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071章:咬坏了,你拿什么赔我?-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71章:咬坏了,你拿什么赔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071章:咬坏了,你拿什么赔我?

    乍然陷入黑暗,夏念儿有些慌乱。

    出什么事情了?为什么突然捂住自己眼睛?

    难道夏绾儿出了什么事?

    想到这个可能,夏念儿突然挣扎起来,不管夏绾儿再如何,可孩子是无辜的,是自己做的孽,那就要自己承担,哪怕眼前的画面会很恐怖,她也要自己面对。

    定定地看着地上四个血字杀人凶手,厉铭臣黑眸中风起云涌。

    夏绾儿是吧?想死是吧?

    他成全她!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见他始终不放开,夏念儿挣扎地愈发激烈了。

    “别动!”厉铭臣低喝一声,打横将她抱起,顺势将她的头强势地埋入自己的怀中。

    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鼻间充斥着一股浓郁的男性气息,夏念儿忽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似乎谁也曾经这么强势地将自己纳在羽翼下遮风挡雨。

    不知不觉,她的挣扎不再那么激烈,最后彻底化为虚无。

    一脚踩过地上的血迹,厉铭臣捻去地上所有的痕迹,在踏过杀人凶手四字的时候格外用力。

    似乎踩地不是字,而是写字的人。

    默默地感受着他的动作,夏念儿有些疑惑,他到底在做些什么?不过能够确定的是夏绾儿已经不在了,如果在的话进来两个大活人肯定会有动静的。

    毁尸灭迹之后,厉铭臣才放开按住她头的手。

    突然由黑暗转向光明,夏念儿一时有些睁不开眼,朦胧地看着空寂的房间,她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夏绾儿确实已经不在了,那她去哪里了呢?

    那么重地跌在地上后,她还能走动?

    正疑惑的时候,她眼尖地瞥到了地上的一抹血色。

    血?难道孩子流掉了?

    这个猜测一袭上心头,霎时间夏念儿的脸色就变了。

    时刻关注着她的厉铭臣,自然也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她的脸色变化,心间不由有些暗恼。

    不是恼怒于她,而是恼怒于自己。

    早知道就该第一时间带她离开,竟然还大意地让她看到了那些血。

    “厉铭臣,你放我下来吧。”略显无力的声音显得格外恹恹,夏念儿又开始折磨起自己的唇瓣儿,好像是不知道疼似的,很快唇间又泛起了一抹血色。

    静静地看着她自我折磨,厉铭臣默默地将自己的手指塞到了她的口中。

    “咬吧!”

    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得一惊,夏念儿呆呆地忘记了合嘴。

    咬吧?他的意思是要自己咬他的手指,不要再咬自己的嘴唇了吗?

    似乎怕一根手指不够咬,厉铭臣又塞了一根手指进去。

    夏念儿唔唔地晃了晃头,含糊不清地说道:“勿涌不用!”

    “那不许再咬自己了!

    见她确实很抗拒,厉铭臣尝试性地收回了一根手指,又警告地说了一句。

    夏念儿急忙点头,嘴巴里被撑进两根手指,实在是不舒服。

    将自己的手指收回,厉铭臣看着红唇上碍眼的齿印,唇角悄悄地压了压,暗暗将这笔账记在了夏绾儿头上,如果不是她弄出这些幺蛾子,又怎么会有这么一出!

    哪怕十个夏绾儿,也比不上自家宝宝的一根头发丝。

    看着他灼热的目光,夏念儿默默地往后缩了缩,却忘了自己就在他怀里。

    越缩离他越近。

    被她这么一番磨蹭,厉铭臣也被蹭出了些许火气。

    深邃的黑眸定定地看着她,他忽然将她狠狠往怀里压了压,喑哑的声音低低地响起,“真想……”

    真想就这么将你揉进身体,揉进骨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生生世世再不分离!

    将这话压进心底,厉铭臣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眼中满是沉沉的爱意。

    被搂得有些喘不上气,夏念儿略略挣扎了下,可听着他喑哑的声音,她却不敢再动了。

    那喑哑中代表的喻意是什么,她再清楚不过了。

    之前每次听到这种声音后,她都被从里到外翻来覆去吃了个干干净净。

    感受到她的紧张,厉铭臣暗暗压了压心中的火热,低沉道:“这地方脏,配不上!暂且就放过你!”

    暂且?

    夏念儿刚刚放下的心又紧紧提了起来。

    将心中的火热压下去后,厉铭臣单手抱着她,另一只手摩挲着她的唇瓣儿。

    唇间的酥麻让夏念儿颤了颤,水眸忍不住看了看他,他到底想做什么。

    厉铭臣也没让她猜的意思,在那处伤口上停留了一会儿,他薄唇紧紧抿了抿。

    “夏念儿,你是我的!你所有的所有都是我的!所以……”

    低沉的声音说了一半后,稍稍顿了一下,继续的声音又沉了几分,“你的小嘴儿是属于我的,你不许咬!这里,只能被我亲……咬坏了,你拿什么赔我?”

    沉沉的嗓音,越往后走越带着一股难言的亲昵。

    夏念儿眼神闪了闪,显然被他这幅样子吓到了。

    他这又是联想到了那个真爱,所以才会这么奇奇怪怪的?

    看着她呆呆愣愣的模样,厉铭臣低低笑了两声,大手在她头顶揉了揉,显然心情好得不得了。

    头顶轻柔的力道让夏念儿更愣了,他这估计不是联想了真爱,而是忘了吃药吧。

    一个从来没有什么表情的人,突然做出这幅模样,真的有些吓人。

    闻着空气中淡淡的血气,厉铭臣一刻也不想再在这里呆了,用力地抱住她,他大跨步离开。

    见他要走,夏念儿急忙说道:“你放我下来,我还不能走……”

    “不能走?”厉铭臣低低哼了声,“在我这,没有不能!”

    看着又恢复霸道自我的男人,夏念儿心稍微安了安,可该说的还是得说。

    “事情还没有弄清之前,我不能走,毕竟,那是我犯的错!”

    对于地上那滩血和夏绾儿的突然消失,她始终有些耿耿于怀。

    如果真的因为自己的失误,害得那个本该来到世上的小生命再也不能见到这个世界,她这生都不能释怀。

    见她又旧事重提,厉铭臣黑眸陡地暗了暗,往前走的步伐又快了些。

    “厉铭臣,你放我下来!”

    “别说话!”

    走了一条和来时完全不同的路,厉铭臣恨恨地看了一眼。

    她放不下心,他就带她去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