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077章:他帮她止痛-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77章:他帮她止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077章:他帮她止痛

    他帮她止痛?那肯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谢谢,不用了……”夏念儿弱弱地说道,看向他的眼神防备而警戒。

    如果一句拒绝就能改变主意,那也不是厉铭臣了,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他低笑道:“我是告知,不是征求,你想多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夏念儿干脆闭上了眼睛。

    眼不见心不烦,她实在不想再看这张欠扁的脸了。

    见她闭眼,厉铭臣也没说什么,大手试探性地揉上了被打的部位,缓缓地揉捏着。

    轻痛的部位渐渐传来一阵酥麻感,又痒又痛,夏念儿闭着的眼睛不由自主地颤了起来,清丽的小脸儿也飞上了一抹红霞,清媚地好似三月间的桃花,荡人心魄。

    厉铭臣一开始真的只是想换个方法惩罚她的,可看着眼前的画面,他的心思慢慢不纯了起来,最初的目的也忘了,只是专心致志地揉着抚着。

    “还痛吗?”低沉的声音哑的一塌糊涂。

    红着脸,夏念儿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只是颤个不停的眼睑却出卖了她。

    “不说话,看来是疼得厉害……算了,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还是找一些药膏来涂一下吧,这么揉治标不治本!”斜睨了她一眼,厉铭臣黑得幽邃的双眸划过一丝暗光。

    闻言,夏念儿哪还敢再装聋作哑,“不疼了,我已经不疼了,不用涂药的!”

    “已经好了?”厉铭臣继续哑道。

    “恩,好了,全都好了。”夏念儿急忙答道,涂药肯定是不能隔着衣服涂的,所以疼也不能说疼。

    眸光暗了暗,厉铭臣依旧喑哑道:“讳病忌医就不乖了,还是我帮你检查一下吧!”

    “检查?”夏念儿一时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要检查啊?”

    “因为……我想!”话落,厉铭臣没再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撩起了裙子。

    隐忍了许久的怒火化作了另一种火气,他翻身将她压倒在床上,灼热的吻密密麻麻地落了下去。

    算了,还是用身体教训她来得更干脆一些,也省得她总是掩耳盗铃地装傻子。

    “唔……乌药不要……”趁着换气的空当,夏念儿含糊不清地拒绝道,本来计划买的避孕药没买到,如果再被吃干抹尽,怀孕的几率就更大了。

    回应她的是更加密集灼热的吻。

    闯入她的那一瞬间,厉铭臣唇角扯起一抹餍足的弧度,随后便是更猛烈的攻击。

    ……

    芙蓉帐暖,巫山**,波急浪涌……

    云收雨散的时候,夏念儿已经累得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在床上简直就是个野兽,难道是吃了炫迈所以停不下来吗?她都那么哭着求他了,他还是不停下,反而愈加变本加厉,真的是太过分了。

    厉铭臣单手撑着侧脸,沉沉地看着那张安详的睡脸。

    “宝宝,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低到近乎于无的呢喃声飘散在空气中,他伸手虚虚地勾勒着她五官的轮廓,眼神深邃且深情。

    勾勒着勾勒着,想着之前她在车上那个真实的笑脸,厉铭臣脑海中又蹦出了古博轩的身影。

    她小时候明明说过喜欢沉稳不苟言笑的男人的,他都按着她说的做到了,为什么她会冲着一个笑得像狐狸的小白脸笑得那么真实,难道她的喜好变了?

    想到这,厉铭臣皱了皱眉,轻轻地从床上下来,赤脚走到全身镜前面。

    锁眉看着镜子中锋利冷削的脸,他试着扯了扯嘴角。

    镜子中的人影配合地扯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冷笑。

    大手捂住镜子中的自己,厉铭臣深邃的眼眸闪过一抹思索,难道平时他的笑都是这样的吗?

    好像、大概、也许……确实有那么点儿碍眼!

    用力回忆着监控中的那个小白脸是怎么笑的,厉铭臣放开捂着镜子的手,再次尝试地勾起了一抹笑。

    结果……因为刻意,反而比之前更僵硬了。

    再尝试……再失败!

    继续尝试……继续失败!

    尝试了几次后,厉铭臣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颊,皱眉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镜子中的人影回给他一个苦大仇深的冰山脸。

    身上的不悦不再掩饰,厉铭臣皱眉从镜子前走开,随意扯了一件睡袍披上,他从酒柜中拿出一**好酒,为自己倒了一杯后,盯着灯光下摇曳的酒液,狠狠地灌了一口。

    将一杯酒喝完后,他又蹙了蹙眉峰,得出了一个结论,一定是镜子坏了,所以才会看起来那么别扭,佣人们做事真的是越来越不用心了。

    用力将杯子放回酒柜里,厉铭臣回头看了一眼仍在沉睡的身影,大跨步从房间中走出来。

    下楼,走到客厅,环视了几遍也没找到管家的身影,他随手招过最近的一个男佣,问道:“管家呢?”

    进别墅三年也没和少爷说上一句话的男佣有些战战兢兢地回道:“管家……管家在厨房。”

    看着佣人畏惧的模样,厉铭臣抿了抿嘴角,又问了一句,“很害怕?”

    “不怕!”佣人嘴上说着不怕,可冒汗的额头和颤抖的双腿却都叫嚣着可怕。

    “说实话!”厉铭臣眉头拧地更紧了。

    “少……少爷,刚刚就是实话啊,您对我们有如春天般温暖,一点儿……一点儿都不可怕!”佣人双腿颤地更厉害了,甚至将颤抖传染到了声音上。

    凉凉地看了他一眼,厉铭臣决定不再问下去了,再问下去结果也是一样的。

    跨步走到厨房,看着那个在厨房中忙碌的身影,他低低咳了一声。

    听到咳嗽声,老管家迅速回头看了过来。

    看到他身上穿的是睡袍,老管家瞬间笑出了一朵花,“少爷辛苦了,我让厨师给您熬着补汤,补补。”

    “不用!”想到上次的云苓黄精生蚝汤,厉铭臣冷冷地拒绝了。

    他一点儿也不需要补!

    “还是补补吧,持久才是硬道理。”老管家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劝道,边说着边盛了一碗汤递到自家少爷面前,“而且,这汤有助孕的效果!”

    听到助孕两个字,厉铭臣下意识地接了过来。

    “有吃的?”刚接过来,一道发哑的女声在厨房门口响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