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竞天择最新章节- 第三章 惊变-久草精品网
返回 武竞天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惊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咳咳咳!宇儿!快将为师背到武室去,为师咳呃要调动内息疗伤。”过来约一刻多钟,老头幽幽醒转了过来,他用极其微弱的声音,朝郝宇唤到。

    站在武室的门外,郝宇满脸焦急的走过来走过去,不时转头朝房门看去,他将师父背到这房里已经过去大半个时辰,除了初始还能听到师父的咳嗽声传出来,现在却是一点动静也听不到。

    正当郝宇向着要不要敲门问一问时,武室里传来师父的声音:“宇儿!你进来吧。”

    赶忙打开房门,郝宇看到,师父仍坐在屋中间的蒲团上,脸色看起来稍稍好了一些,不再如之前那般灰暗惨白。

    “师父!您疗好伤了?真是太好了,师兄他”

    老头伸手打断了徒弟的话,双手撑地,想要站起身来,不想怎么也撑不起身来,一旁的郝宇,连忙连搀带扶的,将师父扶了起来:“师父!您之前重伤,刚刚稍好,身体一定还很虚弱,还是让徒儿来背您吧?”

    没有让徒弟背自己,老头就那么在徒儿的搀扶下,朝着房间中一个陈旧的木柜走去,走到木柜前站定后,老头慢慢打开柜门,想要做些什么,或许是不放心,他让郝宇去关上了房门,这才小心谨慎的,在这一人来高的柜子里,好一阵摸索。

    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木柜前半丈处,那看着毫无痕迹的泥土地面,突地咔嚓嚓打开一个半丈多大的洞口,洞口处,一条看着有些破烂的土石阶梯,往下通去,不知道通到哪里。

    “咳为师老了,这身体,看来真是不争气了,宇儿!背着为师下去。”

    坚持着走到洞口,老头终于再也站不住,有人扶也不行,他脚下一软,就往地下瘫去,幸好被郝宇馋了住,却似乎是引动了伤处,不由得又咳出了一些血沫。

    石阶不多,郝宇背着师父只走了二十来级,就已经走到底,他看到,自己来到的,是一个破旧的地下洞穴,洞穴居然比地上的小庙还要大。洞里似乎还有过古代建筑,不过都已经成了废墟,只剩下几根雕刻过的石柱,还撑在那里。

    “那里有个石台,背着为师去石台。”老头的声音,听起来更加的微弱,这让郝宇的心底,有了种不好的感觉,脸色变化时,脚步不由得快了些。

    让师父在这个处在洞穴中间,圆桌大小的石台上坐下,郝宇连忙从腰间取下小水壶,又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个温热的小皮包,打开来后,里头有些散发冲鼻味道的粉末,看样子是一些草药磨成的粉末。

    看着焦急想要喂自己吃药的徒儿,老头露出一抹虚弱的笑容,朝着郝宇摆摆手,他制止了少年的行动:“小宇!你跟着为师,也有快五年了吧?为师也没教会你什么,反倒是你和唉!跟着为师吃了不少的苦,不要忙了,坐到这里来,好好听为师讲。”

    看着师父虚弱的样子,听着他像是遗言的话语,郝宇的双眼,渐渐发红发酸。

    极其小心的从贴身的衣物里拿出一个小布包,打开后,里头是一个扁平的小玉壶,看着这个玉壶,老头沉思了一会儿,才慢慢拔出**塞,从中倒出一枚小拇指大,黑乎乎的小丸,凝视这黑丸片刻后,老头深吸一口气,像是下了决定,这才将那药丸,递向郝宇:“把这个吃下去。”

    满脸焦急苦色的郝宇,没有丝毫犹疑,接过师父手中的小黑丸,张嘴就吞下了肚。

    见徒儿已经把黑丸吃下去,老头脸上最后一丝犹豫,散了去,他向郝宇点了点头,突地身形摇晃了一下,就见他一张脸扭曲起来,而嘴角处,一缕血迹,流了出来。

    “师父!您啊”

    郝宇一把站起身,还不等他做些什么,突地感到一阵腹痛如绞,痛叫一声后,斜倒在地上,他那年轻的脸上,刹那间,就通红一片,豆大滴的冷汗,也跟着从他的额头上,冒了出来。

    一只手,努力向师父伸了伸,郝宇已经痛到不能说话,只听着他的嘴里,发出细长的嘶嘶声。

    好像一点也不奇怪自己的徒儿会变成这样,老头嘴里冒出血花时,看着郝宇,笑了笑,他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慢慢的从石台上站了起来,来到徒弟面前,伸出他那双干瘦的手掌,抚上郝宇的脸:“小宇!坚持一下,马上马上就不不痛了”

    再没有声音,老头的话没有说完,就这样捧着自己徒儿的脸,微笑着,嘴里血流如注时,一头仰躺在地,没了动静。

    “嗯呜呜唔”

