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竞天择最新章节- 第三十章 恩断义绝-久草精品网
返回 武竞天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章 恩断义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哈哈!我胡说?呵呵,果然像你郝宇这样的木鱼脑子,是说不通的,这个自己拿出好好看看,看了之后,你这蠢货就会知道,你那心心念念的师父,嘿嘿!他到底是个什么人渣。”

    冷笑着看向郝宇,冯岩慢慢站起身,伸袖擦去嘴角的血迹,从伸上掏出一个手机,快速摆弄几下后,郝宇听到自己放在裤袋中的手机,传出接收信息的声音,他几乎是焦急万分的,拿出手机,就打开来看。

    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的冯岩,眼底闪过一丝阴谋得逞的冷光:“哼!果然是个蠢货,也不看看自己现在身处什么样的场景,竟然敢这样大刺刺的分神,死不足惜,老家伙!等你们在那边相遇了,你一定会后悔的吧?后悔自己怎么会把好东西,都教给了这么个傻子,呵呵”

    在郝宇全副身心都被冯岩带偏时,那柄被他触及到的古剑,变化却还在继续着,随着少年身落在地,青铜古剑居然紧随他而来,飘在他身旁不过尺许远的地方,漂浮着毫光缓缓敛去时,迸发出的剑气,却越发的凶猛。

    奇葩的是!对于发生的这些,作为当事人的郝宇,却像是好无所觉一般,只是沉浸在他巨大的心神波动当中。

    打开手机的郝宇,看到的,是一小段视频,画面上,依稀能看清像是自己师父的人,正向一个背对着画面的人,报告着什么,听着听着,少年的脸色渐渐苍白起来,因为!那声音他太熟悉了,真的就是自己师父的声音,而那像是师父的人报告的事情,也确如冯岩说的一样,关系到他,关系到他父母的死。

    沉浸在悲痛中的郝宇,完全没有注意到,危险已经降临,在他身后,大松树和黑乌鸦这两个异类,不约而同的,朝他挥动了死神的镰刀,大松树的粗枝,黑乌鸦的利爪,已经离少年的头颅不过尺许。

    “大木头!你怎么了?快跑开啊,你不要命了吗?那什么古剑,我们不要了好不好?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隐约的!心神模糊,神情麻木的郝宇,像是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呼喊,双目一片木然的他,抬起头来,朝着声音依稀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陡然的!他看清了,一抹熟悉的丽影,在他的脑海中瞬间变得清晰起来。

    嘭!

    一股强烈如风的气息波动,从郝宇的身上猛然发出,他手中的手机,瞬间破碎,从他的手中洒落在地,少年偏转过头,看到在眼前不断放大的两个黑影,他目光中杀气犹如实质,双手猛地打开,身体鬼魅般的转过了身,仰头对这来袭的两个目标,大喝道:“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了!哈啊”

    仿佛是迎合他的暴怒一般,那漂浮在他身旁的古剑上,忽地爆发出一股无比强烈的剑气,这次!这些剑气不再分散辐射开去,而像是专门针对来袭的大松树和黑乌鸦一样,凝聚成巨大的两股,迎着两异类,撞了过去。

    “这?怎么可能?”

    不远处!冯岩只感到一股强悍的气息铺面而来,当即感到一阵窒息,一下就被这股气息卷的栽倒在一旁,待他不愿错过,强忍心头冲击,趴在地上抬起头,往气息传递过来的方向看去时,他的双眼不自禁瞪的老大,当看清引发这一切的,是郝宇时,冯岩只感觉脑袋里就是嗡的一响,一股强烈的不甘,从他的心底,直冲脑门,以至于他瞬间就赤红了双眼。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不相信,啊”

    在冯岩满是仇恨的目光注视下,两道巨大剑气和两异类的攻击狠狠撞在一起,咚的一声闷响,攻击几乎贴到头上的郝宇,不由得往后退了好几大步,两只耳朵里,一时间什么也听不到,只是嗡嗡嗡的响。

    经此贴近一声震动,少年沉浸痛苦和恐惧中的心,终于算是彻底拉扯出来,眼中深藏的黯然消去的同时,郝宇再次出手,他试着第二次抓向漂浮着的古剑,这一次,几乎是不费吹飞之力,他就将剑柄抓在了手掌中:“郝宇!你真的该死啊,原来你打心底,还是怀疑师父他老人家的,就凭一些言语,一段模糊不清的视频,你就把师父这些年的养育教授之恩,都丢到脑后了吗?”

