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082章:竟敢让她受伤!-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82章:竟敢让她受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082章:竟敢让她受伤!

    闻言,老管家脸上的笑容一僵。

    “少爷,少夫人不是去找您了吗?”

    “去找我?”眸色一暗,厉铭臣浑身气势陡然一凝,声音中的温度急转而下。

    确定少爷确实没见过少夫人后,老管家也急了,“今天您走后没多久,少夫人就打听您的消息,在得知您出门后少夫人也要出门,我以为她去找您就没多门,直接安排人准备车了。”

    “我去让人联系一下司机。”

    意识到事情严重性后,老管家褪去了和蔼的笑颜,展现了一个专业管家的能力。

    厉铭臣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只是静静站在原地,任由眼底明明暗暗。

    大约过了一分钟之后,他倏地动了!

    “夏念儿,你要是敢跑……”

    低低地自语一句后,厉铭臣大跨步朝别墅里走去。

    刚刚走进去,老管家迎了过来,脸上的神情比刚刚还要凝重,“少爷,司机联系不上了……”

    “这事你不用管了。”厉铭臣意味不明地瞥了一眼老管家,径自离去。

    看着少爷离去的冷凝背影,老管家无奈地叹了口气,好不容易少夫人出现,少爷脸上也能见到了个笑模样,等到少夫人再生个小小少爷……

    结果突然出了这么件事,看少爷的模样又缩回了自己的世界,真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但愿少夫人平平安安不要出什么事……否则,少爷估计会发疯!!

    正当老管家担忧不已时,厉铭臣去而复返,脸上的表情却没那么冷凝了。

    “备车,去夏家!”

    滑落,老管家急忙去安排。

    在管家走后,厉铭臣又展开了手中的纸条看了一眼

    “厉铭臣,我去夏家收拾点儿东西,很快回来。夏念儿留。”

    一个去和一个回,无形中透露了许多信息,也成功消去了他心中的暴虐。

    小心地将纸条放进最贴近心口的衬衫口袋,厉铭臣快步出门。

    在他的冷凝气势下,司机开车的速度不由自主地快了起来。

    很快,夏家到了。

    长腿跨出,厉铭臣眸色深深地看了一眼眼前的别墅。

    这就是宝宝长大的地方?

    将一切记入心底后,他迈步朝里走去。

    还没进门,就被门口的佣人保安拦住了。

    “让开!”不耐地瞥了这些人一眼,厉铭臣懒得和他们纠缠,直接冷斥了一声。

    强大的气势下,佣人和保安下意识地就要让开。

    可想到夫人平日里的手段,以及一个苍蝇都不允许放进来的吩咐,他们还是强撑着没让开。

    “这位先生,今日夏家有事,如果您没提前约好,还是请改日再拜访吧!”

    站在最后面的一个佣人站出来说道,在夏家见多了富商豪流可像如此气势的还是头一次见,因此哪怕是拒绝的话,她却说得格外客气。

    但话再客气,也压不下厉铭臣心中的暴虐。

    有事?拒绝访客?种种看来,里面的情况都不简单。

    宝宝会不会出什么事?

    想到这,他直接往里闯了进去。

    佣人们刚要去拦,却被随后赶来的一群黑西装人制住。

    带着人赶来的邵特助迅速走到厉铭臣身后。

    “总裁,庄园那边的监控确定是人为破坏,且破坏手段极为高明,目前监控无法恢复。另外,在对古博轩的调查中有两点新发现,一是曾有媒体称古博轩电脑技术很高但很快那家媒体就在业内消失了,二是在少夫人和夏绾儿进去之前,古博轩也曾进过那间休息室。”

    “哦?古博轩吗?”摩挲着腕间的沉香,厉铭臣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现在他不重要,重要的是夏!家!”

    说到夏家两字时,已是满满的血腥味。

    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邵特助忍不住在心里为夏家默哀了三秒,上次被人暗杀的时候,总裁身上的血腥气都没这么重,夏家这是要完的节奏啊!

    可是,在一路走进去,在见到一群壮汉中间满脸巴掌印的少夫人后,邵特助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nozuonodie!

    房间里的壮汉见有人闯进来,纷纷脸色一变。

    不过,他们的脸色绝对没有厉铭臣变得厉害。

    那个红肿着脸用碎瓷片抵着自己咽喉的是宝宝?

    是谁?是谁把她伤成了这个地步!

    “好好招待一下他们!”沁冰般的声音幽幽响起,厉铭臣攥拳压抑着自己的暴虐。

    不可以!

    不可以吓到宝宝!

    压抑了许久,确定周身的气息不会吓到她之后,他才快步走到她面前,小心翼翼地将她拥入了怀里。

    手中的碎瓷片应声而掉,在见到厉铭臣的那一刹那,夏念儿的心突然安稳了下来。

    如果不是她以死威胁,那些满眼淫光的壮汉会做出些什么事情她都不敢想象。

    中间,她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可心中却一直有个声音隐隐在告诉她,厉铭臣会来救她,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这个想法,但这个想法却成了她唯一的精神支柱。

    现在,他……果然来了!

    隐忍了许久的泪,终究还是落了下来。

    厉铭臣隐忍而心疼地看着她,大手试探性地抚上了她红肿的脸颊,小心而笨拙地擦拭着上面的泪痕,“乖,不哭了……不哭了……”

    没人哄还好,他这么一哄,夏念儿的眼泪更是决堤,泪中有悔有怕有伤。

    她总是自诩聪明,却忘了人心险恶。

    明明天真地可笑,还以为自己成熟谨慎。

    如今,什么都被自己搞成了一团糟,如果再不改变自己,事情只会越来越糟。

    看着她脸上的神色变化,厉铭臣双手紧紧攥了下,暗恨自己。

    说好的再不让她受伤,可她还是伤到了这个地步。

    说好的永远保护她,可还是让她尝到了被迫成长的痛苦!

    心疼几乎要蔓延整个心扉,厉铭臣也许都没注意到自己此刻的表情多么不同寻常。

    然而,邵特助注意到了,推门而入的夏母和夏绾儿也注意到了。

    “厉……厉少?”

    夏母和夏绾儿的脸色同时大变,互相看了一眼后,全都僵在了原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