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竞天择最新章节- 第五十章 功法不全-久草精品网
返回 武竞天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章 功法不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是、又不是,可恶啊”

    真皮座椅里,天冥脸色十分的难看,冷冰冰的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左手抓住,一把将右手上握着的一柄青铜古剑的剑锋,给抓在了掌心。

    只听见嗤的一声轻响,等天冥再打开左手掌时,一截剑身,已经在他的掌心,化作了点点绿黑粉末,随着他左手掌翻起,粉末飘飘洒洒的,落了满地。

    躬身站在丈许开外的冯岩,看着这一切,心头一阵的狂震,这把经他手带回来的青铜古剑,他可是很清楚,剑锋锋利无比,当初他的手指,只不过轻轻碰了一下剑锋,就留下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现在还包扎着,可如此宝剑,在眼前这个看起来十分虚弱的主上手里,竟然像是纸糊的一般,轻松就被他捏成了粉碎。

    嗤嗤嗤嗤!

    又是几声轻响,一把上好的青铜古剑,就那么在天冥的手上变成了粉末,做完这一切,天冥脸上的阴沉,丝毫不见减少,反倒更显阴冷了些。

    忽地!躺在椅子里的天冥,脸色唰的一下变得铁青,甚至身体都微微颤抖起来,他一双手收回到腹部前,互相紧握着,握的极其用力,以至于好几根手指都充血通红了,他眼中冷冽光芒一绽,慢慢开口讲到:“你去吧,好好修炼,你这修为,还是太低了。”

    冯岩早已心生退意,这下主上开口了,他几乎是毫不犹疑的,就转身退出了这个石室,走到屋外,他才敢深深呼出一口气,提起来的一颗心,这才稍稍放下来,刚才面对天冥时,那气氛实在太过压抑。

    “总算度过一劫,这老家伙喜怒无常的,在他手底下做事,可真是难过。”心头喃喃自语着,冯岩加快步伐,快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哇啊!

    冯岩刚离开没多久,坐在椅子里的天冥,忽地头一偏,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不灭!将石头室门关闭,我要疗伤,真是可恨呐,不过是一帮克隆体,居然居然把我害的这么惨,现在这身体的排异反应越来越频繁了,可恶啊”

    密室门关闭,天冥颤颤巍巍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可以看到,他的一张脸,此时惨白毫无血色,眼神光芒黯淡,整个人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损伤一般。

    不久!一个外貌体形和天冥十分相似的人,从一扇侧门,进到这个屋子里。

    “主人!替换用的身体,已经准备好,需要的药剂,也已到位,主人你可以随时开始替换身体。”不灭的声音在密室中响起。

    “啊!”

    不久后,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在这个密闭的石室内响起。

    先是在洞口外向里瞧了又瞧,待确定前方没有什么危险后,郝宇大着胆子,走进了那漆黑不见五指的洞里。

    嗒嗒

    走过不长的一条通道,郝宇感觉自己像是来到了一个大一些的地方,不过四周依然是漆黑的,若不是他头上还带着头盔,有夜视功能,他只能抓瞎了。

    迈步小心的向前走去,听着悠远的脚步声,在耳边回响,郝宇脚步听了下来,身形绷紧向四周看去。

    “嗯?这个是油灯吗?”

    透过头盔,郝宇在洞口不远处的石壁上,找到一个金属架子,上面放着一个不大的碟子,他要踮起脚,才能看到碟子里的情况,里头好像有些干掉的胶状物,一根细细顶端发黑的绳状物,安在碟子中间,少年从空间戒指找来火机,试着点亮这油灯,还真的点着了,顿时!幽幽的火光,照亮着四周的黑暗。

    看着这个地底宫殿一般的洞窟,郝宇脸上的惊奇,越来越多。

    “在这么一个海中孤岛下,到底是什么人?会在修建这样的地下建筑?”

    摸摸大石柱,拍拍石质长廊,郝宇在这近百丈大小的洞窟里,慢慢的浏览着,又先后在四周的四壁上,点亮了近十盏油灯,把整个洞窟照的通亮。

    噌!咕噜噜!

    忽地,正抬头看着亭廊雕刻的郝宇,感觉脚下踢到了什么东西,他低头看去,顿时惊了一跳,那被他踢得滚出去的,不是一个烂了小半边的人头骨,又是什么?

    “这里怎么会有骷髅头?难道当初生活在这里的人,都不是自然死亡,所以尸骨才会这么随意摆放在外?”

    嘎吱!

    推开庭院房间其中一扇门,郝宇抬眼往里看去,一下就感觉一股凉气,从骶骨,直透脑顶,只见房门前,又是两颗烂朽的头骨,滚在哪里,至于屋里,因为灯火照不到,他没怎么看清楚,依稀的,他看到了更多的头骨。

    噌噌的倒退两步,郝宇脸上之前的猎奇之色,再也没有半点,全被惊骇取代:“这个地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大着胆子,郝宇把剩下的几间房子的房门,都推开来,如他想的一样,这些房子里,也同样有颅骨残留。

    冷不丁的,不灭的声音,突地在郝宇的耳朵里响起:“怎么样?看出什么没有?给你一个小小提示,去那座凉亭看看,你会找到答案的。”

    啊!

