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竞天择最新章节- 第三百六十一章 法门有诡异-久草精品网
返回 武竞天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六十一章 法门有诡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你这么盯着我看做什么啊?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十多分钟后,郭蕙桐收功睁开眼来,就看到郝宇怔怔出神的,看着自己,女孩的脸上,慢慢浮上继续晕红,嗔怒的看向郝宇,白了他一眼。

    被蕙桐这么一说,郝宇才从那认真的状态中,醒过神来,他伸手挠挠脑袋瓜,傻笑到:“没有!没有脏东西,我们……一起去看看那面墙壁?”

    说着!郝宇便向那另一面出现字迹的石壁走了过去,郭蕙桐跟在一旁,拿眼瞄他,脸上被笑容填满。

    和之前不同,往石壁上看去,没有任何的晕眩感,可想要看清楚石壁上的字迹,却是不行,郝宇直急的额头冒汗,都没能成功,反倒因为用力过猛,把自己的眼睛,瞪出了血丝来。

    “蕙桐!你……嗯?你能看到石壁上的字迹?”

    等郝宇放弃,他便立即看向身旁的女孩,原本想着她可能也看不清墙上的字迹,可等他定睛看去,发现蕙桐竟然很认真的,像读书一样的,移动着脑袋,读着石壁上的字,郝宇一下便明白过来,蕙桐这是看清了墙上的字迹。

    听了郝宇的询问,郭蕙桐过了小会儿,才像是惊觉一样的,转过头来:“啊?我看清了一点点,看样子!这面墙壁上记载的,应该是一种锻炼体魄的法门,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可惜我只能看清前面一点点,后面的,都看不清楚。”

    听着蕙桐的话,郝宇的思绪飞快的转动着:“难道是因为习练了锻炼灵魂意识法门的缘故,之所以不能完全看清楚,是因为没有习练完整的法门?”

    想到这里,郝宇又努力去回想记下了的那片法门,他一下就惊喜的发现,自己能清楚的记起完整的法门,包括之前好像突然间忘掉的那后半部分,郝宇立刻就想着把记起来的完整法门,再完整的将给蕙桐听,可等郝宇一开口,他就懵了,刚刚还记得清晰无比的后半段法门,居然又离奇的记不起来了。

    “怎么会这样?难道这远古强者留下来的法门,还有什么特别不成?”任凭郝宇怎么想,就是想不明白。

    郝宇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赶忙问一旁又努力盯着石壁看的蕙桐:“蕙桐!你有没有把我说给你的法门,习练完?”

    郭蕙桐很快回应了他,她摇了摇头:“我只练了不到三分之一吧,怎么?难道要把那篇法门习练完,才能把这面墙上的字全部看清楚?”

    郭蕙桐是一个很聪明的姑娘,郝宇只这么一问,她就好像什么都懂了一般。

    “我想,应该是这样,我没有习练那篇法门,所以这面墙上的字,我一个都看不清,我想我还是先练练看。”

    “我也练,我们一起。”蕙桐笑着对郝宇说。

    很快!他们两人一起盘腿坐下,开始习练那篇锻炼灵魂意识的法门,不同的!郝宇习练的,是自己记忆里完整的法门,而郭蕙桐习练的,是郝宇口述的不完整篇,这让郝宇不安了好一会儿,在确定蕙桐很平稳的练了下去,他才皱着眉头,开始自己的修炼。

    这一习练,郝宇就惊喜的发现,这片法门,真的是非常的适合自己,他习练起来,顺畅无比,感受着自己灵魂意识的提升,郝宇真的想大声喊出来,可沉浸在练功中的他,除了脸上笑容满面以外,还是很安静的。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也过去了,郝宇依旧没有停止练功,旁边的郭蕙桐倒是在一个多小时的时候,停止了练功,稍稍休息后,女孩便再次把目光,投到那布满字迹的石壁上。

    花了近三个小时,不等自己恢复好,神雕王就急吼吼的收功起身,跑到之前一次又一次折戟失败的石壁前,它满怀欣喜的,抬眼向石壁上看去,这一看,神雕王懵了,它感觉自己就像被人在脑袋上,狠狠敲了一下,这会儿脑袋里嗡隆隆响成一片,思绪模糊,连带着眼前看到的,都是一片朦胧。

    过了好一会儿,神雕王才一脸惨痛的,醒过神来,而他醒过神来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盯着面前光秃秃,字迹都消失掉的石壁,疾声痛呼:“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啊!”

    大叫着!神雕王挥动双拳,冲着光秃秃的石壁,狠狠砸去,轰隆一声巨响,这整间石室,好像都在震颤,而神雕王自己,也哇啊吐出一大口鲜血,飞退着砸在地面上,伤的不轻,至于那被它砸了两拳的石壁,只留下两个浅显的拳印。

    另一间石室,吕明收功后,也是满怀希望的,可等他看到墙壁上的字迹都不见了的时候,他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来:“不可能、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啊”

    他这一声大喊,把两个还在行功疗伤的手下,给惊动了,两人赶忙收功,而当他们也看到光秃秃的石壁,两人的心情,和吕明也差不太多,不过他们没有老头那么气,只是感到非常的失望。

    嗤

    因为气极,吕明竟然吐血了,呆呆的看着光秃秃的石壁,老头的一双眼睛里,暴起一条条的血丝,他真是气到快炸了。

    神雕王和吕明所在的石室,不止那面石壁上的字迹消失不见了,也没有和郝宇那间石室一样,在另一面石壁上,出现别的字迹,总之就是!他们被关在小房间里,既出不去,又没有任何好处可得,绝对的悲剧。

    郝宇这一练功,就进行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的时间,总算是把整篇法门,都习练了一遍,他也算是初入门道,而令他感到惊奇的是,当他自己想要习练那法门,而不是将它传播出去时,就能完整的记起来,还真是有点邪门。

    “这一下!应该能看清墙上的字迹了吧?”

    起身活动活动手脚,郝宇慢慢走到静坐在石壁前的蕙桐身旁,没有去打扰她,也轻轻坐了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