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085章:不可能流产的真相-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85章:不可能流产的真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085章:不可能流产的真相

    夏念儿怎么可能有意见。

    见她不再说话,厉铭臣将视线瞥向地上的夏绾儿,“自导自演很过瘾?”

    夏绾儿心中一凛,自导自演?他知道了?不!不可能的!医生那边她已经想办法让他永久闭嘴了,这件事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的!

    正当她自我安慰的时候,厉铭臣的话打破了她的安慰

    “一个怀不了孕的人,怎么可能流产?”

    怀不了孕的人?

    夏念儿和夏母同时将目光投向了夏绾儿。

    之前明明就怀孕了啊,为什么现在又说怀不了孕!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原来明明可以生的,厉总,就算你是集团的总裁,也不能这样血口喷人!如果传出去,我的名声就全毁了!”面对众人的视线,夏绾儿摆出一副受了莫大屈辱的模样。

    说完,她又将视线转向夏念儿,“姐姐,就算你不想承担责任,也不能让厉总这样污蔑我啊!”

    面对夏绾儿的泪语涟涟,厉铭臣至若未闻地做着自己的事。

    用手环住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小脑袋,他默默调整了一个让她更舒服的姿势后,沉沉地在她耳边吹了口气,“表演,开始了,一场很精彩的大戏。”

    夏念儿敏感地一抖。

    哭了半天之后,见无人理会自己,夏绾儿眼中划过一抹绝望。

    整个身子萎顿在地上,她不甘心地喃喃道:“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你从一开始就没怀孕!”

    接收到自家总裁的讯息,尽职尽责的邵特助往前迈了一步,一本正经地解答着夏母、夏念儿和夏绾儿三人共同的疑问。

    “最初你们拿到的那份孕检报告就是被动过手脚的,至于被谁动过手脚,这个世界上有正义感的人还是很多的,对于奸夫淫妇总会有人想要给他们一些教训。譬如希望后的绝望就是一种不错的教训不是吗?”

    说到这,邵特助稍稍顿了一下,引导着众人的视线,准确来说是引导着自家总裁夫人的视线看向自家总裁,雷锋做完好事还知道写到日记本呢,总裁光做不说,鬼才能知道他的心思。

    作为一个合格的特助,他再次表示为自家总裁操碎了心,也不知道能不能申请涨个工资。

    心里的吐槽也没影响面上的一本正经,将夏念儿的视线引到厉铭臣身上后,邵特助继续说道:“而且,在最初的检查中,医生就已经检查出了夏绾儿这辈子都不可能怀孕的事情。”

    “一个绝不可能有孕的人,又怎么会流产呢?”

    将一切解释清楚后,邵特助功成身退,继续躲到角落里去看戏。

    现实,永远比电视剧更精彩!

    同样被这戏剧性的真相震撼到的夏念儿,不由自主地望向了厉铭臣。

    这一切,都是他做的吗?

    而他做这一切,仅仅是为了替自己出气?

    可自己,明明只是一个替身啊,怎么值得他如此大费心思?

    虽然疑惑着,但冰凉的心却一点儿一点儿暖了起来,暖地她的心裂开了一道不易察觉的缝隙,某个冷厉的身影悄悄钻进了她的心房中,落地生根。

    见她不自觉地往自己这边倚靠着,厉铭臣唇角勾起了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

    现在就感动了吗?真是一个容易满足的小家伙……不过他可没打算这么轻易地放过那两个母女,就凭她们的所作所为,这点儿惩罚还远远不够!

    他都不舍得动一个手指头的宝宝,竟然被她们打伤了,呵!

    “都听到了吗?”

    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么一句废话,但夏念儿却还是配合地点了点头,回答了句,“听到了。”

    结果,厉铭臣这话根本就不是跟她说得。

    在那话落地的时候,一群黑西装人押着郁父郁母郁子行以及夏父四人出现在房间中。

    看着那相依相偎的身影,四人眼中齐齐闪过了畏惧震惊。

    夏念儿竟然真的打破了厉少不近女色的传闻,看样子厉少还挺宠她,那……

    她会不会对夏家郁家实施报复?

    很快,这种畏惧就变成了事实。

    厉铭臣厌恶地看着眼前的几人,冷冷地对着邵特助交代了一句,“集团和厉氏集团的黑名单加上夏氏集团、郁氏集团以及所有和这两家有合作关系的集团。”

    闻言,夏父等人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厉少这是将他们往绝路上逼啊!

    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还有谁敢和自己两家集团扯上关系?恐怕要不了多久,集团破产名单上就可以多出夏氏集团和郁氏集团两个名字了。

    绝望笼罩在几人心中。

    理所当然地,他们迁怒了!

    如果不是夏绾儿,没准厉少看在夏念儿的面子上,还会提携一下两家。

    如今,一切都毁了,而这罪魁祸首都是夏绾儿。

    夏父率先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到夏绾儿面前,狠狠一个耳光打了下去。

    落后一步的郁父郁母也急忙和夏绾儿撇清着关系,“我们郁家可不能要一个品行不端的儿媳妇,这门婚事到此为止,以后夏绾儿和我们郁家没有一丝关系。”

    瞬间成为众矢之的,夏绾儿下意识地摆出了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可惜,这次却没人吃这套。

    夏父一个耳光接一个耳光地打着,一边打还一边骂着,“你个逆女,竟然敢假装流产?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老实交代,之前的事情是不是你陷害的念儿?”

    显然,在破产的威胁下,夏父已经将夏绾儿当成了一个弃子。

    几人中,唯独郁子行脸上有几分不舍。

    可这几分不舍就跟当初面对夏念儿被众人审判时候的不舍一模一样。

    这份不舍,只体现在表面上,至于行动……完全没有。

    此时此刻,夏绾儿的境地和先前被她陷害的夏念儿极其相像,甚至她比夏念儿要更凄惨些。

    看着眼前的闹剧,夏念儿显然也想到了先前那个狼狈的自己。

    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只是,这报应是人为的……

    这么想着,她微微抬起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