    一声高八度的惊叫声,从少年的嘴里喊出,他真是被不灭这突如其来的话语声,给吓了一大跳。

    长长吐出一口气,郝宇尽量平复着自己狂跳的心:“不灭!你这么突然的在我耳朵里讲话,真的会吓死人的。”

    一边着平复下心神,少年快步走到庭院前,一座不大的凉亭前,看着这个几根粗石条搭就,塌了半边顶部的凉亭,郝宇围着它四周,慢慢走动,仔细打量着凉亭的每一处,连那些烂在地上的石瓦,也不放过。

    “嗯?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这凉亭里,莫非爆发过古武者之间的战斗不成?”看着看着,郝宇的心神渐渐跳跃起来,凉亭中似有似无的一股异样气息,被他捕捉到。

    这个时候,少年不得不庆幸,自己的意识精神,在前些天提升了很多,否则他一定感应不到那种气息。

    “还不错!感觉到了异常,我不知道什么战斗不战斗,透过你身上的手机和掌上电脑,我读到,这一块区域有不一样的能量反应,你再透过意识感应一番,这种能量波动,和你修习的古武功法运转时的能量波动,是不是有些类似?”

    不灭的话,一下挑起了郝宇的兴趣,一番努力感应后,他确实的捕捉到,凉亭这里偶尔浮现的气息中,有一股,真的和他运转九极功时,他身上所散发出的能量波动类似。

    确定这样一个巧合,郝宇惊奇的叫出声:“不灭!你你把我带到这个孤岛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你真的好厉害啊,快说、快说,你是怎么发现这个地方,与我修炼的功法有关的?”

    人工智能不灭沉默了一下,才说到:“发现这个地方的,不是我,是老主人他,早在几年前,他就发现了这个孤岛下的洞窟,只是他不能确定,而我这次也是带着试一试的想法,带你来的,没想到真的被老主人他,找准了。”

    郝宇眼中拂过一抹黯然:“原来是师父他老人家发现的,可是他老人家花时间找这样一个地方,究竟是为什么?”

    抬眼往凉亭中看去,郝宇心生疑窦。

    “因为老主人他发觉,获得的九极功法并不完整,而这里有类似的能量波动,说明这里很可能有武者修习一样的功法,只要找到这武者修习的功法,就有极大可能,补全九极功法。”

    不灭的声音,没有感情的波动,可听在郝宇耳朵里,他的心头,却是起了波动。

    “功法不全?难怪修炼时,总有一种阻滞感,九极功的吐纳法,我连续修炼了近三,才艰难的成功,好像师父他老人家曾经讲过这么一嘴,只是我当时没有在意,那现在,我是不是该扒开这些残砖断瓦,看看底下会不会有什么线索?”说着!郝宇踏着坑洼的石阶,向残破的凉亭走去。

    不灭却及时叫住了他:“不用那么麻烦,这底下埋着的,也就一些化作泥土的遗骨,就算有什么东西,多半也毁掉了,你还是到那些房屋里,好好找找。”

    接下来!郝宇不得不大着胆子,靠着头盔上的灯,在各个房间里仔细翻找着。

    “前辈高人,晚辈今日冒犯,绝对不是有心的,还请前辈们莫怪,莫怪啊。”

    这一仔细查探每个屋子,郝宇难免的,看到了屋里更多的遗骨,多是破烂的头骨,当然还有一些烂的只剩下牙齿,更多的,早就化作飞灰。

    当一间正厅,和五间后房,都好好翻查过一遍后,郝宇失望了,他一无所获:“这里什么都没剩下,都烂没了,不灭!你觉得,师父他要找的东西,真的在这里吗?”

    不灭还没有回答他的话,少年突地脚下一滑,身体往前扑去,差点碰到墙,原来是他微微抬头在房间里踱步时,一不小心踩到了一根遗骨,像是人的大腿骨。

    咔嚓!

    右掌撑在墙壁上,郝宇就准备收回手,好好拍一拍上面沾满的灰尘,却听到一道清脆响动,就在他面前响起。

    “是暗格,太好了,看来找到东西了。”

    一面石墙上,打开来一个不大的暗格,郝宇定睛往里头一看,当看到里头摆放着一个石头盒子,他眼中闪现出惊喜之色,同时的,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另一个石盒的影像。

    将只有巴掌大小的石盒从暗格中拿出,好好打量一番后,郝宇眉头皱了一下:“又是石头盒子,莫非这个东西,和之前在雪女窟获得的,雪女前辈留下来的盒子一样?那我不会又打不开它吧?”

    略显郁闷的,郝宇喃喃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