    在心里对自己说着,郝宇凭着心头一股不得不发的憋闷之气,猛地提剑上撩,他立刻感觉到,全身涌动的气息,像是鲸吞一般,被青铜古剑吸了去,随之!一道璀璨的剑光,如一道弯月一样,划破虚空,朝着那再次朝着郝宇挥出利爪的黑乌鸦,冲了过去。

    呱啊!

    黑乌鸦发出一声尖利的叫声,收回利爪的同时,就准备往上腾飞逃去,可显然的,它已经来不及。

    嗤!

    干净利落的,还在扇动双翅的黑乌鸦,被这道剑光斩成两段,都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就在熊熊剑光中被化成一团黑气,被山风吹散在半空中。

    “这这么猛?靠!那把剑太强了,怎么就落到那个小子手里了呢?不行!我们得办法夺过来。”

    “好强!要是我能拥有这把剑,那?嗯!不计代价,也要抢过来。”

    “这威能,怕是比得过超强的高能激光了吧?一瞬间就把进化到先天级的生化生物给烧没了,这种高能武器,应该属于我们强大的美利坚,一定要将它拿过来。”

    观古剑助力少年发动这样强大的一剑,分散在山顶四周,已慢慢从各处走出来的人们,一个个的心里,都活络起来,几乎所有人,有意无意的,都朝古剑偷偷递去了觊觎的目光,若不是看到那凶恶的黑乌鸦还在,某些人已经忍不住要出手夺剑了。

    林希一脸焦急的看向身旁的云旬,问道:“支援怎么还没到?再等下去,这些混蛋就该对郝宇下黑手了。”

    “对啊对啊!救兵要是再不到,大木头就危险了,像他这么不会保护自己的人,还真是让人担心啊。”郭蕙桐走过来,小脸上满是焦急。

    云旬的脸色看起来还有些苍白,他也是急的一头的汗水:“说是飞行器遭遇了变异飞鸟的袭击,飞行器坠毁,现在正全力赶路前来。这还真是雪上加霜啊,唉!”

    “就是援手不能及时到达,我们也必须拼了,小郝是我们的伙伴,不能让他受到伤害。”

    佟九音在一旁紧张的注意着众人的动作,一条机械臂更是一直那么抬起着,机械臂的掌心,激光发射口打开着,似乎随时准备发射。

    发出一剑的郝宇,立刻就感到一股虚弱感袭来,身形微晃时,他咬紧牙关,不让自己显出疲态来,因为他知道,只要看出他的异常,远处将有一大波攻击砸向自己。

    看向十来丈外,那松枝不断抽动,却不敢再次上前攻击自己的大松树,郝宇深深吸了一口气后,试着再次提起古剑,准备再给大松树来一招绝杀,可只瞬息,他就感到从剑柄处传来的强烈吞纳之力,立刻就感觉自身的内息,如奔涌的流水一般,朝剑柄倾泻而去。

    “不好!这样可不行,会被它吸干的,该死!这柄古剑看来不能随意动用啊。”

    在心里大骂一句,郝宇只好断了发大招的打算,抓起青铜古剑,他朝前腾跃时,选择近攻。

    哗啦啦!

    或许是感觉郝宇的主动进攻是对自己的挑衅,大松树的树身,猛地剧烈颤抖起来,随之也不再忌惮,只听簌簌几声,一大蓬松针,如子弹雨一般,罩向郝宇。而紧随松针雨而来的,是大松树甩出的近二十条大粗枝,这些粗枝,呼呼生风之间,如同道道铁鞭,抽击的空气中发出清响声。

    身形不断来回腾挪,郝宇躲过众多松针,眼看着粗枝条扫来,他挥剑斩出,却不敢用出全力,怕激活古剑的吸纳能力,将他一身的内息给吸光。

    叮!

