等片刻,青山宗的掌门终于姗姗而来,他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比其他长老更会保养,面容清矍,气派怡然,果然不愧是三级宗门的掌门,尽管三级宗门在整个修真界而言,算是最底层的宗门,但是在青云山数十万里中,却是顶级宗门了。

    青山宗的宗主无疑修为已经达到金丹后期,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步入元婴了,当然与真正元婴的实力有着天地之别,有了元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算肉身死了,也不算死。

    金丹期的修士就不同了,他们就算修为再怎么强悍,即便是半步元婴很多年,肉身死了,这个人也就完了,像白云飞那种使用邪门功法夺舍重生的,实在太罕见了,而那种重生方式,李润杰都认为不算是重生,最多就是重活意识而已。

    青山宗的宗主出来,众人不管对他什么心态,都要躬身行礼,李润杰就站在饶长老身后,不敢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在这样的修士面前,乱动念头可能都会引来杀身之祸。

    他前世的修为都不如青山宗宗主,见到的人,也大多数修为不如他,他前世见过元婴期修士,但是没有这么近距离接触过,这也算是散修的悲哀,见识远不如大宗门大家族的弟子,青山宗最普通的弟子,都有可能与青山宗主这样的高手面对面交谈。

    他作为一个入门才半个月的弟子,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已经算是一种荣幸了,而且他还是今天的主角。

    “各位长老,今天居然都到了,还真是让我有些意外,多少年没有齐聚一堂了。”青山宗主坐在主位上之后,笑着询问道:“今天发生了什么大事吗?居然劳动诸位一起过来。”

    众长老暗中冷笑,大家都是金丹期修士,他们心中暗想,青山宗主就算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还要忙于修炼,对外界的事情管得很少,但是凌云峰上发生的事情,他们不相信青山宗主一点都不清楚,这么说简直就是装糊涂,或许他还想维护慕容宇阳呢!

    这个时候要开口的人自然是饶长老,不管慕容宇阳心里有多么着急想要告诉自己师傅,这个时候也必须让饶长老先开口,他已经觉察事情不对劲了,如果他再抢话,那就真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结果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最近新收了一个弟子李润杰。”饶长老笑了笑,指着身边的李润杰道:“他今天在住处修炼,就有两位青云峰的弟子上门找他的麻烦,而且还出重手,想要杀了他,他出于自卫,在自己的住所把他们杀了,然后慕容宇阳师侄就非要报仇,还强闯了我们凌云峰。”

    饶长老是门派长老,在门派中生活数百上千年,对于门派的规矩十分了解,他没有说出李润杰与慕容宇阳之前的矛盾,只是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件事大家都见过,也都有所了解,饶长老说得基本上就是事实,就算是慕容宇阳也觉得事情发展就是这样,可他又觉得好像和自己知道的事实不一样,但是问题出在哪,他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毕竟饶长老说得都是今天发生的事情。

    青山宗主没有开口,似乎在考虑这件事的真实性和前因后果,有几个脑子转得快的长老已经露出慧心的微笑。

    比起经验,一心只是修炼的慕容宇阳怎么能比得上饶长老,虽然他说得都是事实,但是强调事情的重点就不同了,事情还是那么回事,但是从饶长老口中说出来,意思就不同了。

    他的意思很明白,李润杰之所以杀了两人,是因为两人去了李润杰的家里大打出手,这样就算他把两人杀了,也不算过分,完全出于自保,就算受到点惩罚,最多就是出手过于很辣,这对于修真者而言,绝对是不疼不痒的批评。

    至于慕容宇阳的情况就更明白了,他强闯凌云峰除了要救人,自然也是要去找李润杰报仇,但是饶长老只说了他要报仇的事情,即便符合事实,但是却把整件事的味道变了。

    如果他是一心为了救人而有如此莽撞行为,其情可悯,就算受到惩罚也很简单,但是如果他是为了报仇,那这顿惩罚可就无法避免了。

    慕容宇阳不是真的笨,只是经验不够丰富,在饶长老面前,注定要吃亏,而这个时候青山宗主忽然开口询问慕容宇阳道:“宇阳,饶长老说得可是事实?”

    “是,可是……”慕容宇阳见师傅询问,不敢否认,只是才要开口解释,就被人打断了。

    “掌门师兄,这样的事情在我们青山宗多年来,可是从来没有过,不管哪个峰的弟子,自己的住所就是私人领地,外人闯进来,主人有权力用任何方式对付他们,而慕容宇阳师兄因此要报复李师侄,这就太过分了。”一个反掌门派系的长老打断慕容宇阳,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道。

    其他长老没有开口,却都点头,他们也是认为这个道理很对,如果别人的住所都可以随便侵入,那谁还敢安心修炼,这样就太可怕了。

    更重要的是慕容宇阳仗着自己掌门之徒的身份,居然强闯凌云峰,就是为了找李润杰报复,这家伙也太嚣张了,金丹长老都不在他的眼中,其他人如果得罪他,岂不是还得提心吊胆怕被他闯山?

    “曹长老,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不是为了报仇才闯山的,我要救人。”慕容宇阳被打断,心中恼火,这个时候他也反应过来,如果自己被扣上一个睚眦必报的帽子,就算师傅想保住自己,都会很麻烦,赶紧不满的开口道。

    如果他不开口,众长老其实未必能怎么样,现在听他居然出言顶撞曹长老,立即不答应了,一个老修士,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派系的,皱眉开口道:“慕容宇阳师侄,你这话我不知道是真是假,就当你的目的真是如此吧,但是你以一个救人为理由,就强闯人家凌云峰,还是太不把饶长老放在眼中吧,更何况刚刚饶长老说的很清楚,你要救的人,闯入人家的私人住宅,这也是他们咎由自取。”

    一阵长篇大论,说得众人都有些蒙,不过话到是也很有道理,你为了救两个私闯人家住所的弟子而闯山,这样的强盗行为,怎么算都是违背门派规矩的,谁给你的胆量。

    慕容宇阳眼看自己被动,就想再次开口解释,他急躁的情绪有些压不住了,心中对这些长老恨得要命,这帮老家伙,就知道给自己找麻烦,原本不大的事情,闹成这个样子,全是他们弄的,自己和饶长老之间的恩怨,碍着你们蛋疼了?

    他到现在都不明白,这些长老为什么要针对自己,他甚至看到几个掌门派系的长老也在跟着点头,这是什么鬼?大家不是自己人吗?

    李润杰看着暗中好笑,慕容宇阳莫名其妙的就被安上了罪名,他就算真栽了,估计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