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竞天择最新章节- 第二章 武竞时代-久草精品网
返回 武竞天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武竞时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清晨!天还蒙蒙亮,郝宇就已经开始一天的晨课,就着山间微凉的山风,他盘坐在小庙前的一块青石上,闭目时,嘴唇不时开合着。

    像这样做晨课,这三四年来,郝宇几乎从未间断过,每一个清晨,不论刮风下雪,他都要这样做上大半个时辰。

    若是靠的近了,隐隐的能听见,郝宇嘴唇无规律的开合间,像是在低吟着一首婉转反复的歌曲,可仔细去听,却又听不清哪怕一个字节音符。

    呼哧呼哧哧

    随着郝宇打坐来到半刻钟的时候,他的呼吸和吐气声,粗重了很多,而肉眼可见的,少年的脸色渐渐涨红,他那瘦小的身子,也开始颤抖起来。

    噗!

    再次嘴唇闭合时,郝宇的身子忽地猛然一个颤动,盘坐在青石上的身体,猛地一晃时,向前倒去,少年顺时张开眼来,亦拧眉张嘴狠吐出一口气,眼看郝宇就要栽倒在地,幸得这么多年练武没有白费,他身体的灵活性,已是远超常人,只见他脚下只是一踩一顿,就好好的站稳在青石前,眉头却也紧紧的簇了起来。

    “又失败了,呼再来!”

    皱着眉思考了十几息后,郝宇又一次盘腿坐到已经被磨得锃亮的青石上,再一次重复起那种低吟的歌唱,就这样,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一直到清晨第一缕阳光刺透林间的枝叶,投射在少年的脸上时,他依然没有放弃。山间的晨雾,沾染在郝宇的鬓角,他那小小的身板,依然挺直。

    吱呀!

    庙门打开的声音,师兄冯岩,揉着他惺忪的双眼,一副还未睡醒的样子,慢步走到郝宇身前:“师弟!你就放弃吧,师父那老头哈呃”

    仰头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冯岩接着又说到:“瞧瞧师父他教给我们的,是什么稀奇古怪的所谓古武吐纳方法,像是唱歌,我都不好意思在外人面前说出来,这么搞笑的吐纳方法,让人家听了去,还不得笑掉满口大牙。我早就选择放弃,不练这什么九极功,师弟你最好也别再坚持,别内力没练成,反倒搞坏自己的肺。”

    说着这些时,冯岩已经在小庙四周拾了一小捆枯树枝,准备烧火做早饭,见早课的时间也差不多了,郝宇也收功下得青石,进庙里收拾起来,准备迎接前来烧香拜神的香客。

    郝宇正收拾正殿里的香案,他那师父,背着双手,从后殿走了出来,让郝宇奇怪的是,师父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来到香案前上每天必备的第一炷香,反倒是走到庙门外,站在石阶前,仰望着远处的天空,怔怔出神,久久未动。

    “唉!大劫将至,可怜世人,知晓不多、知晓不多啊”

    郝宇收拾好小庙正殿,走过去正准备向师父请安,不想却听到从师父的嘴里,冒出来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而听师父这语气,少年明显感觉到,今时的师父,和往常有些不一样。

    不等郝宇张嘴说话,老头转过身来,他那皱纹密布的老脸上,不见愁苦之色,很是平静,可不知怎么的,站在一旁的郝宇,却从师父身上,感受到一股浓重的愁绪。

    “徒儿!准备好接待今天第一位香客,他就快到了。”留下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老头把郝宇一个人留在庙门前,自己则转身徐徐去了后殿。

    诧异的挠挠脑勺,郝宇索性小跑几步,来到练功的青石前,他抬头向山下张望,他看到,不远处那上山的石阶上,连个人影都没有。

    “香客?哪儿有人?师父他又在胡言乱语?”

    想想这几个月来,他们这个小庙已经久不见香客,郝宇摇了摇头,转身就准备去后殿帮着师兄做早饭。

    咻哧

    突来的两道风声,使得郝宇停下脚步,他立刻侧身往风声传来的方向看去,这一眼看去,少年就再也移不开目光,只刹那,少年的一张脸上,已是惊的眼睛溜圆,大张的嘴巴,更是大到能塞进一颗大鹅蛋。

    惊骇莫名中,郝宇右手臂有些颤抖的伸高,直指庙门前的天空:“飞飞碟?我这我眼睛花花了吧?”

    言语哆嗦时,仍以为看错的少年,不由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看去时,郝宇确定,不是自己眼花看错,而是真的有一架形体类似圆盘状的飞行物,漂浮在小庙前的半空中。

    “1019,我来了,你还不出来?”

