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神:躺下,大导演最新章节- 第1675章 醉酒-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娱乐圈女神:躺下,大导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75章 醉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到这里,叶静嘉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她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话笑意不止。

    众人不解的看向叶静嘉,满脸不解。

    不过很快,胡家太太与赵家太太略显疑惑的眼神便变得理智,她们甚至不悦的看了一眼白家的二太太,不禁从新评估对方的智力与能力。

    至于白家二太太本人,则认为叶静嘉不可理喻。

    待叶静嘉好不容易止住笑意,随即说出一句令现场陷入僵凝的话。

    “如此算来,那我父亲岂不是还要尊你为长辈。”叶静嘉虽然面容中的笑意不止,但眼中的嘲讽溢于言表,仿佛在说“你配吗?”

    是啊,白家的二太太配吗?

    自然是不配的。

    二太太脸色一僵,不过这并不是结束,叶静嘉继续正色道:“自古出嫁从夫,而您什么时候出的嫁,从的哪位夫君呢?”

    白家二太太自然是没有“出嫁”的,更谈不上从夫。尤其是在如今的法治社会,虽然因白秋程地位高,旁人称呼她们为一句“太太”但事实上这帮姨娘在当今社会充其量就是被包养的二奶。

    几家虽不和,聚会时也往往存在意见,但每每交谈时都是以含蓄的语言来表达观点,顾及对方脸面,但是叶静嘉却仿佛根本不在意。她毫不客气的点名二太太的身份,充满嘲讽。

    叶静嘉对于白家的厌恶,可以说是天然的。

    她虽然不明白顾白的生母为什么要千辛万苦将顾白送给他人抚养,但从她想方设法为顾白建立基金会可以窥见她对顾白的爱。

    原本白家家主现今有多少姨太太,叶静嘉本不想管,但姐妹共侍一夫的事实,以及白许昌与白叙凡年龄相差无几的事实足以令她可以脑补出几十万字的剧情。

    无论内容如何变化,小姨子陷害亲姐姐的主题思想是不变的。

    加之,白叙凡与白许昌关系极差,足以证明姐妹共侍一夫绝对是有所隐情的。

    为了离世的准婆婆,为了未来的老公,为了荆家的脸面,叶静嘉怎么可能让白家女眷轻松如愿。

    尤其是,白家二姨娘。

    白家二太太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叶静嘉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即便被狠狠地落了脸面,恼羞成怒的白家二太太却不敢以同样的方式对待叶静嘉。眼前的女孩在荆家的地位她是有所耳闻的,她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丈夫,决定暂避锋芒。

    只见二太太忍着怒火,笑着说:“我不过是与你玩笑几句,何必当真呢?”

    “我自然没有当真。”叶静嘉笑盈盈的点头,仿佛很真诚的回答,“我只当它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的笑话,谢谢。”

    二人你来我往之间,三位儿媳已经自觉的起身退位。

    随后,自有侍者上前收拾座位。

    待白家三位太太坐到一起后,胡家与赵家落座。

    经过刚刚一件简单的事情,众人都不敢小觑叶静嘉。

    虽说她的路数实在不是大家闺秀应该有的风度,但不得不说以她的背景即便她不安套路出牌,众人也没有任何办法。谁让叶静嘉原本就与旁人不同,她是荆家嫡出的小姐,也是唯一的小姐。

    比起她们做事要瞻前顾后,叶静嘉是不用的。

    落座后,便是开始用餐。

    清风院的晚宴不必多言,自然是好吃到飞起,叶静嘉不发一言,埋头苦吃。

    毕竟她本就与三家女眷本就不认识,即便曾与赵惊鸿曾有几面之缘,只可惜赵惊鸿作为出嫁的女儿并不能参加此次聚会,坐在赵母身旁的是两位儿媳。

    叶静嘉无心与在座各位结交,便不用费心应酬。

    至于其他人,即便原本有人相与叶静嘉攀谈,但刚刚叶静嘉的表现足以令她们了解叶静嘉的为人,倒是没有搭话的必要性了。

    这顿晚餐,叶静嘉吃的颇为满意。

    饭后,男宾可以举杯邀明月,女宾则可以赏花赏月赏美景。

    众人各取所需,倒也畅快。

    叶静嘉该了解的事情已经了解到,该吃的饭也已经吃完,她无意久留起身准备离开。

    “大小姐,您稍等,我去向先生禀报一声。”楚炎道。

    叶静嘉点头道:“去吧。”

    荆先生得知女儿要先回家后,点头示意楚炎,“注意安全。”

    “您放心。”

    楚炎转身离开后,白秋程醉意浓浓的问:“你的宝贝女儿要回家啦?”

    荆先生没有回答,只是荆显岐又为白秋程倒了一杯。

    白秋程来者不拒的端着酒杯,满面红光的大声说:“回家就回家,有什么不可说的!你别总想着谁要对付你似的,我和你说,今天她回家绝对畅通无阻!我把话放在这里,谁不买账来找我,找我啊!”

    说着,白秋程将酒杯梆梆梆的往桌子上砸,可以说醉汉形象十足了。

    不过众人早已司空见惯,根本不将他耍酒疯的行为看在眼中。

    不被理会的白秋程越发不满,他不满的用更大的声音嚷嚷道:“说啊,说话啊!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谁敢,我就问问谁敢!”

    看着如此的父亲,白叙凡毫无表情,既不关心也不在意,仿佛他们根本不是父子。

    反倒是赵家的大少爷好意的劝道:“您少喝一点,喝酒伤身。”

    “没有,我没醉!我好着呢!”说着,白秋程猛地站起身,指着天说,“我还能再喝五百杯!五百杯!”

    此时,白叙凡终于开口,“送他回家。”

    只见,站在阴暗处的黑衣人迅速上前,手段干净利落的将白秋程劈晕,仿佛同样的事情做过千百遍。

    白叙凡同时主动道:“对不起,家父不胜酒力,各位海涵。”

    众人自然摆手示意不用,尤其是赵家家主更是主动道:“你的父亲早年便是这样,没关系,送他回去后多给他熬点汤,醒醒酒。”

    白叙凡微微点头,“自然。”

    随后,剩下的十人继续喝酒赏月。

    期间,自然也是有生意可谈。

    此次聚会说是四家的互动,倒不如说是各家提前为未来一年商业方面的往来与合作做口头约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