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第一千三十七章 师傅召见-久草精品网
返回 专职妖孽保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三十七章 师傅召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慕容宇阳被林乱舞和叶卿云拦在半山腰,三人开战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凌云峰的弟子关注,其他峰修为比较高的弟子,也在关注,甚至因为事情闹得不小,青山宗一起金丹期长老也在关注。

    神识在凌云峰的上空来回扫视,就算饶长老发现,也不会有什么阻拦,这件事不管李润杰做得对错,但是慕容宇阳强闯凌云峰,就是他的错,这么多年来,慕容宇阳确实受到了太多的赞誉,如果不是他身后靠着掌门,早就被其他长老教训了。

    如今他已经嚣张到强闯长老山峰,这件事说到哪去,饶长老都是有道理,他到是希望更多的人知道,到时候在众长老的压力之下,看掌门还怎么护着他。

    慕容宇阳一直以来的嚣张,没有人敢招惹,终于在这一刻,出现了问题,见到慕容宇阳被凌云峰的两个精英弟子夹攻,几乎所有人都是幸灾乐祸,他们都在看热闹,看着事情怎么收场,饶长老虽然只是金丹初期,可他怎么也是青山宗的长老,比慕容宇阳地位高,慕容宇阳目中无人可见一斑。

    实力相当的三人交手,自然不是一时半会可以结束,此时的李润杰也已经到了饶长老的房间,他毫不留手的干掉慕容宇阳的两个小弟,虽然都是筑基二层,也已经足够引起饶长老的注意。

    李润杰也不认为这么大的事情饶长老不知道,见到饶长老的时候,他是一片的坦然。

    “你难道不应该和我解释一下今天的事情吗?”饶长老面呈似水,看着李润杰一点没有因为被自己召见而惊慌,暗中点头,但是表面却不动声色,这个弟子别看外表乖巧,他杀人的时候,可一点都没有手软。

    第一个筑基二层的修士被杀,饶长老没有看到,但是第二个人是怎么死的,他却看得很清楚,这个小子才拿到青山宗的御剑术,使用起来居然就那么犀利,而且还能加入自己的理解,可塑之才,绝对的可塑之才,如果他能早就入门一些年就更好了。

    尽管有些可惜不是手把手教出来的,饶长老也心中想着把李润杰保下来,除非这个弟子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想到慕容宇阳的样子,就知道李润杰惹了不小的麻烦,不过这没有什么,慕容宇阳就算再怎么厉害,再怎么有成就,那也要多年之后,李润杰表现出来的资质,也让饶长老看到一些希望,总觉得这弟子有些不同,未来成就说不定不弱于慕容宇阳。

    饶长老心中也有遗憾,他虽然有叶卿云这样优秀的弟子,在任何张老面前都能比较骄傲,毕竟十几个长老之中,自己有个排名第七的弟子,也是很有面子的,有些长老的弟子都进不了前十呢!

    但是也因此比较遗憾,就算叶卿云这个排名第七的精英弟子,也只能和林乱舞这种弟子联手对抗慕容宇阳,可见和慕容宇阳的差距很大。

    他没有一个弟子能进入精英榜前三,这不仅是他,很多长老都有这份遗憾,但是他们只能自怨自艾,没有碰到良才美质,不能培养出顶尖弟子,但是饶长老看到了希望。

    据他所知,当年慕容宇阳也不能在筑基一层独战两个筑基二层还能毫发无伤的把他们杀了,就算两个筑基二层弟子实力不那么强,那也是实打实的差着一个层次,这种差距应该很明显的,但是到了李润杰这里,他们却变得不堪一击。

    李润杰或许境界不是最厉害的那个,战斗力却很强,绝对比同级弟子厉害多了,等他筑基九层,就算面对半步金丹,或许都不会弱,只是可惜,他出现太晚,比慕容宇阳差了近一代人。

    饶长老的心思,李润杰可不知道,他知道自己的情况已经不能隐瞒,老实的道:“师傅,其实这事情我也很无奈,慕容宇阳师兄故意为难我。”解释了一句,也不等饶长老询问,就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详细描述了一番,没有添油加醋,全是事实。

    当然他说的事实是对程师兄与孙师兄说得那些,反正当时在场的人,只有云山宗的尹万福和尹千帆活着,因为他们丢下吴友英的事情,他们俩肯定守口如瓶。

    就算他们不介意回答这个问题,青山宗调查也不会调查到云山宗,这点李润杰确信,而且那边也肯定不会有实话,这边也未必会信。

    相当于死无对证的事情,怎么编造还不是自己说了算,李润杰尽量让自己的谎言完善,只要没有明显的漏洞,谁也不会怀疑他,他之前确实独立杀了两个筑基二层弟子,但那只是筑基二层,张师兄可是筑基四层,而且还有慕容宇阳留下的法宝,谁也不会相信他能把张师兄干掉。