    不知道是痛的还是怎么的,郝宇的眼角泪水流了出来,他眼睛圆睁,像是想努力看清自己的师父,嘴里更是发出急促的嘶声,又那么痛的抽搐了几下后,少年带着满目的不甘,闭上了眼睛,他痛昏了过去。

    这个地下洞穴里,再没有声息,石台前,一老一少,就那么躺倒在地。可以见到,老头闭着眼睛的脸上,还带着笑。而郝宇这少年,脸上挂满苦痛,紧闭的双眼旁,那从眼角划落的泪痕,依然清晰。

    旧历2686年5月13日,一场前所未有过的雨雪,席卷全球,雨雪不大,却很均匀的,照顾到了全球每一个角落,沙漠冰川,海洋河流,就连南北极这样的极端地区,也不例外,在这一天,同样飘起了雨雪。

    与这场雨雪几乎同一时间,分布全球的九个人迹罕至地点,没有任何征兆的,或从地下,或从水里,冒出一座五六十丈许大小的漆黑金字塔,这些金字塔,除了通体漆黑以外,外观更是浑然一体,每一座都高达百余丈。

    “不灭!监控全球各地对这场雨雪的反应,有阻碍天择行动初步计划者,以反物质粒子炮,即刻灭除。”

    很显然,这场席卷全球的雨雪,和天冥脱不了干系,此时!他又一次坐在巨大的荧幕前,看着荧幕上快速闪过的一幕幕画面,嘴角慢慢挑起一抹弧度。而在他身后不远处,反出师门的冯岩,正一脸见鬼样的,面对着荧幕,瞪大着眼,大张着嘴,呆愣愣的站在那里。

    诡异雨雪落下不久,在这通讯极度发达的科技时代,消息很快就在全球范围内传播开来,很多人感到这场雨雪的不同寻常,却也没有多想,只当作是反常的自然现象。

    “嘿!果然是身处安逸中太久了吗?已然身处危机之中,却不自知,人类!也该接受血雨的洗礼了,就让这一场希望之雨,为这个看不到希望的世界,带来武竞时代的第一缕光辉吧。”

    密室中,天冥一脸怪异的笑容,笑声更是显得很奇怪,他张开着双手,站起来仰头狞笑着,笑声响彻这地底石室。站在一旁的冯岩,听着天冥的笑声,不知怎么的,一股凉意从他的心头,不由的升了起来,下意识的,他又往后退了几小步,让自己离天冥更远了些。

    这场席卷全球的诡异雨雪,整整下了小半天后,终于停止,它的到来,好像没有给整个世界,带来任何的影响,人们心头的疑问和担心,很快消去,而所有人不知道,一场巨大的灾难,已经悄然降临。

    又是半天的时间后,大兴那座底下密室里,天冥等到了他想要听到的消息,人工智能不灭,给他复命道:“主人!分布全球的九座武装堡垒,已经全面开启,从现在开始,它们将自主执行主人的命令,现在它们处于开启隐形防护罩,静默待机阶段,除非捕捉到敌方攻击意图,不会发动攻击。”

    冯岩已经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今天在这里看到、听到的所有一切,都已经大大超过他的所知程度,或许是因为保持惊愕的情绪太久,他真的累了,这时,他一屁股蹲坐在地上。

    “呵呵!别那么大惊小怪,少年,今天在这里,你将同我一起,见证这个世界开启一个新的纪元,我叫它武竞时代。不灭!世界各地应该已经因为之前那场掺和着z病毒的雨雪,渐渐有了变化吧?快!显示这些精彩的瞬间,我要亲眼见证我给这个世界带来的改变。”

    天冥的脸上,笑容越发的诡异,坐在地上的冯岩,都不敢再去看他的脸,下意识的,他将目光,投向了巨大的荧幕,可只是瞬间,他就双眼一缩,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惊恐状,身子更是瑟瑟发抖起来。

    “哈哈哈,妙啊,死、死的好,还不够,不够啊,这个世界,生物不需要这么多,太多生命的存在,才使得天地元气几近于无,长生的希望,才会这么遥遥无期,现在!由我天冥,清理一遍这个世界。好!多美的画面啊,没资格跨入新纪元的废物,呵呵都去死吧,死的越多越好,啊哈哈”

    癫狂的笑声,毫无人性的话语,在这个地下密室里,久久回荡。

    看着荧幕里放映的死亡和血腥,冯岩不知道这些画面是不是真的,若是真的,那说明整个世界,都在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毁灭性的灾难,无声无息中,无数的生命,快速凋谢死亡,人类的世界,已然是一片地狱般的场景。

    “他简直不是人,我我要离开这里,和他在一起,太太危险。”少年的脸上,早已是骇到麻木的惊恐,不敢多看荧幕上的画面,冯岩强迫自己站起来,朝着这个房间外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