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神:躺下,大导演最新章节- 第2026章 吵架(3)-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娱乐圈女神:躺下,大导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26章 吵架(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知道知道,我知道你很快乐,可是顾白心疼你啊。”顾湘君顺势说。

    “没想到,你会为顾白说话。”叶静嘉突然笑着打断姐姐的话。

    “我这不是为顾白说话,而是为你。”顾湘君不禁看向自己的傻妹妹,“你就知足吧,顾白已经是非常好的丈夫。至少在我认识的圈子里,他是最好的。嘉嘉你的眼光很好,嫁给了真正爱你的人。你和顾白根本都不算什么吵架,即便算是吵架,那也是因为顾白心疼你,担心你。你看看之前我和你姐夫的关系,那才是真正吵架。吵架的原因,是真正值得吵架的原因。你啊,就是被顾白惯得有些作。”

    提及过去,叶静嘉脸色微变,也来不及反驳姐姐的话,连忙补救:“姐,我不是……”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说这话也没有其他意思。”顾湘君摆摆手,明白妹妹不是故意揭自己的伤疤。她看向叶静嘉不禁有几分郑重的说,“这种事情不值得吵架闹矛盾,当然小小的闹矛盾也算是增加情趣的一种方式。但是要适度,顾白这样的优质男人有的是女人追。虽然现在你们已经结婚,而且有甜甜蜜蜜,但是不见得别人会放弃,说不定正在伺机而动。你看看亓恺,这就是前车之鉴。”

    “可是,我真的不觉自己做的错。”叶静嘉不禁微微叹了口气,无奈的说。

    她不想主动向顾白示好,因为她没有错,为什么要退一步?再者,她觉得姐姐有些在为顾白开脱,两个吵架的时候,顾白话中的意思可不全是这样,而是否定自己的教育理念。

    “教育孩子的事情每个人所有自己的想法,其实也说不好你们谁的决定是对的,谁的想法是错的。这么说吧,每个孩子应该有不同的教育理念,就是因材施教。可能你的方法适合甜甜,顾白的方法适合蜜蜜,也可能正好相反,这种事情没有办法说明白的。”顾湘君以过来人的身份向叶静嘉传授正确的教育之道。

    简单说,没有所谓的真正正确的教育方法,即便是教育学家,也不可能千篇一律的教育孩子成长。教育之路只能家长自己摸索,夫妇二人可以争论,但是要有尺度,不要演变成吵架。

    “即便想证明是不是正确,也要花费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证明到底谁对谁错有意义吗?你们的初衷都是为了甜甜蜜蜜好,只不过顾白更关心你。好了嘉嘉,不要为这点小事闹脾气,家长吵架,小朋友也是会感受到的。这样吧,顾白那边我会让亓恺去和他聊聊,到时候再说好不好?”顾湘君不给叶静嘉反驳的机会,如此定下来。同时不禁道:“嘉嘉,你说顾白的话有些难听,以后不要这样说他,他也是很辛苦。”

    叶静嘉原本是不想借此罢休,可是担心真的给甜甜蜜蜜带来影响,只辩解道:“我当时也是在气头,他说的话也不好听。”

    “夫妇吵架就是这样话赶话,没关系,记得和好后弥补弥补,免得这件事情成为你们二人心中的疙瘩。”顾湘君教导道。

    “好吧。”叶静嘉勉强答应,“可是,甜甜蜜蜜确实需要我照顾。”

    “你当然照顾她们,但是也要想想自己,不要为了她们放弃自己的生活。”顾湘君道,“我不说你到底应该怎么做,自己好好想想再做决定。我知道,你会想明白的。”

    叶静嘉没有想到有一天是姐姐教育自己夫妇相处之道,从前明显是她更沉得住气。

    仔细一看,现在的顾湘君与过去的顾湘君有些极大的区别。过去的顾湘君看起来雷厉风行,风风火火,可是现在的顾湘君更为沉重大气,言语之前也多了一种说不清的东西。

    “嗯,我会好好想想。”

    想想如何教育女儿们,也想想如何与顾白相处。

    见妹妹被劝动,顾湘君心中松了口气。

    说做就做,顾湘君当时便给丈夫发微信,委派丈夫亓恺去约顾白谈话。亓恺接到微信后,便邀顾白晚上下班后去酒馆聊天。二人约在一家酒馆的包间内,这里环境静谧,是谈话的好地方。

    刚刚碰面,亓恺便打趣道:“我倒是没有想到,你们也会吵架。”

    “不是吵架。”顾白坐下后,如是更正。

    “不是吵架是什么?听说你们最近分房睡?”亓恺笑着问。

    顾白看向亓恺问:“谁说的?”

    “你小舅子说的。”亓恺毫不犹疑的卖掉荆显岐。

    顾白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看菜单,准备点些东西。

    “不喝酒?”亓恺见顾白看的菜单页都是茶水,不禁问。

    顾白微微摇头,看着菜单解释道:“不了,回去要去看甜甜蜜蜜,不能有酒味。”

    “你可真是好父亲。”亓恺感叹道。

    说着,二人便选完,然后叫服务生进来点餐。

    酒水菜品上的很快,在齐全后亓恺直言道:“今晚你自己去找嘉嘉道歉,这件事情就算完了。不要拖拖拉拉,有些事情你要大气一些。”

    亓恺本以为以自己对顾白的了解程度,他必然点头答应,没想到顾白却说:“我是为她好。”

    “我知道,难道你要她向你道歉?”亓恺惊讶的反问。

    “我不需要道歉,我希望她能好好的为自己考虑,而不是全部都在为甜甜蜜蜜着想。”顾白看向亓恺,认真的解释。

    亓恺端着酒杯不禁笑了,“你们吵架的原因真的很有意思,这叫什么理由?你嫌她管甜甜蜜蜜管的太多而忘记自己,所以两个人吵架?说出来,我都觉得可笑。”

    “理念不同。”顾白并不觉得可笑,反而是认真总结。

    “啊,对对对,理念不同。”亓恺笑着为顾白倒了一杯酒,“喝一点。”

    顾白推辞说:“不行,真的不能喝。”

    “一点也不行?”亓恺问。

    顾白坚持,见状,亓恺也不强求,而是为自己倒了一杯,自斟自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