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竞天择最新章节- 第两百二十章 双双倒地-久草精品网
返回 武竞天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二十章 双双倒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先天之气,出来吧!”

    一声刺耳高喊,天冥没有出现,出现的!是一股刺透黑气的莹白之光,它从冯岩的丹田处冲出,又是一闪,回到冯岩的身上,在这期间,原本萦绕着冯岩全身的黑气,只是瞬息,就全部缩回了冯岩身体里,等到这股白光也回到冯岩身上时,他整个人的气势,就像是吃了大补药一样,一下提升到了令人心惊的地步。

    “怎么会这样?他这是?气息提升这么多,他的身体,真的能承受的住吗?先天之气?是什么东西?那种白光,就是先天之气?”

    见冯岩的状态很不对劲,郝宇早就退到十来丈开外,这下!他就退的更远了。

    哇啊

    严正以待,郝宇紧张的盯着浑身杀气大放的冯岩攻过来,谁知他突地仰头就是一大口乌血吐出,然后整个人的生机,就像是泄气的皮球一样,泄掉不少,冯岩原本乌黑发亮的头发,只是瞬间,就变得有些发灰,他脸上的皮肤,也一下子变得暗黄,而更显清晰的,是他一双眼睛,亦变得晦暗了不少。

    一个刚过二十岁的年轻人,一下子就像是老了好几岁。

    “都是因为你!害我不得不消耗生命之能,化出先天之气,强化己身,你害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今天不杀了你,我誓不罢休。”

    在郝宇震惊的目光中,双目漆黑的冯岩,恨恨的说出这句话,而后他双脚在虚空一点,在郝宇因为滞空时间到了,已经换做内息支持战斗机甲开启飞行模式的当下,冯岩依旧是自行飞行,一下子就冲到了郝宇的面前。

    “吃我一拳。”

    人到、声音到,拳头也到了,郝宇刚抬手拍出,就感觉自己已经来不及,不得已!只得把头一偏,心念一动时,机甲带着他,一冲而起。

    嗤!

    拳头擦着郝宇的衣摆而过,拳劲瞬间便撕碎了少年的衣服,还擦得他的皮肤生疼。

    “逃的倒是很快,嘿嘿这一拳你再躲躲看。”

    眼中黑气一颤,冯岩压根就不给郝宇半点喘息的机会,一拳打空,另一拳紧接着砸出,而他的身体,也在一颤之下,出现在刚飞高半丈的郝宇面前,那砸出拳头!就像是刚站在郝宇面前,直直打出的一样。

    嗵的一声巨响,郝宇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嗡的一响,人就飞了出去,恍恍惚惚间!他想到:“可恶竟然变得这么强”

    “有没有吓到?哈哈我说了,我一直比你强,你这种头脑迟钝的家伙,就算有了老家伙的优待,又能怎么样?照样要败在我冯岩的手下。”

    郝宇都还来不及稳住身体,就听见冯岩的声音,在近处传来,而后!他又感到自己的头部,被狠狠打了一下,他就又往另一个方向,飞了出去。

    连着几下后,直到郝宇差不多要晕过去,冯岩才身形微颤着,停在半空中,没有再追着郝宇打。

    看着郝宇脑袋上,那已经瘪了好几处的头盔,冯岩嘴角一挑,冷笑道:“竟然你这么喜欢穿着身乌龟壳子,那我就让你永远带着这个壳子,哼!将它打变形了,看你还怎么取下来。”

    说着这些话时,可以看出来,冯岩的状态有点不对,他身体在颤抖,而且脸上露出痛苦疲惫的样子,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很快就被他隐藏了过去。可就看他慢慢落回地面,就知道他的这种威猛状态,不是能长久保持的。

    嘭的一声巨响,晕晕乎乎的郝宇,从天空中像一颗炮弹一样的,砸落在地面上一大片废墟中,溅起好大一片烟尘。

    “唔我的头,好痛!可恶!”

    躺在碎砖烂瓦中,郝宇感觉自己的头,像是要裂开一样,肿痛的难受,可他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去歇息,甩甩头!强忍着痛楚,郝宇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爬起来后,他想到自己戴着的头盔,好像是刚刚被冯岩攻击好几次,连忙问不灭:“不灭!检测机甲损伤情况,头盔上好像已经不能正常显示。”

    只过了一秒不到,人工智能不灭便传来回答:“机甲损伤程度百分之十五,头盔损伤严重,建议开启自动修复功能。郝宇!我建议你看看这段视频,冯岩他的状态,在刚刚好像短暂的出现了一点状况。”

    点亮手腕上的手环,一段视频,被投影在郝宇的近前,他看过后,眼睛一亮:“没错!他变虚弱了,一定是因为能量程度提升太多,他的身体,难以负荷,已经出现严重的损害,我想他这种突然爆发的状态,一定坚持不了太久。”

    请不灭开启战斗机甲的自动修复功能后,郝宇打开头盔前的护镜,连着吃下去好几枚疗伤药剂,这才抓起掉落在一旁的斩冥刀,身形一展,冲向了不远处的冯岩。

    此时的冯岩,正因为身体强烈的痛楚,而强忍难受中,只见他站在破烂的街道上,一副咬牙切齿,面色阴沉的样子,若细细看去,还能发现,他在微微发颤。

    “该死的!没想到利用先天之气提升战力,会给身体带来如此大的负担,这场战斗,看来必须速战速决。”

    冯岩没想到,自己刚强忍住疼痛,郝宇就冲了过来,他的眼睛微微一缩,可因为双目是漆黑的,所以看不出来什么。

    “没想到,你竟然没死,刚才我就不敢手下留情。”

    嘴上这样说,冯岩心里最清楚,刚才是他自己伤痛发作,不得已只能中断追杀。

    叮

    两人手中的兵器,猛然相击,劲气四溢,冯岩往后退出一小步,郝宇感到双手一痛,连退出去十来步远,可他的眼中,却有一抹隐晦的喜色闪过:“我猜的没错,他的战力,果然在减弱,这样一来,我一定能赢。”

    有了信心的少年,战斗起来,更加的得心应手,虽然依旧是处在下风,可他清楚,这种情况,不会保持太久,自己很快就可以翻盘。

    “啊可恶,你怎么还不死?我要杀了你。”

    眼看着这场战斗,又要变成持久战,自己身体的疼痛感,却越发的严重,简直要到痛彻心扉的程度,冯岩再也等不了,他大喝一声,身上的气势,一下全面压向郝宇,与此同时,他深吸一口气,全身的内息,一股脑儿的,灌注到手中的黑色重剑上,经此一下,黑色重剑光芒大放,郝宇只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袭来,就被一道粗大的黑色剑芒,打飞了出去。

    嗤嘭嗤嗤

    一连撞烂好些残垣断壁,郝宇在飞出去近百米远后,才砸落在地面废墟中。

    “嘿嘿!这下看你还怎么爬起来,唔呃”

    冯岩刚说出这句话,就颤抖着,一头栽倒在破烂的大马路上,扑倒在地上后,他的身子微微颤动着,而他的脸上,却因为痛苦,不断的扭曲变形。倒下的那一刻,冯岩那一双黑漆漆的眼睛,也在瞬间恢复了正常,只是一下子就被痛苦所填满。

    “呃呃痛痛”

    身体微微抽搐着,冯岩的眼睛不时翻白,疼痛使他快发出完整的声音,只听见他的喉咙里,不时传出一个个含糊不清的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