    饶长老正如李润杰所想,就算他已经尽量高看李润杰了,也不相信这一切有李润杰的参与,张师兄是什么人,他也有所耳闻,实力虽然不怎么样,可人家好歹是筑基中期,而且还有不少法宝,确实不是李润杰能对付。

    “这个慕容宇阳越来越不像话了,自己的表弟做错事,反而想要来找你责难,真当我凌云峰是随便谁都能欺负的吗?”饶长老哼了一声,然后对李润杰道:“对于敢于闯入我们私人领地的人,不管是哪个山峰的弟子,都是违规,你杀了那两人也就杀了,没有规矩的人,活该找死,你放心,不管是谁,我都要讨他要个说法。”

    李润杰当初加入师门的时候,只是想找个安心修炼的地方,最好有个后台,对于这个让他不太满意的青山宗,根本没有什么归属感,现在听到饶长老的话,尽管觉得他也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不过还是内心比较认可他。

    如果遇到一个怕是的师傅,这样的情况下,可能会把徒弟送出去,而饶长老不仅把自己护住,还想要帮自己讨还一个公道,这真是让他很喜欢,这样的师傅才让人放心。

    慕容宇阳可不是一般弟子,那是年轻一辈第一人,而且最有希望在百岁之前进入金丹长老行列的精英,未来说不定就是和饶长老平起平坐的人,更何况还是最有希望接任掌门之位的人,饶长老敢不顾一切的与他为敌,这份魄力,这番胆量,都让李润杰比较喜欢。

    他这个时候自然也知道叶卿云和林乱舞在阻挡慕容宇阳,他当然知道这是饶长老的授意,不然他们俩怎么可能轻易得到慕容宇阳。

    饶长老见自己的弟子十分冷静,暗暗点头,成为慕容宇阳要对付的人,还能保持这种状态,总算自己没有看错,他除了看好李润杰的资质与战斗力,就是看好他的心性,这个年轻弟子没有任何年轻人的毛躁和冲动,这才是成就大事的最基本素质。

    他哪知道李润杰正在思考他这个师傅是否够资格,不然肯定直接发火,老子的眼神出了问题。

    “师傅,既然我们要去找慕容宇阳讨还公道,是不是要让师兄和师姐回来?”他的神识能扫到三人战斗场面,尽管两人联手不弱于慕容宇阳,想要打败他,也很难,以他两世为人的眼光来看,慕容宇阳的战斗力确实很强。

    怪不得他能成为精英榜第一,当初自己在半步金丹这个境界的时候,如果与慕容宇阳交手,估计不出百招就会被打败了,大宗门弟子和散修果然是有着本质区别。

    别说慕容宇阳,就算林乱舞和叶卿云,实际战斗力都不在前世李润杰半步金丹的时候弱,毕竟法宝和法术的优势,大宗门不是散修能比。

    不过今生李润杰到没有自愧不如的想法,他现在的修为不够,但是当他达到筑基九层的时候,内外兼修,加上自己炼制的法宝,李润杰相信就算是半步金丹的慕容宇阳,也非自己之敌。

    他甚至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幸运的得到灵器材料,他甚至可以一跃成为七级炼器宗师,那个时候有一件灵器在手,半步金丹的时候,甚至可以对抗金丹期修士,那可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半步金丹能够对抗金丹期,完全就是颠覆修真界修士的认知。

    金丹期与半步金丹的差距,远不是筑基期与半步筑基的差距能比,即便如此,很多人都认为半步筑基无法对抗筑基期,如果李润杰能做到半步金丹,对抗金丹期,绝对是个令人震惊的事实。

    李润杰想得有些远,事实上他有这个信心,只是眼前这关还是要先过去。

    饶长老不知道李润杰能够看到三人战斗的场面,笑着道:“没什么的,叶卿云这丫头,精英榜排名第七,林乱舞排名十七,他们俩联手,精英榜上不会有人能比他们更强,慕容宇阳也无法突破他们的防御,你放心好了。”

    到了这个时候,李润杰才知道两人身份,他之前之所以只说师姐和师兄,就是因为不认识他们,饶长老显然看出他不认识,这才介绍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