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厉少最新章节- 第062章:吻干她的泪-久草精品网
返回 霸道厉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62章:吻干她的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062章:吻干她的泪

    看着那道急切的背影,厉铭臣黑眸暗了暗,长腿刚要跟着跨出去,可似是想到了什么,他又默默收了回去,只是双手环胸,侧耳听着那边的动静。

    呆呆地看着电视,夏念儿如遭雷击般,失神地看着电视上那个熟悉的身影。

    “创作这个故事的起因,源于我的一个梦,一个波澜壮阔的梦,醒来之后我觉得这不只是一个梦,更是一个世界,所以我把它写了出来,希望……”

    “能跟所有人分享梦中的喜怒哀乐。”夏念儿喃喃自语着,说的话竟跟电视上的话一字不差。

    问她为什么会知道后续?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这本就是她说过的话。

    那次她创作的时候被夏绾儿看到了,夏绾儿问她在做什么,她就是这么回答的。

    指甲深深地陷入手心中,夏念儿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似的,仍在呆呆地看着电视。

    “夏小姐,军师的创作风格和当年一书封神的金牌作者无名极为相似,网上一直传言你就是无名,可不可以请你回应一下这个问题呢?你是否就是无名大神?”

    “既然无名,问来何用?”

    电视上一问一答,夏绾儿依旧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浑身上下都萦绕着我很柔弱,快来保护我的娇怯,直视着记者的双眼似乎随时会滚下泪珠儿。

    无名?被这个名字刺激到,夏念儿呆滞的水眸泛上一片朦胧。

    三年前,写文只是自己的一个小爱好,顾忌着养母女子无才便是德,你只要当好郁家少奶奶就行的言论,她没敢用真实姓名,只好用了无名这个笔名。

    没想到只是随手之作,却瞬间爆红,更引发了无数人对无名身份的猜测,为了不曝光身份,她只留下了“既然无名,问来何用”八个字,随后更小心地隐藏在网络后面。

    一年前,在写完第三本书后,她从一个梦中得到了军师的灵感,为了写好这个梦,她宣布暂时封笔。

    将近一年的时间,她已经快将军师写到结局,本想用这本书为无名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没想到在那夜两个短信后,她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连番的变故下,她一直有些浑浑噩噩。

    没想到……

    就连最后一点儿属于自己的东西都被霸占了去。

    夏念儿,你怎么会蠢成这个样子?早在公寓被换锁之后,你就应该想到自己的东西可能会被霸占,为什么要在那时候还抱着一丝丝奢望?如果当时可以决绝一点儿,事情就不会到这么糟的地步了!

    自弃自厌的情绪充斥着整个心神,她失魂落魄地跌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地掉着。

    无名这个名字承载了她所有的梦,如今却被夏绾儿拿去沽名钓誉!

    刚刚的记者采访中,夏绾儿虽然没有直说,可却暧昧不清地引用了自己当初的话,目的怕就是误导大众的视线吧,让所有人都以为她就是无名,同时也给她留了一条进可攻退可守的退路。

    毕竟,她没有亲口承认自己是无名!

    呵呵,这就是自己宠了护了这么多年的妹妹!

    越想越是绝望,夏念儿泪如雨纷,大颗大颗的泪珠儿砸在地毯上,很快氲出一片湿痕。

    听着外面细微的动静,厉铭臣眉毛忽然狠狠皱了皱,利索地从浴缸中起身,他随手拽过一条浴巾简单裹住重点部位后,大跨步朝外面走去。

    刚走了两步,他忽然折回来,又拽了条浴巾。

    推开浴室门,厉铭臣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跌在地上无声哭泣的身影,心蓦地狠狠揪了一下,一股窒息般的抽痛袭上心头,顾不得去思索这股陌生的情绪,他急走两步,用浴巾盖住她空无一物的娇躯。

    对于身边的动静无知无觉,夏念儿依旧被自弃自厌的负面情绪淹没着。

    深邃的黑眸划过一道沉沉的幽光,厉铭臣打横抱起她,走到床边,看着光秃秃的床板,他才想起床单被子等床上用品已经被他连同衣服一起扔了。

    凝眉,他不悦地看了一眼洁白的地毯,犹豫了两秒后,才怀抱着她坐了下去。

    抬眸看了一眼电视,厉铭臣抿唇,她就因为那个迎风摇曳的狗尾巴草和那个郁子行不行伤心成这样?上次的订婚礼她还没彻底把那两个人放下吗?

    不悦的情绪持续扩散着,他想狠狠摇醒这个糊涂的女人。

    可触及到她满脸的泪痕后,搭在她肩上的手突然失去了力气。

    薄唇恨恨地啄上那双空洞的水眸,厉铭臣一点儿一点儿地啄吻着,将她所有的泪珠儿全都卷进口中。

    他承认,他地栽了,心甘情愿地栽了!

    用力把她所有的泪痕啄吻干净,厉铭臣一字一顿地在她耳边恨道:“夏念儿,你给我听着,下次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再掉一滴泪!”

    他都不舍得让她哭,其他人怎么敢?

    被这冷厉的告诫拉回心神,夏念儿恍惚地看着眼前这张冷峻的脸,她竟然从这张脸上看出了一丝丝急色和心疼?

    呵呵,她的眼疾真的是无药可医了,以前看错了夏绾儿和郁子行,现在又看错了厉铭臣!

    厉铭臣拧眉看着她唇角那抹自嘲的苦笑,觉得碍眼极了。

    “哭什么?哭得难看死了!”见她眼中再次有决堤之势,他冷冷地将手附上她的眼,阻止她再次掉泪。

    难看?可不难看吗?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厉铭臣沉沉地看着,见她嘴角那抹自嘲的弧度越来越大,他皱眉道:“你有我!”

    只要她一句话,他保证那朵自以为自己是白莲花的狗尾巴草和那个郁子行不行的再也不会出现在她面前。

    她有他?他会帮她?

    闻言,夏念儿用手拨开挡在自己眼前的大手,水眸直直地看向他。

    看了好一会儿,清丽的水眸中渐渐燃起了一颗火种。

    被别人夺走的东西,她要亲手拿回来!

    她绝对不甘心当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军师是她的心血,她决不允许它被人糟蹋!

    眼中的火焰越来越高,夏念儿用尽全身力气,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进娱乐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