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竞天择最新章节- 第两百一十八章 黑色的眼-久草精品网
返回 武竞天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百一十八章 黑色的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嗤!

    挥手一甩,插穿手指的黑玉簪,被郝宇甩飞了出去,打向又欺身攻来的冯岩。

    “哼!愚蠢,你就等着血流干吧。”

    被甩飞的簪子,拐了一个弯,被李轻灵伸手接到手中,这女人从腰间的次元袋里,拿出来一块白洁手帕,擦拭掉黑玉簪上的血迹,然后将手帕丢了出去,手指捏着簪子,李轻灵冷笑着看向郝宇,看向他那被洞穿,止不住流血的手指。

    此时!郝宇也注意到手指上这伤的严重性,以往!郝宇不是没有受过更严重的伤,可每一次,凭借他超常的恢复能力,他的伤,都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止住血,这一次!郝宇原本也以为这一个小小的伤口,最多一两分钟之内,就会止血,可现实情况是,簪子拔掉后,血反而流的越来越多,怎么也看不出要止血的样子。

    “该死!那东西上,难道有毒?恶毒的女人,你到底在那暗器上,做了什么手脚?”

    怒视前方,郝宇一边避退冯岩他们的攻击,一边向李轻灵怒喝。

    彭涛提剑便刺,嘿嘿冷笑:“小子!想知道为什么止不住血?求求我们啊,说不定我们大发慈悲,就告诉你了,哈哈哈”

    “今天!我要看着你,死在我的面前。”

    冯岩从一开始,脸上就没见过笑,现在也一样,他看向郝宇的目光,永远都是那么的狠厉,像是恨不能立即撕碎了郝宇。

    滞空时间到,郝宇一边想办法止血,一边且战且退,退回到地面,这个时候,他已经往嘴里,送了好些疗伤药剂,可效果很一般,他可以看到身上被剑光刀芒扫到的伤口恢复了,可他手指头上那个穿透伤,还是那样流着血,不见好。

    目光微沉,郝宇轻喝:“我还真就不信了,一个死物而已,造成的伤口,我一个活人,还能拿它没有办法。”

    说着!郝宇在三个敌人追来之前,脚下一点,人就快速冲了出去,他的速度,快到极点,冯岩三人,只能看着他们和郝宇的距离,一点点拉远,却怎么也追不上。

    身后的敌人在哇哇乱叫的时候,郝宇则一心两用,一边运转内息,保持速度,一边慢慢吐纳起来,他想着能利用已经趋于完美的九极功法,来治好自己手指的伤。

    嗤!

    一股劲气,从郝宇的嘴里,喷薄而出,这是因为他吐纳失败,若不是及时将纳入内腑的奇异气息吐出,说不定郝宇已经内息大乱,自己把自己弄成严重内伤。

    “在内息快速消耗时,进行吐纳,运行功法,果然是不行吗?”

    第一次试验,就遭受严重的失败,郝宇一时不敢再轻易去试了。跑着跑着,郝宇突地停下身来,站在一大块断壁上,看着身后来袭的三名敌人,他就像是在那里等着他们一样。

    “就是流干血,我也会在那之前,把你们拖下去陪葬。”

    冷哼一声,少年嘶啦一下,从衣服上,撕下一长条布,然后快速的将那还在流血的手指,给紧紧包扎了起来。做好这个后,郝宇一甩手,斩冥刀出现在他的手里,这次!他换用没有受创的左手,来持刀。

    眼看冯岩冲在最前头,已经狰狞着一张脸,一剑挥击过来,郝宇冷笑一声:“来吧!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因为!自从你背叛师父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注定是一个失败者。”

    听了郝宇这话的冯岩,脸色那叫一个黑,牙齿咬得嘎吱作响,他前冲的速度,不由的超过了以往,跑出了他从未有过的速度。

    嗤!

    前冲的冯岩,眼看着自己划出的剑芒,在一道光影一触之下崩溃,他都没来得及多看,就感到眼前一花,一张让他无比熟悉,却又无比痛恨的脸庞,出现在他的眼前,冯岩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然后!郝宇就像一颗发射过来的炮弹一样,将冯岩给撞飞了出去。

    撞飞冯岩后,郝宇前冲的势头,还没有停滞,他又来到紧跟着冯岩的李轻灵身前,对于这个使用狠毒武器的漂亮女人,少年是多看一眼也不想的,长刀横切划出,嗤的一声,鲜红而温热的血液,溅起几尺高,郝宇在这些血液喷溅到他之前,冲了过去。

    “轻灵!该死的,你看你都做了什么好事,我要杀了你。”

    跑在李轻灵身后的彭涛,不知道是不是急昏了头,竟然当着冯岩的面,将自己压抑在心里深处,对李轻灵的情感,在这一刻,全给爆发了出来,只见他飞身接住李轻灵抛飞的身体,然后!转头怒视郝宇,那眼里的恨,像是要燃烧起来。

    “混蛋你快把我放下来,我你凭什么抱我?你不要碰我,滚”

    尽管已经身受重伤,被彭涛抱着的李轻灵,还是挣扎着,自行站到地上,站到地上后,她还将想要上前查看她伤势的彭涛,伸手给推到一边,这期间!这女人一双妩媚的眼睛,一直在朝冯岩那里看,可惜!冯岩现在的眼里,只有郝宇,只有他心心念念都要杀掉的郝宇。

    在李轻灵这里吃了瘪的彭涛,在丢给女人一**疗伤药剂后,就铁青着一张脸,和冯岩一样,凶狠的杀向郝宇。

    接下来!郝宇在两名次王级中期巅峰强者的围攻下,游刃有余的,和他们周旋着,他还乘机给两人以创伤。

    “嗯?我那个受伤的手指,怎么会发痒?好像还热热的,难道?”

    一刀击退两人的连击,郝宇赶忙扯破手指上的破布,当他完全打开包扎手的布,他看到的,是一根差不多已经恢复如前的手指,哪里还能看到那穿透的伤口,自然也没有了血流不止的情况。

    “哈哈!我的手指,好了。”

    雀跃中的少年,战力像是再次提升,几招过后,他抓住一个机会,重创了彭涛,差一点就把他整条胳膊,给卸了下来,若不是郝宇没有起杀心,彭涛已经成了刀下鬼。

    “好了!现在就剩你了,我们两个过往的一笔笔帐,也该好好算算了。”

    李轻灵肚腹上被开了一条大口子,彭涛一条手臂就剩一点皮肉连着,而最先被打昏的莫羽亭,好像还没有醒过来,冯岩眼看着自己成了孤军对敌,那种一往无前的勇气,好像也迟滞了些,当近距离看到彭涛凄惨无比的样子,他的脑海里,甚至不由自主的,起了逃跑的念头。

    双手握着黑色重剑,冯岩眼中依旧是阴冷无比,可不知不觉间,他竟然在后退,郝宇提刀慢慢向他逼近,冯岩自己却被拉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他不想在眼前的这个人面前认输,可他的身体,却很自然的,做出了后退,避退的动作。

    “不怎么可以?我怎么可以退?我冯岩,一定要杀了你郝宇!”

    突地!已经慢慢退了近一丈远的冯岩,不知道怎么的,一下停了下来,仰起头,就是一声大叫,然后!从他的身体里,开始有一缕缕黑气飘出,而他那一双阴冷的眼睛,也在瞬息间,变的黑漆漆。

    冯岩的脸上,因为黑气的出现,露出了一种诡异的笑,那笑!冰冷刺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