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三十九章 众长老齐至-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三十九章 众长老齐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饶长老带着李润杰御剑飞行,很快就到了青云峰,青山宗虽然是个三级宗门,范围数万里,但是本身宗门并不算很大,御剑飞行很快就到了。

    当他来到掌门大殿的时候,这里已经来了不少人,不同于其他山峰,这里是掌门所在,有着一个很气派的大殿,不管是开展什么活动的时候,都会选择在这里,这是门派重地。

    饶长老到了这里时,这边已经有了不少人,青山宗的十几个长老几乎都到齐了,其中就有当初李润杰见过的苍长老。

    苍长老长得其实还是不错的,虽然不能说驻颜有术,但是风韵犹存,在众多长老中,算得上比较漂亮的人物,只不过他的名字让李润杰有些不敢直视,他会想到当年世界中的苍老师。

    人家苍长老其实长相端庄,虽然风韵犹存,但是气质优雅,怎么也不会与苍老师联系在一起,只是这名字,实在让人蛋疼,估计她出生那一年,仓也空了,井也空了,不知道是不是也是连年大旱,李润杰一时间有些走神,也就没有注意其他长老。

    他是一个才入门半个月的新弟子,众长老中,除了苍长老,根本没有人认识李润杰,但是他们都知道这件事的缘由。

    慕容宇阳因为自己的两个手下被凌云峰一名弟子杀了,这才强闯凌云峰,结果才有了后来的事情,他们对于这件事不太在意,他们重点关注的是慕容宇阳对待长老们的态度。

    即便如此,他们也不由多看了李润杰两眼,想知道敢与慕容宇阳做对的人到底是什么样。

    李润杰外表看来斯文清秀,炼体修士与横练武者不同,不会一身肌肉,看起来身材中等,如果说有点特点,就是这个弟子身上有一种与修真界众人不同的清新之气。

    他们不明白这股气质从何而来,不过也最多比一般弟子气质稍微好一些,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是他敢杀了慕容宇阳的手下。

    其实如果李润杰知道他们对自己的评价,就会告诉他们,如果他们去地球那种现代化社会生活几年,身上自然也会多了几分清新之气,那可是现代和古代的区别,可惜他猜不到众人的想法,也不打算暴露来历,只能让众长老留下了一个气质独特的印象。

    他们除了看李润杰的外形,还看李润杰的修为,他们都是金丹期修为,除了几个金丹中期和一个金丹后期,十几个长老大多数都是金丹初期,达到金丹期,每进一步可能都需要数十上百年,甚至更久,大多数是金丹初期也不奇怪,这也是金丹长老资格的区别,不管人家实力如何,早一步进入长老行列,也算是老资格。

    他们都看出李润杰是筑基一层弟子,心道这样的弟子就算是真的杀了两个慕容宇阳的手下,他强闯凌云峰也是小题大做,如果真是生气,等李润杰出了凌云峰再找他算账就是,就算真把他废了,饶长老都未必能说什么。

    他们到现在也没有看出李润杰有什么特别,自然不知道饶长老对待李润杰的态度,他们都认为这次饶长老之所以要过来找掌门,就是因为慕容宇阳的态度。

    其实众人都是如此想,既然这件事很偏偏他还敢去强闯凌云峰,那么态度不言而喻,根本就是没把长老放在眼中。

    他凭什么?凭的是精英榜第一?显然不是,精英榜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青山宗弟子的排名,凡是达到长老的地位,自然从精英榜上下来,再说,凡是金丹长老,哪个不是精英榜的前十出身,数百上千年来,青山宗的长老,都是精英榜前十成长而来,毕竟进步途中会有人陨落,会有人无法突破金丹期。

    就算慕容宇阳被预测为最年轻的金丹期长老,可他不是还没结丹吗?而且青山精英榜第一的弟子陨落,也不是没有过先例,像慕容宇阳这样的性格,未来如何谁敢说?

