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神:躺下,大导演最新章节- 第1455章 龙虎斗(17)-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娱乐圈女神:躺下,大导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55章 龙虎斗(1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见亓恺自信满满,亓骞撇撇嘴,没有再追问,转而道:“我凭什么帮你?”

    亓骞的话虽然直白,却没有错。

    亓恺与亓骞从未有过来往,亓骞凭什么无条件的帮助亓恺呢?

    “我认为,我们是在互利互助。”早在叫亓骞过来之前,亓恺早已做好准备,他将一份计划书递给亓骞,以表达自己的诚意。

    亓骞接过计划书简单一看,确实有那么几分心动。

    亓恺很有诚意,计划书的内容虽然有限,但亓骞颇为满意。

    不过亓骞没有急于表现出自己的态度,只是表情淡淡的将计划书扔到一边,扭头向亓恺,不解的问:“董事会中,关于亓皓母子的资料是你查到的吧。”

    亓恺点头,是。

    “那你为什么不将事情公之于众,反而是搞得自己被敲门棍。”亓骞追问。若是亓恺早一点将事情曝光,事情哪里至于今天这个地步。

    亓恺面带微笑的回答道:“没有万全的准备,我不敢鲁莽行动。一着不慎,若是将亓氏搞得四分五裂,让祖父与前人们的心血付之一炬,我于心不安。”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令亓骞有几分明白亓恺的想法,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无奈的说:“你呀,妇人之仁!”

    语罢,他起身道,“行啦,我先走了。”

    “慢走,恕不远送。”亓恺笑着客气的说。

    亓骞挥挥手,示意不用。

    与亓骞一同离开的,则是亓恺专门为亓骞准备的合作计划书。

    二人的结盟,成了。

    事情的顺利进行,令亓恺渐渐找回自信。

    同时,他客观理智的认识到自己的当务之急,既不是报复亓皓,也不是将父亲拉下马,而是如何将原本属于亓家的十几亿拿回来!

    虽然早在之前,亓恺已经有了初步想法,但因为某些原因,现在看来事情的进展不可能如设计初时的顺利。不过幸好,现在有亓骞同意为他安定亓氏,保护父亲的地位,倒也不用担心被人偷走胜利的果实。

    即便如此,想到十几亿的事情亓恺依旧觉得头疼。不过他并没有放弃,他知道自己必须证明自己的能力与实力。

    在亓恺昏迷的时间内,亓父自然也没有闲着。为了防止有人借机将自己扳倒,他开始疯狂的拉拢人心,许诺各种各样的条件,只为顺利的得到权利与地位。

    除此之外,离婚后,他一直极尽全力的表示出自己只是无辜的受害者,以及妻儿的阴险可憎。

    他虽然没有如祥林嫂一般见人便诉说自己的无奈与痛苦,但也在种种方面暗示着妻儿的所作所为与他无关。至于他为什么一概不知,那是因为爱的力量。他爱着二人,所以相信人的人品。

    这种方法虽然有些可笑,但收效不错,为爱痴狂总比任人唯亲好。

    只不过,短期内的亓父不方便再结婚。

    当然,在亓父努力洗刷着自己与第二任前妻、曾经的最心爱儿子亓皓的关系时,他曾经的最心爱的儿子亓皓则在经历人生的惨烈低谷。

    亓皓的出生虽不能说是天之骄子,但是在亓皓三十多年的人生中,确实是一路顺风顺水,无论是学业、事业亦或者是婚姻,他的人生是绝大多数人渴望活成的样子。

    然而现在亓皓,人生彻底崩盘。

    被动改名,被动离婚,甚至被动的被冻结财产,一夜之间他一无所有,甚至居住的地方都没有。

    与他情况相似的,自然是其母。

    亓家的动作雷厉风行,当天便将属于二人包括衣服鞋帽在内的所有东西扣留,甚至连钱包都没有给二人,房产自然更是扣留的重点之一。虽然二人试图通过法律手段要回,但面对坐牢的铁证,二人不敢与亓氏硬碰硬只能忍气吞声。

    万般无奈之下,二人选择回家,回亓皓母亲的娘家。

    即便在此之前,亓皓之母已经与诸多亲人通过电话,电话中娘家人的态度并不友善,甚至非常冷淡。可是现在的他们别无出路,只能厚着脸皮,至少先有一处遮风挡雨的地方。

    亓皓母子站在娘家面前,感慨良多。

    过去,娘家是二人唯一的净土,二人被奉为座上宾。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二人对娘家有恩情。

    现在是娘家人报恩,助他们东山再起的时候了!

    “走吧。”亓皓对母亲说。

    第一次,二人徒步空手回家。

    刚刚进入家门的二人依旧得到春天般的温暖,在电话中态度糟糕的姥爷姥姥,见面后的态度亦如从前,这让亓母的心,不禁渐渐放松下来,亓皓更是因为觉得,希望颇大。

    晚餐丰盛至极,只不过回家的亲戚们数量远不如过去。

    晚餐后,步入正题。

    亓皓表达出自己想要东山再起的意愿,以及希望得到帮助的期盼。

    “好孩子,好好干,你一定可以成功。改不改姓无所谓,谁也无法改变你是亓家人的现实。”亓皓的姥姥听说亓皓改姓后,根本不以为意。她笑着鼓舞亓皓继续努力,却丝毫不提给予帮助的事情。

    在你来我往中,当众人听说二人确实一分钱都没有后,以亓皓姥姥姥爷为代表的诸位亲戚当即变了脸色。

    “你们真的净身出户,一分钱都没有?”姥姥不禁追问道。

    亓皓心中咯噔一声,只觉得说不出的担忧,他正要撒个谎时,便听母亲已经哭诉道:“我对亓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们怎么能连我身上的首饰都不放过!他们还用证据威胁我和皓皓,说是我敢闹就让我去坐牢!妈,他们欺人太甚!!!”

    说着,亓皓母亲呜呜的哭了起来,哭诉自己的委屈。

    过去,每每亓母哭诉,家中人总要各种安慰哄劝。

    可惜,这一次没有人再安慰亓母。

    准确的说,众人的脸色彻底阴了下来。

    “他们有你们的证据?”

    “什么证据?”

    “你们怎么会留下证据?”

    亓母没有多想,便将事情说了出来。

    与此同时,亓皓心中开始打鼓,他觉得氛围不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