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084章:笨蛋,不想笑就别笑!-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84章:笨蛋,不想笑就别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084章:笨蛋,不想笑就别笑!

    听到流产两字,夏念儿下意识地看向了厉铭臣。

    看完之后,她有些愣了。

    什么时候,自己对他竟然有了莫名的依赖信任?

    明明,自己只是一个被他禁锢着自由的替身而已!

    默默地垂了垂眼睑,任由翘长的睫毛遮住眼里的震惊,夏念儿一时默然。

    见她垂眸,夏绾儿只当她被自己的话打动了,愈发卖力地哭道:“姐姐,你刚刚说的那些绾儿都记不太清了,明明你当初都说没关系的,为什么现在……”

    未尽的话含着无尽的深意,隐隐约约意有所指。

    敛去眼中的情绪后,夏念儿静静地抬起了头,唇角淡漠讥嘲。

    “绾儿,你说话还是这么委婉……呵呵,现在又想让谁替你出头?又想让谁站在你前面指责我这个表面大度实际小心眼的姐姐?”

    没想到她会尖锐地针对自己,夏绾儿咬了咬唇角,替自己出头都是她自愿的,这本来就是她欠自己的!

    可恨!可气!可恼!

    还有,那个男人是木头吗?自己都哭得这么可怜了,他不应该过来哄哄自己吗?为什么还是无动于衷!

    被惦记的厉铭臣,连个眼角的余光都没施舍给夏绾儿。

    全神贯注地盯着那个佯装坚强的小女人,他又气又心疼,真是笨得要死,明明那么想哭为什么要笑呢?

    笑的难看死了!

    他就在这里,他的肩膀也在这里,靠过来会死吗!

    又等了一会儿,见她还没有过来的意思,厉铭臣恨恨地抿了抿唇角,大跨步走到她身边,强制地将她的身体靠在自己身上,“笨蛋,不想笑就别笑!”

    不想笑就别笑?

    夏念儿的心仿佛被击中了般,这么多年从来没人跟她说过你不想笑就别笑,所有人说得都是你要坚强,你要保护妹妹,你要无条件为妹妹为夏家付出……

    可她也是个人,也会累,也会想哭一哭发泄,可每次她一哭绾儿就会哭得更厉害,所有人就会用一种罪大恶极的目光看着自己,久而久之她都觉得自己不能想哭就哭,不想笑就不笑!

    “笨蛋!”厉铭臣又是恨恨地喊了一声。

    明明是那么霸道的叫法,可夏念儿心却暖地一塌糊涂。

    夏绾儿看着那两人依靠在一起的身影,心里恨意翻腾。

    故作支撑不住地倒地,她以一种凄美的姿势缓缓落到地上,哀哀地泣道:“姐姐……”

    厉铭臣不耐地看了过去。

    想早点死是吧?成全她!

    “流产了?”

    闻言,夏绾儿似乎是被戳到了痛点,“可能怪我没有保护好他,所以他惩罚我再也不能做一个妈妈了,这不怪姐姐,都怪我……”

    无动于衷地看着她唱做俱佳的表演,厉铭臣眼皮掀都没掀。

    见状,夏绾儿哭得更伤心了。

    “我可怜的孩子啊……妈妈再也做不了妈妈了……”

    十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一小时过去了……

    厉铭臣沉沉地注视着依靠在自己怀里的小人儿,眼尾翘起了一抹自己都没察觉的餍足。

    夏绾儿哭得嗓子都哑了,哭到最后她已经近乎失声。

    耳边清静后,厉铭臣才再次用余光斜睇她了一眼。

    “第一,演技不过关,伤心没有达到眼底,反而极力想要掩藏的嫉妒愤恨快要冲出眼眶了!”

    “第二,哭声不过关,一般痛到极致只有两种哭法,一种是毫不顾形象的嚎啕大哭,还有一种是无声的落泪,像你这种,更像是小姐对嫖客的哭,廉价而做作,令人作呕!”

    说完,厉铭臣嫌恶地收回余光,似乎看她一眼都脏了自己的眼睛。

    夏绾儿被骂得连哭都忘记了,他刚刚说什么?自己的哭让人作呕?怎么可能,她曾经在镜子前练习了一下千遍万遍,每个见过自己哭的人,都会无条件满足自己要求的!

    “你……你凭什么这么说我?”震惊下,她甚至都忘记了对他身份的恐惧,上前抱住了他的腿。

    干脆利落的一脚!

    夏绾儿又被踹了出去。

    厉铭臣环视了一下房间,捡起之前夏念儿拿着的那块碎瓷片,用力在裤子上划过。

    “刺啦!”

    一道刺耳的声音后,被夏绾儿碰过的裤腿孤零零地甩在地上。

    “脏!”

    嫌弃之意,溢于言表。

    在他捡碎瓷片的时候,夏念儿就从他肩膀上起来了。

    刚刚的一切,她都听到了,但她却什么都不想说。

    那一刻,她放任了自己的脆弱,放任了自己试着去依靠一个人的冲动。

    那感觉,出奇的不错。

    “姐姐,你就看着别人这么说我吗?你说过会永远保护我的!”相对于厉铭臣的无动于衷,夏绾儿最接受不了夏念儿对她的无动于衷。

    以前,她不是一见自己流泪就心疼地不得了吗?自己只是要了她几样东西,她就这么绝情?

    夏念儿淡漠地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厉铭臣却被这一举动激怒了。

    他的宝宝,他都舍不得让她伤心,这个做作的女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用不存在的事情刺激她,简直该死!

    冲着门外招呼了一声,守候在门口的邵特助迅速进来。

    “把那个老女人带进来!”

    “是,总裁。”

    早已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夏母被两个黑西装人架进来。

    恶毒又畏惧地看了一眼夏念儿,她含糊不清地嘟囔着什么。

    夏念儿不解地瞥了一眼厉铭臣,有些搞不明白他想做些什么。

    “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百分制的事情吗?”见该到的人都到齐了,厉铭臣突然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夏念儿一愣,却很快记起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他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话题?难道夏绾儿流产的事情有诈?

    “你满分了!”看着两人之间将近十厘米的距离,厉铭臣眉头皱了皱,像刚刚那样靠着不好吗?这女人,一点儿眼力劲都没有!

    “啊?”夏念儿瞠目,怎么突然就满分了?她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我还什么都没做啊!”

    闻言,厉铭臣眉头皱地更紧了,用力拽着她靠在他肩上后,他低哼了句,“我的考试我做主,你有意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