    他之所以这么嚣张,不把长老放在眼中,依仗的就是掌门之徒的身份,也是依仗未来掌门人的身份,这就是众长老的心中想法。

    不管这些想法与事实是否一致,反正他们就是这么想了,反正慕容宇阳就是那么说了,他最后一句话,简直是说得所有长老心中发寒,这小子如果接了掌门,大家一起倒霉。

    饶长老自然明白众人的心思,也不说破,见到他们,就直接拱手道:“各位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今天我来找掌门讨个说法,正好各位都在,不如给我做个公正如何?”他说得很直接,反正这些人都说了,自己就算说得再好听,他们也有自己的想法。

    “饶师兄放心,我们过来就是想看看掌门如何处理这件事。”有人配合的点头道。

    苍长老看了一眼李润杰,暗暗叹息,然后道:“饶师兄,我认识李师侄还在饶师兄之前,李师侄是什么样的品行,我也有有所了解,今天的事情我相信肯定事出有因。”

    饶长老点点头,他自然知道李润杰最先见到的是苍长老,可惜苍长老没有太在意,反而便宜了自己,没错,他确实认为便宜了自己,了解李润杰越多,越感觉李润杰是那种值得培养的弟子,慕容宇阳确实资质很好,也够努力,可惜性格太差,远不如李润杰。

    他或许年纪还轻,或许资质不如慕容宇阳,但是他这份心性,绝对甩了慕容宇阳不知道几条街,如果是同样修为,李润杰不知道能玩死慕容宇阳多少次,他差得只是时间。

    今天他来这里,就是为了给李润杰讨还公道,当然也是想为他争取时间,他没有说破,他估计李润杰能猜到。

    在来的路上,李润杰确实是猜到了饶长老的意思,他是对自己真的看重,那么他做的一切,都应该是为了自己,当然也是为了他,那么他们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必须遏制慕容宇阳的发展趋势。

    苍长老猜不到饶长老的目的,但是从他对李润杰的态度,就知道他肯定比较看重李润杰,想到这是自己拒绝的人,心中就不知道什么滋味。

    她当然也看出李润杰突破到筑基期,当时自己见到他的时候,可是只有半步筑基,这个无法作假,也就是说李润杰在半个月内突破到了筑基,更重要的是她没有听说饶长老去求购筑基丹,那么李润杰就是没有使用筑基丹,这份资质,已经值得让人重视。

    更何况这小子的心性正直善良,敢和慕容宇阳做对,胆量也不这样弟子的未来成就不敢说,但是这样的弟子,绝对让自己放心,培养成死忠没什么问题,苍长老有些可惜了。

    众人正在说着,慕容宇阳已经从外面进来,他从凌云峰来到青云峰也没用多久,看到这么多长老在场,也是不由一愣,他没想到这么一件小事会引来这么多人,看了一眼和众人闲聊的饶长老,还以为他找来的人,暗中冷笑,以为找了一堆长老就好了,今天不让姓李的受罚,自己的面子往哪放?

    到了这个时候,他还在想着自己的面子,他不是没把这些长老放在眼中,实在是没把李润杰放在眼中,一个才进入门派半个月的弟子,想对付他还不是轻而易举?你饶长老就算想落我的面子,保着他,你也做不到。

    他没有李润杰那么强大的神识,不知道他在凌云峰所做的事情,所说的话,早就已经被很多长老知道,他们真正针对的人就是他。

    因为他误会了众位长老的意思,也就没有把他们在场太当回事,只是应付式的对众人行礼打过招呼,他的精英榜第一,半步金丹修为,更是掌门弟子,最有可能的未来掌门接任者,对于这些长老,也不需要表现得太过恭敬,这是他一贯的作风。

    如果是平时,众人也不会有太多感觉,也觉得这样所理所当然,现在可就不同了,他们本来就觉得慕容宇阳不把长老们放在眼中,这下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慕容宇阳表面恭敬,眼中却没有半分敬意,这是任何人都看得出来的,心中暗暗皱眉,这家伙现在就已经如此桀骜不驯,未来如果让他接任掌门,那众人还有什么好日子过了?一会肯定要收拾他,这是几乎所有长老的心思,就算是掌门一系的长老也是如此,他们没有看到慕容宇阳应有的敬意。

    一如既往的慕容宇阳浑然不觉这些长老的不满,早就养成的习惯,哪能那么容易改变,最后来到饶长老面前,看了李润杰一眼,然后冷笑道:“饶长老,你弟子杀了我的两个师弟,看来你这是亲自把他送来让师傅治罪了?”

    “慕容宇阳,你到了现在还执迷不悟,我还真是为掌门师兄感到悲哀,这样的继承人,还真是让人齿冷。”饶长老摇摇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而他的话,更是让长老们脸色难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