    金铁相击的声音传出,郝宇被一股大力推的退后好几大步,张嘴轻吐出一口气,他的脸色也微微白了些。

    不远处!冯岩眼中精光一闪:“好机会!他无法再发出之前那样的大攻击,哼!一个蠢货,不配拥有这柄强大的剑,它是我的。”

    身形一倾,他的人,已经如一道风一般,冲了出去,内息不断鼓荡时,冯岩不会发觉,他的眼底,有一缕缕的黑气涌现。

    远处!那与同伴聚集到一起的永恒集团女人,坐在机甲中,嘴角微微挑起,和身后几个同伴对视几眼后,她看着冯岩冲出的背影,冷冷笑了笑:“冲吧、冲吧,这种激发潜能的实验性药剂,可是越活动,越作用的快呢,若是你这次没有意外死去,呵呵!我们也可以试着用一用。”

    原来这个女人送出药剂,是把冯岩当作了实验用小白鼠。

    嘭!

    冯岩又重又狠的一掌,拍在剑身上,被剑身自主迸发的剑气给轰飞了出去。

    “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陷入迷茫恐惧?难道?难道你不恨那个老家伙?他可是杀了你父母的仇”

    不等冯岩说完,郝宇追上来,一拳砸在他的肚腹间,将他砸倒在地,而后少年就那么站在一旁,平静的看着这个师兄:“闭嘴!不许你这么说师父,那段视频,不能说明什么,你亲眼见过师父他杀人了吗?没有!呵呵,师兄!你一直说我蠢笨,可你自己呢?一直以来,师父是怎么对我们的?你不该背叛师父的,真的不应该。”

    说着!郝宇摇着头,没有再理会那被他砸倒在地后,就愣在那里的冯岩,脚下一点,就准备冲出去。

    “哈哈!我应该背叛他?你知道个屁。还有!你凭什么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郝宇!嘿嘿,我再奉送你一个好消息,那老家伙,他哈哈他已经死了,死了你知道吗?啊哈哈”

    像是疯了一般,冯岩跪在地上,又是笑又是哭的,最终!他脸上带着泪痕,大笑着说出来一个消息。

    脚步顿住,郝宇立刻转身,一晃之间,来到冯岩面前,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你说什么?师父他?他怎么了?你说啊!”

    “哈哈!老家伙他死了啊,死了,嘿嘿!连尸体都烂成一堆蛆了吧,啊哈哈”俨然疯子状,冯岩大笑着看着郝宇,那笑声之大,简直要直上云霄一般。

    嗤!

    猛然间!乘着郝宇陷入巨大震惊中,心神涣散,大笑着的冯岩,手中不知从那里抽出来一把匕首,一把捅进了郝宇的胸前。

    “你?”

    一掌打空,郝宇弓着身子跌跌撞撞的倒退着,看着冷笑着看向他的冯岩,他眼中苦涩一片,可他仍不死心,再次问了句:“师父他真的死了噗”

    鲜血从少年捂着伤口的指缝间不断滴落,猛地!他又张嘴吐出一大口鲜血,可他仍强忍着疼痛,死死的看着冯岩。

    快步走近郝宇身前,伸手去夺他手中的古剑,冯岩嘿嘿冷笑:“郝宇啊郝宇,你什么时候这里,能成长一点点呢?老家伙确实死透了,尸骨都烂了,呵呵!怎么?你要不要看看他的死状,看在你给我送来宝剑的份儿上,我做做好事,将老家伙的死状照片,发给你好了,嘿嘿”

    “你冯岩从此刻起,我郝宇和你恩断义绝,我一定会为师父清理你这逆徒”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郝宇眼角划落两道泪水,他一脸痛苦的,还来不及说完话,就眼一闭,昏迷中往后倒去。

    原来这个女人送出药剂,是把冯岩当作了实验用小白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