    直到从飞行物中传出来这句人类的话语声,郝宇这才确定,自己眼前这个疑似飞碟的事物,是真的存在。

    嗤!

    随着人的声音从圆盘中传出,它缓缓向地面降落下来,郝宇惊奇的发现,从圆盘下,伸出来三个机械脚架,使得圆盘落在地上时,停的稳稳当。

    一道门往里打开,郝宇就看到,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男子,从圆盘中走了出来,这人,正是那昨日还身在大兴的天冥。

    一步跨出时,天冥就来到郝宇身前,这种快如鬼魅的身法,直接又惊了少年一身的冷汗。

    “少年人!你的师父,一直是这么不会待客?”冷冰冰的话语声犹在在郝宇的耳边,天冥的人影,已经消失在小庙里。

    呆呆的站在那里,一阵微凉的山风吹来,郝宇的额头上,一滴豆大的冷汗,顺着他的鼻尖,落在地上。

    “好可怕的人,他是谁?他是来找师父的?”再没有兴致去管眼前那新奇的圆盘飞行物,郝宇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悸动的心,平复了一下,便立刻转身朝着后殿追去。

    一来到后殿门前,郝宇便看到,自己的师父,正捂着胸口,跌坐在小天井的草地上,嘴角边灰白的胡须上,还挂着些猩红的血珠。而本应身在师父旁边的师兄冯岩,却奇怪的站在天冥身后不远,还一脸愤怒状的瞪看着自己的师父。

    “咳咳咳,小岩,你为什么”

    一句话没能讲完,老头伸头又吐出些血污,急冲冲赶来的郝宇,连忙急切的问:“师父!你没事吧?是谁?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是是他?师兄!你你怎么不过来,师父他都受伤吐血了。”

    尽管对眼前的男子心怀恐惧,可想到很可能是对方打伤了师父,郝宇还是强自抬起头,怒视了天冥几眼。

    “呵哈哈,我的好师弟啊,打伤师父的,正是师兄我,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这这都是老不死的他自找的,我还这么年轻,我凭什么凭什么陪他这样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家伙,一辈子荒废在这么个鬼地方,练武?呵呵,现在都什么时代了,练那些拳脚杂耍的,能做什么用?”

    在郝宇慌乱的目光中,冯岩就像是疯了一样,伸手指着自己的师父,破口大骂着,而且是越骂越起劲,到后来,他一双眼睛,都已经因为太过歇斯底里,而充血发红。

    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一时之间,年少的郝宇,显然有些难以消化眼前的情况,他看看那还在歇斯底里的师兄,再看向已经被他扶着坐起来的师父,年轻的脸上,慌乱又焦急:“这?这这发生什么了?师父!你师兄,你为什么?我”

    看了眼惬意抱着双手,脸上带着微笑站在走廊前的天冥,老头身体微颤着,站了起来:“宇儿!你不要乱想,你师兄,他不想和我这个老头子一样,把时光荒废在小庙里,是师父耽误了他的前程人各有志,为师不怪他,你也不要怪他。”

    拍了拍郝宇的肩膀,让少年安静下来,老头向前半步,凝视天冥:“你今天到这里来,想要做什么?难道只是为了离析我们师徒?我想狂傲如你,应该没咳呕没这么闲才对。”随意的抹去嘴角的血渍,老头眼底的晦暗,猛地敛去,变得伶俐。

    朝着老头不屑一瞥,天冥便转身向庙外走去:“编号1019,活了这几十年,看来你开始嫌命长,竟敢这么对我说话,不过今天我心情不错,就不杀你。来这里,只为来见一面我亲切的分身棋子,现在见也见了,我走了,最后我很高兴告诉你一件事,天择已经启动,武竞时代将临,你嘿,可千万不要死的太快。”

    说到最后一字时,也不见天冥多做什么,一道劲风忽地猛击在老头胸口,当即就将他击飞出去好几丈远,一头撞到庙墙上。

    没时间去叫住已经跟着天冥离去的师兄冯岩,下意识的,郝宇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师父那儿,费了好大的劲儿,扒开大堆碎石砖块,才将埋在下面的师父,给救了出来。

    看着七窍都流出血来,早已昏迷过去的师父,年少的郝宇眼里,满是慌乱,不知道该怎么办,只知抱着师父,愣坐在那儿,直掉眼泪。显然的,这个少年!还难以从刚刚这一系列巨大变故中,缓过神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