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075章:臭不要脸-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75章:臭不要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075章:臭不要脸

    豪车一路加速,风驰电掣地飞驰着,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停在了别墅的门口。

    被强制抱下车,夏念儿想抗拒,却无济于事。

    炙热的呼吸喷洒在颈侧,她忽然觉得自己成了大灰狼嘴下的小白兔,正瑟瑟发抖地听着不怀好意的歌谣,“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不开,不开,她绝对不能开!

    往前走着的厉铭臣皱眉看了眼她,这副要被吃的表情是在做什么?

    现在,他想得不是怎么吃她,而是怎么教训这个不乖的女人,让她知道什么错误是原则性坚决不能犯的,其他的他都能容忍她,唯独这个不能!

    被看得愈发瑟缩,夏念儿本能性地自救起来,他刚刚不是对古博轩感兴趣吗?说说这个应该能勾起他的兴趣吧,应该能……吧!

    “厉铭臣,刚刚你说的是古博轩吗?他……”

    听到她直呼那个小白脸的名字,本来就跌在醋缸子的厉铭臣更是狠狠灌了一大口醋,酸地他心都涩了,意味不明地睨了她一眼,他的步伐愈加大了。

    只一眼,夏念儿心就一紧,呐呐地闭上了嘴。

    似乎她又说错了什么话?

    厉铭臣也不理她,只是抱着她朝里面走着,一会儿的功夫就进了别墅。

    刚走到客厅,就碰上了迎面而来的管家。

    夏念儿急忙冲管家施了个救命的眼神,厉铭臣到底是怎么了?明明之前问问题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啊,她不就一时没反应过来吗?至于生这么大气吗?

    面对她求救的眼神,一脸慈笑的老管家则视若未见地从两人身边走了过去,嘴里还喃喃地嘟囔着,“哎呀,人老了,这记性不好了,眼神也不好了,我刚刚想做什么来着……”

    刚开始,夏念儿以为老管家没看见,又继续眨着眼睛。

    一双眼睛眨地都有些抽筋了,可唯一的救命稻草还是就这么折断了。

    老管家完全没理她求救的眼神。

    不,也不能说是完全没理,他也冲她眨了眨眼睛,一副我老人家什么都懂的模样。

    夏念儿绝望地觉得自己的脑子跟眼睛一样抽了,管家本身就是这个变态的人,如果厉大变态要杀人,老管家一定是第一个递刀子的人,自己竟然还脑抽眼抽地去跟他求救!

    “哎,现在的小夫妻啊,床头打架床尾和,老人家啊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你们随意,你们随意!”见少夫人仍锲而不舍地看着他,老管家只当她没看懂自己眼神的意思,于是又补充了一句。

    说完后,他的眼神还从夏念儿的肚子上一扫而过,也许小小少爷已经在那里面安家了,说不定别墅很快就热闹起来了,这么一想,真是开心呢!

    听到这话,一直往前走着的厉铭臣突地停了下来。

    见自家少爷停了下来,老管家又呵呵笑了一句,“自从少夫人来了之后,少爷都有活力了呢……以前的少爷活得就跟个机器人似的。”

    笑完之后,他以和年龄不符合的速度消失了,并带走了所有的佣人。

    有活力?有活力折腾她吗?夏念儿咬牙想道。

    放下怀中的小女人,被称为有活力的厉铭臣静静地看着她,刚刚她一定做了什么,不然管家不会有的没的说那么一堆,刚刚的帐还没算清,现在又添一笔新帐,那就问清一起算吧。

    “说吧!”

    “说什么?”夏念儿沉浸在绝望中,乍被放下来还有点不太适应。

    “刚刚做了些什么?”

    “我刚刚什么都没做啊!”

    虽然迷糊,但自我保护的本能依旧让她选择了最稳妥的回答。

    黑眸中划过一抹暗色,厉铭臣敛敛眸,微微蹲了蹲身子,让自己的视线和她的持平,“什么都没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想知道抗拒的结果?”

    “我真的什么都没做。”顶着他视线的压力,夏念儿艰难地说道。

    难道她要说,因为他突然犯病,她脑抽地跟老管家求救,结果未果?

    用脚丫子想都知道,如果实话实说等待她的结果一定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所以她选择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她虽然不聪明也绝对不傻,脑抽一次就够了!

    见她选择誓死抵抗,厉铭臣唇角冷冷一勾,修长的食指在她唇瓣儿上轻轻划过,随后缓缓下划,划到腰部以下后重重一捏。

    感觉到某个部位传来的痒痛,夏念儿耳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他……他竟然捏自己的……臭不要脸,越来越臭不要脸了!

    “你说什么?”突地,厉铭臣沁冰的冷声炸响在她耳边,“臭不要脸?”

    !!

    自己明明是在心里腹诽的,他怎么会知道?夏念儿只觉得一万头草泥马从心里跑过,难道她刚刚不小心说了出来?

    夏念儿,你还能再蠢点儿吗?

    看着她如丧考妣的模样,厉铭臣双眸微眯,深邃中透过一抹幽光。

    不要脸是吧?他就让她看看什么是真正的不要脸。

    “满足你的要求!”

    草泥马奔腾过之后,夏念儿就听到了这么一句冷冷的话。

    她提什么要求了,他就满足她?

    “诽谤是犯罪,而我怎么舍得让你犯罪呢?”轻柔地将她拥进怀里,厉铭臣埋在她耳畔,低沉道,“所以,我决定……”

    “坐实你的话!”

    说完,他再次将她抱起,大跨步地朝着三楼走去。

    夏念儿垂死挣扎地急道:“厉铭臣,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在……是在说自己臭不要脸,你不要误会,你千万不要误会啊,我真的没有说你臭不要脸,你要脸,绝对要脸的!”

    理都没理她的解释,厉铭臣径直抱着她上了楼梯,希望一会儿她依旧如此伶牙俐齿。

    走到主房的门前,大力推开卧室的门,他单手将门关好上锁。

    听着重重的关门落锁声,夏念儿停止了无力的解释,应景地重重抖了一下,“厉铭臣,你……你关门干什么啊?你真的是误会了,听我跟你解释啊……”

    回应她的是一声重重的巴掌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