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094章:禽兽给你看-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94章:禽兽给你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094章:禽兽给你看

    “在这里也不错?”

    夏念儿不解地环视了一下四周,连个桌子都没有,怎么吃饭啊?

    “秀!色!可!餐!”淡淡勾了勾唇角,厉铭臣低低笑道:“所以,我决定先吃你再吃饭……”

    夏念儿这才明白他的意思,转身欲逃,却已经来不及了。

    用力一拽,将她拽到自己身上,厉铭臣低头,薄唇凑近小巧的耳垂,轻啄细吻着。

    小脸儿爆红,夏念儿想要推拒,却无力推拒,只能软软地推搡着他的胸膛。

    那轻到几乎可以忽视的力道,与其说在推,不如说在抚。

    “你说我禽兽……”稍稍用力在耳垂印上一个浅浅的牙印,厉铭臣低笑道:“那我就禽兽给你看!”

    说完,他不再克制,手下的动作越来越放肆。

    很快,两人纠缠在一起……

    缠缠绕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亲密无间。

    “别……别碰那里……疼……”

    低喘声和娇泣声掺杂在了一起,混成了一道开天辟地以来最动听的乐章。

    事后,夏念儿恨恨地看着这个恩将仇报的男人。

    注意到她的视线,厉铭臣的眼神一暗,沉声道:“不疼了?”

    下意识地躲避着他的视线,夏念儿恨恨地咬了咬牙,却不敢再招惹这个男人,以免地他真的再来一次。

    她真的受不了了!

    餍足之后,厉铭臣倒没在意她的小情绪,直接打横抱起,径自朝外走去。

    “厉铭臣,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自己能走?看来我还没尽力?”

    听出他的未尽之意,夏念儿急忙闭上了嘴,如果自己说能走,他是不是又要席天慕地来一次啊!

    见她乖乖地埋在自己怀里,厉铭臣唇角的冷厉渐渐散去,最终微不可见地勾起了一抹轻浅的笑意。

    “咣当!”

    “哗啦!”

    一路上此起彼伏的异响接连不断,本来打算好装鸵鸟装到回房的夏念儿也忍不住抬起了眼。

    修剪花园的园丁将剪花的剪子砸到了自己脚上,却顾不得哀嚎,只是愣愣地放空眼神看着某处,似乎看到了世界末日。

    端着餐具的男佣将手里的餐具摔到了光华地面,却也顾不得捡,也只是愣愣地放空眼神看着某处,似乎看到了侏罗纪的恐龙复活。

    ……诸如此类的意外,一路走来发生了不下十起。

    “他们怎么了?”最终,厉铭臣还是没忍住凝了眼神,这些佣人越来越不尽心了,一点点儿小活都被他们干成这个样子……

    她该不会以为是自己识人不清吧?

    想到这个可能,厉铭臣紧接着补充了句,“平日别墅的日常事务,都是管家在负责。”

    见他突然冒出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夏念儿抬头不解地看了他一眼。

    他说这话什么意思?别墅的事情是管家在负责,她一直知道啊,为什么要特意再强调一遍?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明天,她被厉铭臣抱回房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别墅!

    用脚丫子猜,她都知道这些人的想法会偏到什么地方去。

    越想越觉得心塞,夏念儿干脆破罐子破摔,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

    感觉到怀中磨蹭的小脑袋,厉铭臣唇角微微勾了勾,果然,解释一句还是有用的。

    脑回路完全没在一起的两个人倒也安然无恙地一起回到了主房。

    路过客厅的时候,厉铭臣冲站在门口笑呵呵的老管家瞥了一眼,沉声吩咐了一句,“把晚饭送上来!”

    “是!”管家老脸笑成了一朵菊花,还不忘冲着夏念儿比了个大拇指。

    不愧是少夫人啊,竟然能够将少爷安抚好……小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哈哈,他老头子就是英明啊!

    夏念儿自然也看到了老管家的小动作,下次她要是……要是再心软,她就真是个蠢蛋!

    这个别墅中,哪怕是只耗子恐怕都是耗子中的战斗机。

    长久和这个变态相处下来,不变态地也得憋变态了,她就是太傻太天真,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主动送进虎口。

    不知道她心中的想法,厉铭臣小心地将她放到床中。

    移动间,难免牵扯到酸痛的四肢,夏念儿微微蹙了蹙眉。

    “饿了?”见她蹙眉,厉铭臣眉心狠狠皱了皱,冷厉地看了一眼门外,这帮人办事效率真是越来越低了,做个饭也磨磨蹭蹭的,要是饿坏了她,他一定饶不了他们!

    夏念儿倒吸着气缓解着两腿及腿中间的疼痛,闻言,她抽了抽嘴角,饿?她一点儿都不饿了,气都气饱了!

    注意到她嘴角的抽搐,厉铭臣只当她饿得五官都扭曲了,黑眸猛然迸射出一阵冷光。

    这帮厨师着实懒散了点儿,还是他亲自下去监工吧!

    见他走了,夏念儿才真正的舒了一口气,唇角不由自主地泛上了一丝苦涩。

    她不爱他,只是被迫做了替身和挡箭牌,却和他做了所有最亲密的事。

    他不爱她,只是拿她当个替身和挡箭牌,却时不时做一些引人误解的温柔举动。

    这……这叫个什么事啊!

    心乱如麻地揪着床单,夏念儿觉得本就一团糟的困境更乱了。

    小哥哥交给她保管的那块玉究竟去了哪里?目前最大的嫌疑就是夏母和夏绾儿,那究竟是她们两个中的谁拿的呢?自己又要怎么要回来?

    还有,军师的剧本以及无名的身份……

    一切的一切,都需要时间和自由,但以目前的情况,这两者完全都是奢求。

    她有预感,他一定会将她牢牢地锁在他身边,再不给一丝个人的空间,搬进主房应该只是第一步。

    “啊啊啊啊!”越想越烦,夏念儿忍不住低声叫嚷了几声。

    而厉铭臣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她抓着头发抓狂的一幕。

    黝黑的瞳孔闪过一抹异样,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食物,犹豫了一瞬还是大跨步走到了床边。

    没想到他会这个时候回来,夏念儿讪讪地放下了抓在头上的手,视线不由得被他端在手上的东西吸引了。

    那一团黑灰灰的东西是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